史海寻踪偶得(一):白虎堂


【明慧网2002年4月10日】文正是一介寒苦书生,正在攻读博士学位。除工程专业之外,也爱读些正史、野史之类,近日有些感触,写出来与列位交流,就算是抛砖引玉吧。

先说说野史《水浒传》第六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前半部分自不必说了,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几乎是家喻户晓,咱们单说说这林冲误入白虎堂。

事情的缘由是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想霸占林冲的妻子,那高衙内本是纨绔子弟,邪恶之徒,以霸占人家妻子为乐,他两番用计不成,竟害了相思病,一病不起。高俅官拜太尉,掌握重兵,本应以国事为重,未曾想他不管教自己的儿子,不叫他痛改前非,清心寡欲,反而滥用手中职权,设下毒计,欲置林冲于死地。是何毒计?

他先叫手下化装后,拿着自己的宝刀,插标卖刀,千方百计的把刀卖给林冲。再以比刀为名赚林冲入白虎堂。这白虎堂是何去处?书中说是商议军机大事处,想是高俅坐堂的地方,而今林冲单刀直入,不知细节的人肯定以为他是来行刺的。待林冲醒悟,为时晚矣,那高太尉就站在门口,可谓“人赃并获”。有口也辩不清。其后那高俅俨然一副依法办事的架势,将林冲送交开封府。开封府尹本也想按着高俅的旨意办,亏得那开封府中一个叫孙定的孔目仗义执言:“这南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激起了那府尹的些须正气,留得林冲一条性命。

无独有偶,事隔千年,二十世纪末,中国大地上又上演了一幕白虎堂。而今的白虎堂堂主是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他们要迫害的对象是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当年的林冲是被诱入陷阱,而今的法轮功学员是被逼入陷阱的。何以见得?自92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出功法后,李先生著作《法轮功》等书籍于96年7月被中宣部无理查禁。同年光明日报、齐鲁晚报、中国青年报等十几家报刊都相继对法轮功发难,舆论导向十分明显。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又将法轮功列为“内控X教”,却实在难于公开。但其通知引发各地基层公安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私有财产。直至99年4月22日300名防暴警察殴打逮捕天津教育学院前和平讲理的普通炼功老百姓,逮捕40多人。一步步逼着这些老百姓寸步难行。一方是国家职能部门与喉舌,一方是善良的老百姓,受到不公正待遇不能刊登文章,地方政府又管不了:在天津,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市政府不是说吗,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天津的公安还说:“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如此就有了万人大上访,可是善良的人们却没想到,他们信任政府的举动却成了镇压他们的罪状。白虎堂上是非颠倒啊,真可怜一片忠肝义胆。“究竟这政府是谁家的政府,莫不是真被小人霸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