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正法小记(一)

【明慧网2002年4月17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们于4月8日开始云集柏林,大家都感到此行的责任重大。

自从江泽民到达柏林开始,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是江泽民出没的地方,到处都能看到大法弟子立掌除恶的身影。

在江泽民住进的Adlon Hotel 的第二天早上,当其经过酒店大厅时,与同样住在此酒店里的大法弟子们撞个正着,有的弟子打开了横幅;有的弟子提出严厉的质问;有的弟子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江被吓坏了,不停地向德国方面施加压力,要求德国方面必须将那些中国面孔的人清出酒店才行。被清出酒店的人当中有许多是合法的美国公民。面对这种过分的行为,美国大使馆在接到公民的报告后,向酒店方面发出了询问质疑。这家酒店后被德国安全部接管,从酒店的工作人员到德国的特工,都知道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所为,尤其对江在酒店里的恶霸行为非常反感,私下里称“这个中国的总统是个疯子。”

有一个瑞士功友告诉我,他们坐上一辆出租车追赶江泽民的车队,一边追一边向司机讲真相。出租车司机知道真相后,告诉功友们此行免费。司机的正义之举令大法弟子们感动。江的车队突然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于是,大家下了车,司机还安慰了他们几句。五分钟不到,这辆出租车突然开回来了,司机打开门,对他们说,快上车,我知道江泽民在哪儿。大家又赶紧上了车。开到一个路口,遇上红灯,站在一边的警察走过来让他们下车,因为出租车里挤了五个人。警察对着出租车司机训斥了一通,这时,这几名瑞士弟子下了车,一边向警察讲真相一边解释原由,并告诉警察不要为难司机,并将司机的正义之举告诉了警察,这名警察一听会心地笑了,并告诉了旁边站着的另一名警察,另一名警察一听也笑了,告诉这几名瑞士弟子他们不会为难司机的。这几名瑞士弟子向出租车司机告别,这位司机微笑着说不用为他担心,他不会有任何麻烦的。

第二天下午,江泽民到德国银行的总部吃饭,在路经用钱雇的欢迎队伍时,突然从中站出了许多大法弟子,有的打开横幅;有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有的立掌除恶;就连德国的警察也没想到怎么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法轮功的人”。据说德国警方在压力之下,对黄颜色特别注意,接到的命令是要把黄颜色限制在离江200米以外,因为这个“中国的总统”在看到黄颜色后会有“很大的反应”。

大法弟子又来到了江吃饭的地方,立掌发正念除恶。在江泽民出来的前十分钟,警察开始分散人群,我与一个弟子走到离江出现的正门很远的地方,我感到对面的马路一定是江的车队的必经之路,于是,我们站在那等着。果真,远处传来了“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江的车队来了,站在对面马路边的弟子已打开了横幅,我们一边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想冲过去,突然不知从哪出来了几个警察,伸手拦住我们,于是我们一边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发正念,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想到了大陆的弟子们,他们为了喊出“法轮大法好”付出的是生命啊。这时,我旁边的一个身材较胖的弟子手里拿着横幅象箭一样冲着江的车队“飞”了过去,他身后有三个警察在拚命追他,当他追上江的车队打开横幅时,那三个警察也追到了,他扭头对他们说:站那别动。这三个警察果真站好了没动。等江的车队被大法弟子的正念过了一遍之后开走了,这个打横幅的弟子收好了横幅走了。那三个警察也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也走了。

第三天,大家得知江泽民要参观柏林城外的一个大公园,里面有几座宫殿。于是,大家又坐上车出发了,在警察批准的“安全”区外,我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大法弟子们打着横幅,炼着功。后来得知江的车队避开了站满大法弟子的大道,从另一侧小道开跑了。但即使这样,他也未能避开大法的横幅,因为小道上也站了几个大法弟子。于是,大家又分几路,去了公园。在公园里,到外都是三三两两的大法弟子。我遇到了三个弟子,他们告诉我他们撞上了江的车队,经过是这样的:他们正走着,听见了警车开道的警笛声,于是断定车队来了,但隔着马路的是一座小丘,于是,他们飞一样地向小丘上跑,一边跑一边把横幅拿出来,另一个弟子一边跑一边把穿在里面的黄色大法衣衫露出来。旁边的警察发现他们在跑,于是一帮警察在后面追他们。在这三个弟子当中,其中有一个还是个老太太,但跑起来也象飞一样。他们跑上了小丘,成功打开了横幅,那个上了年纪的大法弟子也成功地将大法的衣衫展现出来。等他们做完这一切,身后的警察也追到了,三个大法弟子向警察讲真相,一个警官向他们要证件,打横幅的弟子把自己的学生证给他看,警官问他们横幅上写的是什么,这位功友告诉他是“真、善、忍”,这位警官听后说:“我明白了。”把学生证、横幅还给他,让他收好,警官向他们挥了挥手,让他们走了。其实知道了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真相的人,都会知道应该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待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1/2120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