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广州日报》刊法轮功诗文的启示


【明慧网2002年4月14日】《广州日报》于2002年4月1日在财经版刊登了法轮功创始人的两首诗,引起了轩然大波。据说这位责任编辑已经被拘捕。这个事件中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信号,表明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真正走进了死胡同。历史上,中共整人总是以舆论开道。这个舆论开道就是铺天盖地的大批判。不过,批判什么,怎么批判可是大有讲究。典型的中国特色是,如果将挨整的人的文章观点公布再批,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谁是谁非,所以是万万做不得的;只能将那些文章断章取义的拿出来批,弄得不知就里的人以为写批判文章的人没上过小学语文课。文革时倒是有个折衷的办法,就是将那些文章印成小册子分下来“供批判参考”,但不发表在正式出版物上。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江氏集团早已丧失了最后的一点自信,镇压法轮功运动一开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书焚书,明摆着承认讲理不是对手。看不见被批判人的观点,那些批判文章篇篇象疯子说胡话。

报纸是喉舌,是一定要办的。要办报就得要人投稿。法轮功创始人的经文虽说被禁,在社会上却是广为流传。有人看到这么好的文章诗词,当然就会去投稿。编辑一看,这文章好啊,当然就会刊载。谁能想到这是法轮功的文章呢?法轮功书籍收的收烧的烧,留下的比金子还金贵,别说普通编辑,就是报社总编又有几个能弄到?全国有多少出版物,每个出版物又有多少版面,每一个版面都可能出问题。怪那些编辑可真是冤枉了他们。

当然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其中之一就是让所有编辑象法轮功学员那样精读法轮功的书籍新经文和诗词,并允许他们每天上网研究明慧网两个小时以保证不会落伍。当然经过这样的学习以后,他们可以比较容易发现稿件中的法轮功文章,不过同时相当多的编辑和他们的家人亲朋好友也就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有人从此开始练法轮功也大有可能。这就和镇压者焚书的初衷南辕北辙了。中共当局想来不会采纳此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取消全国的印刷出版物,不过我怀疑中共敢不敢这样做,或者即使敢这么做是否行得通。

中共钻的死胡同还不仅是报纸。外事交往也同样焦头烂额。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访问加拿大,领馆组织当地侨社去机场欢迎,谁知这竟是个烟幕弹,副委员长早已从后门溜走了,让爱国华侨们空忙了一场。总领事倒也不隐瞒,直说了是怕法轮功。田副委员长并不是直接镇压法轮功的凶手,也不在法轮功的恶人榜上,他尚且如此羞愧,别人如何就不言而喻了。江泽民出访,中国驻各国的外交代表的首要任务就是逼迫当地政府不要让他见到法轮功的横幅标语。问题是,中国仍然需要西方的资金技术为千疮百孔的经济输血,外事访问是少不了的,而法轮功在全世界发展势头正旺,中国出访的高级代表团将会在每个城市碰上法轮功学员。要不让他们遇到法轮功学员,驻外大使领事们的责任显然是太重了,远远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极限和他们领取的工资。而且,每次都让年迈的国家领导人出入厨房后门,让爱国华侨们跑空趟做掩护,是不是和中国想要担当的大国角色不太符合?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只要中共一天不停止镇压法轮功,就一天摆脱不了这样的困境,这不是中共一厢情愿能改变的。(原载新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