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必须静心学法


【明慧网2002年4月12日】自从修炼以来,我生生世世所造下的业力多次以病业的形式向外返出。往往病业一返出,立即就被消祛了。在我的身上,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表现出来的超常法理和神奇效果坚定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可是,很久以来,我对法的认识停留在这个层次中,不能向上突破。

1999年7月20日以来,情况有了明显的变化。比如,我咳嗽、咯脓痰、关节肿痛、胃痛等病业先后外返,历时将近两年,顽固不消,这是我在修炼之前都没有过的现象。这是什么原因呢?看来,对于疾病产生的根源有正确的认识远远不够,因为大法的内涵是无限的。近两年来病业不祛,为什么?

病业长期不祛,是我的心性没有跟上来还是邪恶的干扰?其实我一直都在琢磨。可是我总是把心性的问题与邪恶的干扰孤立地看,分割开来考虑,结果想来想去就是突破不了,当然问题也得不到解决。

其实,心性的问题与邪恶的干扰是相辅相承的。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讲得再清楚不过了:“……你们无论执著什么,它们就叫邪恶之徒造什么谣。甚至你们担心大法被破坏,他们就制造假经文。……”由此可见,如果没有了前者,也就不存在后者。那么我的执著到底在哪里?当我对照着师父讲的法认真清理自己的思想,从中识别自己的执著时,我发现狡猾的执著处处打着所谓“证实法”、“维护法”的旗号,隐藏得非常深,使我长期发现不了自己的执著之所在。比如,为了“证实大法的健身效果”,我总是希望周围的常人能感受到我是多么的健康,而我的健康是大法给予的。可是事与愿违,每次见到他们我就咳嗽不已,难以控制。比如,为了“证实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总是希望自己比同年人显得年轻,可是恰恰相反,两年来我真的老了许多。事实上我的想法中缺少了救渡世人的慈悲之心,迎合了常人求健康、求长寿的执著心,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漏洞啊。

再比如,我担心大法弟子被误认为参与政治、反对政府,为此我好几次向常人表明我是一个爱国主义者,甚至还想为当权者管理好这个国家出谋划策,结果当然是弄巧成拙。曾经有一次我向明慧投稿,题目是“……是中国XX党起死回生的良药”,当时还觉得振振有词的,可明慧为什么不发表呢?现在想来实在可笑。事实证明,末法时期,人类的各种学说、各种法律的条条框框对人类道德的回升、对社会风气的扭转根本无济于事了,就连释迦牟尼佛的法都渡不了人了,更何况毛泽东这个常人五、六十年前提出的“民主新路”呢?试想,如果所谓的“民主新路”这种常人社会的理论能救得了这个党,解决得了当前各种复杂的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那我们所处的时期能说是末法时期吗?师父在《不政治》中把有关法理讲得那么深透,只怪自己没能静下心来学法啊!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的修炼是高于人的,是掌握更高境界真理的修炼者,认识上是超越常人境界的。在更高的法理境界以下的认识就不再是宇宙的真理了。这一点每个大法弟子在修炼中都是明确的,那就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于正法当中。……”虽说我也曾把《不政治》读了好多遍,可我还是没能悟到法的内涵。原因是没有用心去读,带着强烈的执著,又不用心去读怎么能溶入到法中去呢?不溶入到法中去怎么能使自己不正确的思想和观念得到归正呢?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一言一行必须用法来衡量,只有符合法的要求才能显出威力。怎么能打着“证实法”、“维护法”的旗号,而用常人的执著和常人的理去迎合常人的胃口呢?这算什么助师正法!说得严重一点,这简直是在讨好旧势力,是一种妥协,很可能恰恰起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众生得度的作用。

而且在病业返出的同时,还暴露出我的另一个执著-因为我有病业所以表明我还在世间法中修炼,其间隐藏着求圆满的私心,并且与强烈的显示心掺合在一起。执著如此之多,漏洞如此之大,邪恶要想干扰还用得着钻空子吗?它大大咧咧地就进来了。

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要想做一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学法,而且必须静心学法。因为不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带着许多的执著心,用常人的思想观念去做正法的工作是无法满足正法的客观需要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0/2117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