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了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柏林墙倒了……

目睹了希特勒纵火国会、嫁祸政敌,目睹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迫害致死,目睹了斯大林独裁苏俄、迫害自己的人民,目睹了东欧共产国家的成立和灭亡……,离柏林墙150米外、柏林最具声名的艾德隆五星级大酒店却依然象历史见证一般地屹立着,迎接着来往的世界要人,其中包括一些最臭名昭著的独裁者。

2002年4月8日下午三时,爱德隆大酒店铺上了红地毯。门外来了几十个德国摩托骑警,穿着煞白的制服,象送葬队一样,领着几辆黑色高级轿车,经过零零散散的一帮摇着红旗的中国学生。江泽民灰土着脸从车里出来,两臂无力地耷拉在身前,在一帮保镖的簇拥下,无力地挪着身体进了酒店,完全失去了“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活力”。酒店门内门外都有几双犀利的目光盯住他。

傍晚六时,他又出现在一楼参加接见侨团的宴会。在舒适酒店的休息似乎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帮助,这回不但脸色发灰,还要两人搀扶着走动。宴会厅外依然有几双锐利的目光盯着他。没过20分钟,他坚持不住,又由人搀着回房了。在五楼的总统套间里,整晚都可以听到大街上远处传来的法轮功炼功音乐。

次日早九点一刻,驱散了所有在大厅(Lobby Lounge)里喝咖啡的酒店客人和一两个穿着黄色法轮功炼功服的人,保安人员又神色紧张地把江泽民簇拥着出来了。一位女士在他身边不远处突然喊了一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必下无生之门。”中国记者正在前边摄像,他们谁也没敢吭声,只一个保镖冲上去捂那女士的嘴。她扯下保镖的手又喊:“法轮大法好!”几人同时在大厅里不同处响应:“法轮大法好!”没走几步,在远处酒吧里坐着的一位男士又喊“法轮大法好!”,又有几人回应。江泽民好不容易走到酒店门口,又有一个女孩冲上去说“迫害法轮功必下无生之门”。刚坐进车里,又有一位女士在酒店门口试图打横幅,虽被保镖档住,但远处街中间的法轮功横幅却醒目地高举着。

在总统府,与德国总统一握手,江泽民挤足了笑容正要做秀,记者也正要按快门,人群中一个小姐用中文喊到:“停止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的笑容在闪光灯下僵住了。记者们全都扭头看过去,顿时一阵骚动,大多数人虽然听不懂中文,但可以明白“法轮功”。

江泽民一天都灰土着脸,所到之处尽是法轮功。德国方面已经用了是其他国家总统两倍的戒严,还是达不到他的要求。也许对太多无辜中国人的迫害使他过于神经质,一个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小姑娘就足以把他吓得够呛。酒店里来了很多德国国家警察特工,不许非代表团的中国面孔出入,他们完全把酒店接管过来,戒备森严。一个五星级酒店顾不上名声,不得不驱赶中国面孔的酒店客人。看来他们受到的压力不小,不然不会做这么砸牌子的事。看来江泽民可以靠合同与大宗生意来指使大德意志国民为他服务了,这些工作人员也说:“就在柏林墙150米外,我们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我可以有我的个人观点,但我要执行命令。”

傍晚从楼上下来到了大厅里,江泽民似乎终于见到民众的一个“好脸”:一位很有贵族气质的白人男士在几步外挥手用中文说:“你好。”喜欢做秀的江泽民高兴地举起手也挥着说:“你好。”这位白人男士挥手接着说:“法轮大法好。”江泽民挥着的手尴尬地放不下来,凝着脸硬把头转开,今天他真是倒霉透顶了……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一切发生在这儿。150米外的柏林墙被愤怒的人民拆除了,在前东德境内的艾德隆大酒店又重新装修,继续自1907年开始的生意。希特勒没了,斯大林也不在了。柏林人在几经沧桑后肯定地望着艾德隆点头:这个独裁者也一样,终究会走的。柏林墙都倒了,在中国人心中的墙早晚也要塌的,历史不都给了答案了嘛。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2/20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