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笑的孩子●路边的老人●严肃的女警官

讲真相小故事


【明慧网2002年4月11日】

  • 不会笑的孩子

  • 路边的老人

  • 严肃的女警官

  • 不会笑的孩子

    3月31日,我去一大法弟子家回来的路上,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抱着一个孩子在我的前面走,这个孩子两只不大的眼睛看着我,我朝他哝了哝嘴,可他一点反应没有,我想越过她们往前走,可是当我走到和老太太并排时,小孩的脸又转向我。

    我问老太太孩子多大了,老太太说十三个月了,就这样我一边和老太太说着话,一边逗着孩子,可老太太却说:“你不用逗了,这孩子从来就不爱笑。”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就和孩子说:“记住啊!法轮大法好!你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老太太接着话却说:“是发财吧?”我说不是,是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接着我又和孩子说:“记住啊!法轮大法好!你就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突然老太太说:“这孩子怎么了,从来也没这么笑过,今天怎么笑成这样。”我转过头来看孩子,小孩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嘴也张开了,孩子无声地笑了。

    老太太抱着孩子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孩子却把小脸转向我望着……我朝前走着不时地转过头看着孩子。


    路边的老人

    3月24日下午,正往一大法弟子家走,走着走着一只大而干瘦的手向我伸了过来:“拉……我……一把,我……起……不来了。”随着声音望去,一位目光呆滞、身穿一件破旧、灰色大棉袄的老人坐在路边的干草上。

    我放下背兜迅速地朝老人走过去,但并没直接去拉他的手,而是走到他的背后,把两手放在他的腋窝下,轻轻地把老人抬了起来。我一手扶着老人,一手拿背兜,并大声问:‘大叔,您今年多大岁数了?”老说:“七……十……九”我想了一下说:“我父亲如果在世和您同岁。”老人用他那呆滞的目光望着我,似乎还想听我说点什么。

    我略有所悟,大声说:“您知道大法吗?”老人没有任何反应,接着我又说:“您记住法轮大法好!您就会起来。”

    老人:“能……好……吗?”
    我说:“能好!一定能好!”

    就这样,在路边教这位老人说:“法轮大法好!”老人学着说:“大……法……好”开头老人只能说清楚三个字,“法轮”二字却念不出来,反复教了老人几遍,最后老人能连贯说了:“法……轮……大……法……好!”我告诉老人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听别人讲什么。碰见其他人都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这样您慢慢的,就会好起来的。

    老人点了点头,挪开扶着的手臂,慢慢地向前移动着脚步,大约走了近十米远,老人似乎知道我在看着他,慢慢地转过身来,看了看我,挥了挥手说:“走吧!你……走……吧!”

    我又大声问他:“刚才说的话,您记住了吗?”
    老人点了点头说:“记……住……了。”慢慢地转过身去向前移动着脚步……

    从大法弟子家回到住地后,回想着下午所发生的事,我惊异想起,在往起抬老人的时候,老人的身体似乎没有重量。

    老人虽然躬腰驼背也有1米75左右的个头,而我身高不到1米60,体重也不过百斤,往起抬老人却毫不费力,这可真是……


    唤醒她

    3月25日下午,正往一大法弟子家走,谁知却和少年时代曾经见过的女警官走到了一起,她那古板而严肃的脸给少年时代的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现在的她,古板的脸上又增添了许多皱纹,我看了她一眼,并搭话说:“您是在公安工作的吧?”她看了我一眼说:是。并说好象曾经见过我,却又想不起来。就这样边聊边走,她告诉我她被回聘法院工作,并讲起在劳教所看到的情况。(那里关着很多当地大法弟子)我跟她讲那里有很多是炼法轮功的,如有机会希望能帮助他们,她们都是好人。她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我告诉她:“大法是救度世人的,您记住‘法轮大法好’对您生命是有益处的。”而她却摆着手阻止我再说下去,并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是国家工作人员。”她的话并没有使我停止说下去,我告诉她您可以拥护XX党,拥护其它任何政党,干好您的本职工作。我们大法弟子并不反对XX党,不参与政治,我们是修炼。她看着我问你是哪个单位的,我如实的告诉了她,接着她又问,你现在在哪住,我停顿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在流浪,不能回家,并告诉她,我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然而那些公安人员让我们说的都是我们修炼人不应该说的,让我们做的都是我们修炼人不应该做的,我们修炼法轮功,就连最起码做人的权利都给剥夺了。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流离失所、流浪在外了。

    她看着我疑惑地问:“那你们反对政府……?”我说:“你指的是什么?是指我们大法弟子上访吗?是指我们的讲清真相吗?如果电视、新闻媒体不污蔑我们大法,不污蔑我们师父,警察不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为什么要进京上访,为什么要讲真相呢?我们在家好好学法炼功不好吗?

    “文化大革命时我岁数很小,但也知道一些。但您这个岁数一定很清楚,当年是怎样污蔑迫害刘少奇、邓小平和那些老干部的。今天它们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此那时更加残酷啊。

    “XX党过去有句话:群众眼睛是亮的,为什么不许老百姓看真相,为什么不让老百姓自己去选择呢。现在全世界五、六十个国家,包括香港、台湾都有大法弟子。都让学大法,为什么就咱们中国不让学?

    “您知道吗?大法弟子都是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和微薄的工资,冒着被打死、被打残、判刑,在做真相资料,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救你们哪!你们不修炼不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事,可是我们修炼,我们知道,我们不能看着人要将死而不救哇。”

    她默默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们的师父告诉我们:(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无私无我’。

    “您知道吗?我们的大法书就象过去庙里的经书是指导他们修炼。我们的大法书是指导我们修炼的,也是一部天法。

    “只要您看了大法书,就会知道,电视和新闻媒体的宣传全是对我们大法和我们师父的污蔑。”

    我的话好象触动了她,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姑娘,你真有胆量。”

    我用泪眼望着她,心如止水,没有一丝波纹。她拉着我的手,脸也松弛下来说:“你可不要去找公安的说,他们不会听你的,你可要好好保重,千万别让他们抓到你。现在特别紧,晚上千万别到楼道里去,也不要在外边过夜。”就这样我们在路边谈了近一个小时,我回答她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并和她讲大法修炼的事。由于她职业的关系提出的问题都很有针对性,问所谓的头头和组织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她大法弟子从来就没有什么头头和组织,大法弟子不受任何人及组织支配,只有一个师父,都以法为师,全国各个阶层都有大法弟子,到时候该做什么,他们自然就会去做,不用人去组织,也不用人去告诉,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人管。其实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人。

    她听我说着,拉着我的手往前走,小声告诉我她也有一本大法的书----《转法轮》,是一个老朋友送给她的。可她从来也没看过,今天听我这么一讲,她说回家真得找一个比较静的时间看一看。

    我真为她高兴,告诉她,给您一屋子金子也不如让您得大法,大法不是谁都能得的,并向她介绍怎样去看书。她高兴地点了点头。

    要分手了,她看着我说:“保重,千万保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1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