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V”字 ──进京正法记


【明慧网2002年4月17日】去年秋天,我与一位同修相约,同去天安门正法。为了减少亲属不必要的担忧,也使我们的正法不受任何干扰,我们决定用仅有的一点储蓄,坐飞机去正法,当天往返。因为,在一般人看来,到天安门去正法定是“凶多吉少”,甚至“必抓无疑”。我们就是要让世人明白:我们能堂堂正正的去证实法,我们就能堂堂正正的回来!这样,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去掉他们的担心、怕心,救度更多的人。

我们感觉到,大法的威德,浸透了我们层层层层从最宏观到最微观的生命,师父的教导,在我们层层层层生命中流淌:“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就这样,我们以最纯净的心态,乘上了去北京的飞机。我们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们去履行誓约,我们去证实大法,我们去救度众生。我们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来。我们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没有任何“万一”!

在飞机上,我似乎打了一个盹儿,清清楚楚地在天目处看到一张长长的写满字的纸,在迅速地往上升,字是隐隐约约的,我知道是师父要告诉我什么,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于是,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要告诉弟子什么?弟子看不见,能不能放大一点给弟子看?”纸一直升到最后,颜色比前面的深,这时在纸的右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大写的“V”字。一会儿,“V”字的尖端有一条横杠在那里动了两下,那个“V”字就突然变成了一架飞机,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慈悲伟大的师父呀,弟子真是无以为报啊!”这时我睁开眼睛看看坐在我旁边的同修,想告诉她这个“V”字的事,我看见她也闭着眼,我想现在不能打搅她,可能师父也正在给她说什么呢。

一下飞机,我们就按计划直奔王府井,准备从那里步行到天安门。但是,我们居然在王府井“迷路”了,不知怎么才能走到长安街?同修去问路,我就在心里问师父。几乎是同时,我们指到了同一方向。这时,我才告诉同修“V”字的故事,同修也告诉我说:“在飞机上她看见师父巨大的法身,穿着黄色的长袍,坐在巨大的莲花宝座上,从天上飘飘悠悠地下来,亲切地说‘弟子们啦,你们来啦。’我们和其他弟子,手一伸就搭在了师父的莲花宝座下,随师父飞去了。”她继续说道:“我本来当时有一点点紧张,一下子从头到脚都放松了,舒服极了。”她还说:“师父的莲花宝座有天安门那样大,就盖在整个天安门上!”当时我们都流下了眼泪。

到了天安门,风很大,游人很少,警察、武警、便衣却很多。我们心里无比祥和,无比威严,同修手里拿着一份当天的<北京晚报>,我肩挎一个小包,从容地走在广场上。我们一边发正念,一边观察地形,想借鉴明慧网上发表的同修们的经验,选择正法的路线,也希望游人能再多一点。我们在广场上转悠,我们围着停在广场随时准备抓大法弟子的“依维柯”发正念,围着那些警察、武警、便衣发正念。一个小时过去了,半个小时又过去了,风依然很大,游人还是很少,不能再等了!开始吧!这时我们正好背向天安门,走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左旁,刚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就看见迎面来了一个国内旅游团,我们一面向他们走过去,一面带着祥和的微笑向着他们大声地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旅游团的人祥和地看着我们,尽管没有对话,我们知道,他们心里是明白的。这个旅游团刚过去,接着又来了一个国内的旅游团,后边还有几位外国游客。这时,我的同修很快地对我说:我们分两边走,把他们夹在中间。就这样,我们一左一右地走在旅游队伍的两边,互相呼应着,大声地对着他们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与游客仍然是没有对话的、祥和的交流。正当我们准备找地方挂横幅时,又来了一个国内旅游团,我们迅速迎上去,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的话音刚落,已经快到广场的一个进出口了。这时,进出口处站着一个背对着我们站岗的武警,他用标准的军姿,猛一回头,用眼睛在人群中搜索,但他什么都没发现,立即又把头回过去了。这时,我们已迎着旅游团走出了广场的铁围拦,面朝着前门的方向走去。当我们正在找地方挂横幅时,迎面又来了一个上百人的国内旅游团,我们来不及思考,立即“兵分两路”迎着人群走过去,向他们大声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再次和游人进行没有对话的祥和的交流!而这里的前后都是岗哨,但他们却什么反应都没有,痴呆呆地站在那里。

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一个地下通道口了,横幅还没有挂,我们都感到不能再折回去。这时,我们发现地下通道和街道之间有护拦,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挂出来效果肯定不错。于是,同修就坐在通道口的台阶上发正念,手里拿着《北京晚报》在“看”。街上的汽车来来往往,对面公共汽车站有不少人在等车,我就面向街上的车流和街对面的行人,开始挂横幅。由于横幅两端的绳子挽得太紧,我用了好几分钟才挂好。这时,我发现就在通道口的另一边的台阶上,站着三个小伙子在聊天,其中两人正好对着我。我和同修从容地走下台阶,地下通道里没有一个行人,只有一个守通道的警察,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一走过地下通道,同修就告诉我说:“刚才惊险极了!你刚开始挂横幅,警察就往上走,我本想通知你暂停,但我看见你非常沉着地在那儿,我就没叫你了。我加强发正念,命令他站住!不准上来!他还在继续往上走!我感觉到整个身体的能量强烈地往外发射,全身都在震动。此刻,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如果警察再往上走一步就能看见你,而他正抬起的那只脚就突然停住了,他的头朝向另一边,面带笑容,好象在同谁说话。但是,你快挂完横幅时,他又面带笑容转身走下去了。我想是不是通道里面有人与他说话?所以,我刚才特地看了看是怎么回事,结果下边一个人也没有!”

我问:“那三个人是怎么回事?”她说:“很奇怪,他们一直在那儿聊天,看着你挂。”我们哽咽了:师父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看顾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点化着我们啊!我们做的这点事算什么呢!慈悲伟大的师父啊,我们真的无以为报!这时,同修对我说:“还有一幅横幅没挂呢!”我们当即决定到飞机场去挂。

于是,我们迅速赶到机场,离我们计划要搭乘的班机起飞时间只有半小时了,我们快步走到售票窗口问道:“还能买上这趟航班的机票吗?”售票员迅速电话询问后,放下电话就往里跑,另一位售票员向我们解释说:她取登机牌去了。我们满怀希望等待。不一会儿,那位售票员回来了,告诉我们说:“打电话时还说可以,等我跑到就关舱门了。”我们当然只好坐下一航班了。这下,我们才想起,还有一幅横幅没挂呢!怎么能走!于是我们又去挂横幅,找来找去,我们发现挂在路边的一个“V”字形的绿化带尖上最好,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我们又顺利地挂好了第二个横幅。

回到候机室,同修对我说:“你发现没有,我们在天安门所走的路线,都是”V“字形的。”我认真地想了想,果真如此!而且,刚才那个横幅也正好挂在“V”字形的绿化带尖上!

飞机起飞了。当我们在万里高空时,我和同修都静静地、默默地感激慈悲伟大的师尊: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您的安排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