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哲学界朋友: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宇宙真理而不是说教与唯心


【明慧网2002年4月18日】“象你这样对哲学很有研究的人怎么也信起法轮大法来了?”您这么问,可能是因为不大清楚,哲学界学大法的并不少,大学生、博士导师,都有。在哲学思考和研究中,我遇到很多困惑。学了法轮大法我明白了,现代哲学讲的,在它的定义、范畴之内会觉得都是有道理的。但到了边缘,就会发现一些破绽。如果跳出来看,就会看到它的局限性。现在我概略地答复一下。

普遍认为,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大学问,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的总结与概括,覆盖了人类的一切知识,可以“解释世界”并可用以指导“改造世界”。其实,这里面有水份。超出进化论、西方实证科学的,不符合所谓“哲学党性原则”的,都被统统排斥在外,很多东西给扣到“迷信”的大帽子下面、扔进“自然现象”、“不明现象”的筐里拉倒,甚至连理会都不理会,根本不给解释。解释,也往往视野很窄。例如:只说“落后就要挨打”,而没有将其同“挨打前怎么落后的?”“打了人的为什么后来也挨打了?”贯穿起来系统说明。指导改造,则没少添乱,“斗争哲学”就是典型。更要紧的是,现代哲学被归结为脱离心性、德性的“纯粹理性”、“纯粹客观的认识论”;哲人不一定“德高”,可以只是“说教”、只做“理论,”而不去当“实践表率”。不客气地说,它是先天不足的,是一种残缺(主要是“道德缺位”)的畸形世界观。可是,人的理性和心性、德性是一致的,人对真理的实际认识水平是受着人的道德水平制约的。人道德水平低下,不可能真正认识和掌握多少真理,而往往容易认识和掌握一些假理、歪理。

区分唯物与唯心,是以承认物质与精神二者谁是第一性的为界限的。这种本身就是“唯心”的。事实上,法轮大法明确指出,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所有的物质都是灵体。现代哲人据此又把无神论和有神论分别划归唯物论和唯心论,表面上顺理成章,实际上非常牵强。神的世界也是物质世界,那里的物质更高级也更实在。说有神论是唯心的,可又加上“客观”二字,叫做“客观唯心主义”。实际是在用“辩证统一”的标签打补丁,掩盖逻辑漏洞。人还都看着很漂亮。

唯物论认为世界统一于物质,断言物质背后再也没有可追究的了。这断言与其认识论原则是自相矛盾的:“没有可追究的”结论,是未经“追究”而作出的;那么,既然没去追究,凭什么下结论呢?显然,这是想当然的“唯心”结论。哲学教科书上讲,人的思维、主观对客观外界的反映,是人的大脑这种特殊物质的一种特殊属性,如同石头被太阳照射之后会反光、发热一样。那么,石头、大脑,作为物质的某种存在形式,都有各自的物质属性,那地球、太阳系、银河系有没有各自的属性呢?显然是有的。那么宇宙有没有自己的属性呢?也应该有吧?法轮大法所告诉人的,就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唯物论断定,人的思想完全是从实践中来的。实际上,这里所指的思想,只是后天形成的观念而已。它讲的只是:后天的观念是在后天的实践过程中形成的。而人的思维能力、思想活动从哪里来的?人的思维能力、思想活动在人还没有参加实践之前就具备了,这说明了什么?人的思想活动为什么可以在实践之外进行?没有参加过实践的婴幼儿和完全丧失了实践能力或脱离了社会实践的人(如独修者)为什么都有独立的思想活动?等等问题,它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了,或许连想都没想过。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人都当金科玉律,可它的立论基础就有问题。立此论时讲,“真理(理论)本身不能作为检验自身的标准”。那么,实践也同样有正误之分,实践本身就能作为它自身的检验标准了吗?那实践本身的正误又应由什么来衡量呢?对同一实践的不同看法又依何裁决呢?

“实事求是”这个命题,人都觉得毋庸置疑。当然,“求是”的态度非常好、非常可贵。但其前提很值得注意:其一,“实事”总是很有限的。在茫茫宇宙当中,小小环球犹如一粒尘埃;在漫漫宇宙历史长河当中,每次地球的寿命不过短暂的一瞬。每一代人、每一茬人类都是“坐井观天”而已,所见的“实事”都仅仅是沧海一粟。个中所“求”,充其量不过是“盲人摸象”罢了。再说,另外的所有空间都是物质的,都存在着“实事”,而所谓的唯物论仅仅承认肉眼所能见到的这一个空间里的这一点点儿。那所求来之“是”,全面吗?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吗?能颠扑不破吗?就我们这次人类文明来说吧,几千年来,各种各样的学说不知有多少了,可终究有多少经久不衰的“是”呢?太少了吧?其二,唯物论者把握的“实事”是经过筛选的。象“史前文明”、特异功能、修炼界的特异现象等所谓“不明现象”是排除在外的。试想,在这种前提下所求之“是”,能没有漏洞吗?

辩证法认为整个人类和地球都有生有灭,并断言这个地球毁灭之后,迟早还会被重新创造出来。那么,以此往前推断,这个地球之前呢?这个地球之前是不是有过另一个地球存在过呢?另一个地球之前是不是还有过更早的地球存在过呢?按照“无限”的范畴如此往前推断下去,地球和人类的更新似乎是“无始无终”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如果眼界从这儿突破出来,再加上正视一下“史前文明”,那至少就不至于对大法有什么抵触情绪了吧?

哲学界公认,“假说是科学发展的方式”。所谓“假说”,其实就是经过整理的猜想、猜测,以“假说”开辟发展道路,如同“猜谜”。换言之,科学的真正任务在于探索未知,真正的科学态度应该是承认“已知”的局限性,正视“未知”、不断探求“未知”。跳出来看,这不正表明人确实是一直在迷中摸索吗?“进化论”顶多能算个假说,可如今把它封为“绝对真理”,也不再去用心检验它。然而,本次人类文明以来谁都没有发现任何一种进化出来的新物种?更没有找到任何一种处于进化过渡形态的物种?也没有发现人类这几千年来进化的任何趋向和表征?可是,就是不许质疑,面对大量否定性的证据只是默不作声,或者矢口否认,或者懒得去想。而对于有神论的好多学说,尽管没有办法证伪,却连个假说的位置都不给,这正常吗?公平吗?对法轮大法这样的宇宙正法,邪恶的江政府打着科学的幌子,肆意诬陷、残酷镇压,这难道不太霸道、太邪恶了吗?

可见,现代哲学本身存在着相当严重的漏洞和非理性化倾向。其突出表现,就是该哲学的表面倡导者自身并不是其实践上的表率,甚至只是把这种哲学当作一种敲门砖、工具或道具,因为他骨子里根本不信这一套。你看,江泽民讲“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可看到亿万民众修大法的“实事”,他有的只是对好人的恐惧,求的只是自己权利的稳定;对于亿万群众的修炼实践,视而不见,对亿万民众的呼声,充耳不闻,还滥施淫威,草菅人命,他所要检验的只是自己权欲的满足程度。这难道不也是现代哲学的悲哀吗?

以上问题,你可能从来没有考虑过,也可能会感到每个问题都非同小可,还可能会有点害怕。但是,从大法的角度看,这些都不是多大多深的道理。当然,如果不是学了大法,我不会有这样的境界和胆识的。归根结底,法轮大法不同于人的哲学,他是最超常的科学,不是迷信和说教。他是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根本大法,可以使修炼者的身心同时得以净化、升华,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

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超常的科学、真正的真理。“改造世界观”的口号喊了几十年,“观念更新”也为时不短了,学了哲学后还曾自以为产生了“飞跃”,可自己的身心并没有真的因此而得到净化和升华,道德水平反而在不知不觉中随波逐流地不断下滑。修炼大法之后,我身心受益无穷,身体早已处于无病状态,心态一般都是平静、祥和的,即使在面对这场残酷迫害中也无怨无恨。奥秘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