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的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2年4月19日】我是四川的一名女大法弟子。我把自己经受的迫害和看到的邪恶告诉世人,希望世人从中了解大法,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呵护“真善忍”,不要与邪恶共舞。把了解的真相告诉你的家人、朋友,你就能成为一个在大是大非上对自己、对亲人、对社会、对国家负责的人,你所做的这一切是功德无量的,将来你的家人和朋友都会发自内心地感激你!

五、六年前我看了师父的著作《转法轮》,只看了一遍,我就觉得书中讲得那么好,我要炼法轮功!发出了这一念,种下了修炼的因果。但由于我年轻,在常人现实物质利益中迷得太深、私欲太重、放不下享乐,又觉得修炼人的标准太高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修炼就得在家庭、社会、单位中、人与人的交往中、物质利益中、矛盾当中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守德、不计个人得失,修掉一切不好的思想,要善待每一个生命,无私无我……太难了,当时我想:“真、善、忍”现在做不到,老了再学吧。所以得大法开始的一年多我似修非修,在矛盾和利益面前还是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思想境界提高得慢。后来我反复阅读师父的所有著作,才慢慢明白了越来越多的法理,知道大法洪传是宇宙中从未有过的事。

静下心来学了法轮功,我才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为什么人与人不一样,为什么世间会有不公平,修炼又是为什么,怎样去修炼,等等,生活中的许多不解之谜在学习师父的著作中都找到了圆满的解答。以前,在物质利益高于一切的社会中,我变得不纯洁了,可在世人眼里,我能干、聪明、漂亮、诚实,有本事、强者。当我看到师父的大法时,我难过、痛苦,流下了悔恨、伤心的泪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改掉了自私放纵的行为,言谈举止都改变了,规正了,不再化浓妆、穿性感服装,本本份份地做个修炼人,再也不会为了私欲伤害别人,家庭关系搞好了,心性升华了、道德水准提高了,乐于助人而不求回报,生活在无怨无恨中,在社会上、在朋友中我都成了一个越来越好的好人,我活得轻松、愉快。幸得大法、能够修炼大法,我觉得自己多么幸福,活得有价值,奉献的境界是那么美好。

99年7月政府非法取缔“法轮功”,我作为一名身心受益的实践者,有义务上访向政府讲真相,这是对社会负责呀!虽然我修得不好,离大法的要求还远,但我想让世人都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健康,变得善良、纯洁。然而上访却被执法人员殴打、辱骂,其手段比电视中日本人侵略中国还残暴、下流。了解大法进行了实践的修炼者才会珍惜大法、珍惜修炼的机缘、才会升华到无私无我奉献的境界,才会用生命、用鲜血来捍卫大法、证实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为了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蒙骗的世人,现在已有38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亿万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肉体上、精神上、经济上遭受着非法的迫害和侵占……

乐山市石驻山看守所,所长亲自举鞭毒打一名女大法弟子,一边打一边骂。鞭子长2 米,厚3寸、宽3寸,是汽车轮胎做的,打上去人马上就变形,直到现在被打的女大法弟子的腿还是畸形的。而且40多个女大法弟子每人身边站着一个男武警,用手打女大法弟子。有个大法弟子被几个武警用皮鞭抽、用穿着皮鞋的脚乱踢,她的腿当时被打得骨折,两年后的今天腿还在痛。所长一边抽打一边骂:“你们炼法轮功就是抢我的饭碗,我就不让你们活得好。”那些警察当时真是丧失了理性,否则他们应该明白,夺他们饭碗的不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而是残暴自私的江泽民。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那些执法人员、护卫队的打手,和杂案犯一起迫害大法弟子,世上最下流的话从执法人员、护卫队打手、杂案犯嘴里骂到大法女弟子身上,世上最残暴的行为用来对待大法弟子。她们从穿着和言谈举止上都变异、下流,女执法人员头发象男人式的染成变异色、穿得象色情场所三陪小姐那样暴露,有的还搞丑恶、肮脏的同性恋,每天以打骂大法弟子来取乐,纵容指使那些有恶习的杂案犯来迫害大法弟子。执法人员和护卫队的打手,他们的品德素质和那些吸毒犯、杂案犯差不多少,有的比杂案犯还坏。有一次电视台来了,她们叫我们做广播操,欺骗世人说全部转化,当时就有十来个大法弟子炼功证明自己没转化。等电视台一走,它们马上脸就变了,说谁要炼功就出来炼,结果有十来个大法弟子站出来炼,干部就说炼可以,但从现在早上7点盘腿炼到晚上12点钟,腿不准拿下来。但大家不听她们的,因为我们师父讲了能炼多长时间就炼多长,结果炼1个小时左右腿就痛得受不了,可是那些被洗脑而邪悟的人,一看她们把腿拿下来,几个人就跑过去强行搬上。那些人却毫无人性不管学员死活强行搬上去,干部也在一旁乱骂,这样反反复复地折磨我们,可想而知我们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每一天是怎么度过的。从早晨到晚上盘腿已是超强度了,而且后来又体罚这些学员,让她们长期站军姿,吃饭都不准坐,也不准上厕所,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12点才上楼睡觉。杂案犯时常打我们,但她们会悄悄对我们讲:在你们面前我们才是坏人,你们是好人,没有恶习。……为了减期,干部叫这样。但是她们不知道,天理是不容任何生命迫害无私的大法弟子的,不管是受到谁的胁迫,只要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坏事就要算在自己的头上,恶报也会因此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这可不是眼前一时一世的安逸能弥补的。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是凶残的、见不得人的,只要是坚修大法就没有说话的权利,两个或三个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没有人身自由权,看见两个大法弟子互相微笑都不准,上厕所也不准,受不了打报告,报告了几次等干部折磨够了才同意上厕所。

7、8月的夏天,它们把大法弟子关在房间里整天不准出门。从早上7点坐军姿,不准动,更不能说话,到晚上11点半才能睡觉。坐的是塑料凳,屁股都坐烂了。十几天不准洗澡,7、8个人只用半盆水洗脸。洗完后水已经很脏了,然后还要用来洗脚。家人来了又不准见面,反过来还污蔑我们不管家人。也不准打电话和接电话。还欺骗、威胁我们不转化就不准回家等,使很多想出去的学员为了不受迫害而违心接受转化。

几个干部和护卫队打手围着50多岁的大法弟子用警棍打、电棍电,拳打脚踢、乱打乱骂,超长时间体罚、暴晒,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甚至更少。令人发指的是,有一个管教竟然叫刑事犯用钢条打一位快60岁的大法弟子张志清,老人被打得昏死过去,屁股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另一位女大法弟子则被干部纵容4个犯人用4根带节疤的竹子合在一起来轮流殴打,边打还边骂下流的话,直到它们打得累了才停一下。这位弟子身上、手上都被打烂,血流不止,还伴随着发烧。许多弟子们看到她被打成那样,就绝食抗议,要求停止对她的迫害。有的弟子绝食时被几个邪恶之徒强行灌食。

还有更下流的是:一位女大法弟子被杂案犯强行脱去衣服,让她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骂她羞辱她一直到早晨。

大法弟子王洪霞,只要听到有人诽谤大法时就要站起来护法,然后就会被几个管教或护卫队打手殴打和迫害,她受到的迫害是最严重的。

有一位大法弟子因不改变对大法的正信,无理的关押到期后邪恶们仍不放人,她的母亲到监狱来要人,她母亲说我女儿炼“法轮功”变好了,我女儿上访为人民坐牢,我是常人我看不过眼,你们还要迫害我女儿我要到省里上访告你们……。

七中队一大法弟子李冯琪被判一年半,已经到期了,她父亲临死了盼望能见她最后一面。管教给她说,转化了才能回去。但她说,我不会欺骗世人,不会把正法说成邪的。结果被延期4、5个月才放她,回家时父亲早已去世了。

这样的残酷迫害例子太多太多,每一个在楠木寺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都能写一本书,短短的几页纸怎么能述尽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呢?

在楠木寺劳教所许多大法弟子绝过食,希望政府派人了解我们被迫害的情况,立即释放所有的无辜大法弟子。我作为大法弟子,见证了执法人员、护卫队打手和杂案犯残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

邪恶的迫害不仅表现在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还表现在它们对金钱的贪婪。

各地上访的大法弟子,被接回时,当地公安是坐飞机去的,回来是坐飞机还是坐火车,要看大法弟子身上带的钱多少。反正来去的路费都摊到大法弟子身上。回来后还要罚款,几千到一万元不等。有的大法弟子没钱,公安就强行叫其家人拿,也不开收据或发票。所以全国各地公安、执法部门在大法弟子身上诈了许多钱。有的人还说,要不是你上访,我还没有机会坐飞机呢。

但是有的弟子也坚决抵制邪恶,叫交路费时不交,“如果叫我交,我有机会再到北京上访告你们敲诈我的钱。罚款也不交,只要有机会出去,我就告你们乱罚款。”

所有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参与者、欺诈钱财者、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如不停止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就把他们的姓名、犯罪事实在网上公诸于世,让他们的丑恶和罪行在他们的亲朋好友中在世界人民面前曝光。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必下无生之门。

师父讲:“人总认为神佛的出现是惊天动地的,度人时一定会佛相大显,将迫害度人的恶人挥手之间消灭掉。要是那样的话,佛在天上直接把人接走岂不更好?……其实,一旦众常人看到神佛的真相大显时,一定是人世间有大事出现,很可能是人类罪恶应该报应之时了。无论佛、道、神,救度世人时一定下于世间,用人相行于世,用人言示法理,而且觉者下世之时,大多是世风日下、罪业深重或道德败坏的恶毒之时世。得度者一旦得法离去,所剩下的人渣败世将会被淘汰。”(《精进要旨》(二)“神的誓约在兑现中”)

我修得不好,还有许多心没修掉,望同修们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5/21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