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解——揭露邪恶迫害的又一花招

【明慧网2002年4月12日】“邪恶在三界内以至人间被大量销毁,他们已经看到了失败的下场,越加疯狂地垂死挣扎,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执著的学员。”(《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邪恶在被大量销毁时,仍然在作垂死挣扎,变换花招企图干扰和破坏正法。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醒地识破它们,并坚决铲除。

我想谈谈最近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情。我从劳教所回来后,有部分同修来看我,谈到了某某如何如何,某某又如何如何,某某又说某某如何如何等等。这种现象好像不是个例。当时我很清醒,我告诉他们不要在外面传这些话,我们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别人负责,这种现象是邪恶利用我们学员有执著,有漏,想在弟子中制造矛盾,耗费我们的精力,削减我们的意志,以达到它们干扰和破坏正法的目的。并且我们作为修炼人来说,要注意修口,“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转法轮》)”再又说了,我们炼功人要慈悲待人,我们每个人都在修炼过程中,不一定说每件事都做得非常好,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我们可以善意的指出来,不要在背后传不实的小道消息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那么在这其中,我首先应该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凡是如此种种的流言我既不传,我也不信,我要其他人也这样做。

我的做法引起了邪恶对我的憎恨。由于我自己也有执著,也有没有修好的方面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抓到看守所47天,在我坚定的发正念铲除邪恶后,堂堂正正地从看守所出来了。这还没完,邪恶开始在背后耍花招了。我的家人,我周围的同修都先后得到了公安局或派出所的“警告”:你们不要与某某接触,我们有人24小时跟踪他,谁与他接触就抓谁,我们要重点搞他等等。消息传播之快、范围之广,出我意料之外,这其中有很多是从学员口中传出的。邪恶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大家和我接触。为什么?它们自己说了“因为怕我影响别人”。当然它们并不是对我一人这样,很多弟子也同样受到这样的警告,这是它们耍的又一个花招:不让弟子相互接触、连成一片。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呢?今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同修打给我的。他在电话中告诉我,外面流传说我是甫志高,已经传得很远了。我在电话中告诉他,说我不在乎外面怎么说我,因为我的精力不在这上面。但是,我心里还是很难过,也很痛心。并不是因为别人说我什么,我心里过不去——话传到我耳里,必定也有我要修的东西在里面。但在这里谈到此事,目的是想揭露邪恶,让大家都能认清邪恶,铲除邪恶势力的干扰、迫害。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大法坚不可摧》)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是我们按照“真、善、忍”宇宙根本大法修正了我们,因为我们修炼以前同样是偏离法的生命。我们现在作为正法弟子“助师世间行”,如果我们自己心不正怎么又能做好正法之事呢?我感到痛心的是,当我们在外面传一些对弟子修炼和对正法工作不利的话时,我们做到了最正的吗?我感到难过的是,当我们传这些话的时候,谁最高兴呢?师父会高兴吗?我们不能让邪恶钻我们的空子,让邪恶利用我们的嘴帮它传播流言是非。所以我们一定要守住心性,“因为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如果我们在正法时期不做好的话,被魔利用的执蓍心不也是对正法的干扰吗?尽管我们本意并非如此,但是无意之中不也起到这样的作用吗?师父说“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那么邪恶就想破坏这个整体,它在弟子中挑起是非,制造矛盾,散布流言。“因为旧势力的目的就是破坏,学员有很强烈的执著时、严格地说那时的行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现、感情带动下的行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恶才会出现。”(《理性》)

本来我不想写这篇文章,但是从我周围的情况来看,这已不是个别现象,已经相当普遍。如果我们不重视这个问题,会使我们耗费大量的精力去应付这些事情,而影响做正法的工作。我们大家可以采取发正念铲除邪恶的破坏,同时也注重我们自己心性的修炼和修口。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宇宙众生耗尽了一切。师父在破除邪恶的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们大法弟子也应该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你们在修炼中,在正法中,在使自己走向圆满的同时还要挽救众生,你们也在为未来开创着一切。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非常重要,走正的路也可能是将来生命参照的,同时,在人类社会也给人类未来的生存方式奠定了基础。”(《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清醒地识破邪恶的花招。当这类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或周围时,要清醒,要以法为师,做到理智对待,窒息邪恶。无论邪恶怎么变换花招也只是垂死挣扎。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