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法弟子给610办公室的信:我所遭受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2年4月17日】

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在1999年10月份因进北京上访讲一句话,结果被劳动教养一年。在市二看守所期间,挨过小白龙、嘴巴子,带过八十斤的脚镣子,刑事犯也打大法弟子,还用拖鞋往脸上打。后被投入万家劳教所,在那也受着非人的折磨,警察让刑事犯包夹大法弟子,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有时还让男干警打女大法弟子。我被关进小号1个月,期间又坐了1个月的铁椅子,光脚不让穿鞋,不让刷牙洗澡,睡觉睡地板不给被,不让有换洗衣服,只穿劳动服,一天两顿包米面粥就给一个碗底,只能喝几口,几块咸菜条,一天只能上一次厕所,整天被锁在铁椅子上不让喝水。

后来警察不让我们睡觉,把四个大法弟子背对背用手铐交叉铐在走廊站着,而后把大法弟子分别铐在监门上。有的还把没洗的短裤塞进大法弟子林秀茹的嘴里,闷得她都背过气去了,醒后还继续塞。更残忍的是为了让我们背叛信仰,暴徒把大法弟子挂起来,脚尖着地,汗淌满地。对这样惨无人道的行为,大法弟子以坚不可摧的正信,宁死也要坚修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从小号出来以后身上长的干疥变成脓疱疥,近两个月没有睡觉,发高烧,整天拉肚,吃不进饭,屁股长满了脓疱疥,坐坐不了,躺又不让,说什么你写保证就睡觉。后来由于长时间不睡觉、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欺骗,结果邪悟,提前一个月释放回家。真理就是真理,骗皮骗不了瓤。在我的心中一直是只有师父,只有大法才能救度我,只是表面不说了。由于回家长时间不学法不炼功,心性也守不住了,又跟家里人闹矛盾了,心脏病也犯了,这才想起看大法。拿起书来一翻正好看到师父说告诉别人这个法好,才是最大的慈悲。我如梦初醒,一下子从地狱里爬出,如果我不告诉你大法好,我不是太自私了吗?得了法而不证实法是最坏的生命。每个人都得在这个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如果在你的心里有抵触大法的一念并迫害大法,就注定是被淘汰销毁的。师父是来度人的,传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以“真、善、忍”指导我们修炼。无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千万不要因为极个别人的错误决定,跟着迫害大法弟子,那你就是在做最傻的事。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必须要偿还的。

师父说:“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我又重新回到正法中来,我要告诉世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大法弟子的慈悲就在于此,就是在这么大的压力面前,面临着被抓被打、被劳教、被迫害致死的情况下,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大法好,这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为吗?这是为自己的圆满吗?是为了救度世人啊!电视、报纸等宣传机器大肆诋毁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造谣、诽谤,给群众灌输大法不好,这究竟是谁在毁灭众生?是谁在对众生犯罪?我想各位领导人,你们一定要三思啊!为什么全世界有五十多个国家都有炼法轮功的人?为什么大法弟子生死不怕?为什么看守所、劳教所邪悟后又明白了的大法弟子又重新跟上正法进程?历史的教训足以说明这一切。救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罪恶滔天。

在2001年9月8日下午,我去市场买菜,发现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士跟着我,我想甩掉他,走到没人处,他冲上前一下子就要把我的小皮包抢走,我喊他强盗,他说他认识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把包给他他就抓我。我一下认出他就是办事处的,他把我的包、袋都抢走了,里面有240元钱,这就是所说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吗?我是大法弟子就可以凭白无故的抢我的包吗?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抢完就可以白抢了吗?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抢着我还要抓我吗?我爱人到办事处问他叫啥名,可没人告诉,还说再去找就抓我爱人,问派出所也不告诉他叫啥名,反而说谁能证明你有钱,那么谁又能证明我没钱呢?警察也不能随便抢包吧,那也是犯法的。

派出所不但不严惩犯人却要抓我,使我有家不能回,两个孩子都小不能照顾,大法弟子究竟“错”在哪里?我在2001年10月4日想回娘家长春,有人举报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警察把我找到哈站值班室,我告诉他们我是好人,我没有犯法我是无罪的,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最好的,我要求无罪释放。在不知姓名的情况下警察非法将我送到哈铁看守所。我在不公正的对待下,被非法关押,没有任何说话权利的情况下我采取了绝食。绝食第三天一个大夫要给我号脉,我没让,大法弟子没有病,他恶狠狠地说一会儿让我好好遭点罪,同屋的人也都为我担心。一会儿,大夫找来五、六个男犯将我从牢房拽出。我要求见办案人,他们说你想见谁就见谁呀,把我带进灌食室,硬把我的双手背后带上手铐子。把我按在钢丝床上,把两条腿也用手铐子铐上,把我的肉都夹里了,他们一帮警察还有大夫说:“什么肉不肉的。”这时大夫让刑事犯撬我的嘴,强行非法灌食。有按头的、有捏鼻子的、有掐腮帮子的,有掐脖子的,有用钢勺撬牙的,大夫让一个男刑事犯坐我腿上,那个男犯说:“能不能坏了”,大夫说了一些流氓话,他们撬了半天也没撬开,我心里一直喊着师父,大夫骂他们是废物,说不行拿锤子去,把她的牙打掉两个,又说拿钳子去,把她的牙拔掉两个。撬了半天也没撬开,大夫让我先起来,我问他们:“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啊!”大夫说:“少废话,灌”,又开始按着我,他们死死地捏着我的鼻子和喉咙,使我不能呼吸,终于把我的嘴撬开了,放上开口器,就觉得一盆咸盐水,哗一下都倒进嘴里,又从嘴里溢出湿透后背,他们仍不松开鼻子和脖子,使我不能呼吸。这哪里是灌食,这纯粹就是窒息。我体会到了死亡前的感受,一个男犯说把她的鼻子松开吧,大夫说那不就呛了吗?我心里想,“师父啊,我不能死呀,我还要弘扬大法。”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全身动了一次,觉得脖子松了一点,我又动了一次,觉得口里的盐水在慢慢的往下去了。这时大夫又命令弄来盆盐水多多入盐,咸的我直咳嗽,直吐痰,回到房后,同屋的人都吓坏了,知道我没少遭罪,鼻子也青了,脸也紫了,嘴里全是泡,脑袋上全是大包,正好外来干部检查,我向他讲明情况。我告诉他,如果我死了决不是自杀,是他们把我害死的,大法弟子是不会自杀的。

后来所长来问我,把我放了能不能告他们吗?结果还是把我交到了道里分局。在哈铁呆了8天,从家要了1600元钱,说是羁押费。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不能助纣为虐,我们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错误,重新摆放自己的位置,对他生命的永远也是有好处的。道里分局政保科科长李保忠,我向他说明情况,要求无罪释放,可没想到抢钱者没事,被抢者却被非法教养一年。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乃是天理。每一个生命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一定要有一个明智的选择,善待大法弟子,我们都有家庭、父母孩子亲朋好友,我们的孩子在等待着母亲的照顾教育,我们的亲人在等待我们的归来……。我要求你们立即无罪释放所有大法弟子,这也是全世界善良人们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