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阳春三月飞白雪

针对反常天气的思考


【明慧网2002年4月19日】2002年4月16日,张家口坝上地区20多度的高温突然骤降,直跌至零下8度,天空降下漫天大雪,不一会儿就一寸多厚,纷纷扬扬的大雪让人回到了严寒的冬季——尽管时下人们还穿着单薄的衬衫。

*********

又是一年阳春三月,想来应该处处是树木吐着新绿、春花烂漫,然而今年三月的天气却令人捉摸不定,很少听人说起“踏青”的字眼。那阵阵席卷而来的漫天黄沙令人怨声载道,突然造访的30度高温更使人猝不及防,老百姓都不知如何穿衣才好,大街上春夏秋冬装都能见得到。

连续高温之后,气温降了下来。2002年4月15日下午1时-3时许,随着缤纷的雨丝,雨越下越大的同时,河北省会石家庄降下泥雨。市民原以为是落下的灰尘,仔细观察竟是泥雨!望着冻得瑟瑟发抖的万物,感触这忽降的气温把人瞬间带进了凄冷的深秋。

2002年4月16日,张家口坝上地区20多度的高温突然骤降,直跌至零下8度,天空降下漫天大雪,不一会儿就一寸多厚,纷纷扬扬的大雪让人回到了严寒的冬季——尽管时下人们还穿着单薄的衬衫。

反常的天气预示着什么?

是神在警示人: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停止镇压法轮功!还记得吗?4月7日、8日,央视“焦点谎谈”出了中央音乐学院学生王博被所谓“转化”后的言论,各大喉舌报纸也刊登了此事。事实真相是,2000年10月王博因讲大法真相、坚持信仰被迫退学,2000年12月她因依法行使自己的合法权益——上访,而被江泽民犯罪集团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至2001年4月又被秘密转到北京新安劳教所,历经6天的痛苦折磨后被洗脑。江泽民流氓集团居然把自己残害国民的罪恶方式——“洗脑”上电视公之于众,无耻地以“给王博复学”为诱饵,胁迫王博一家充当其迫害善良的打手,在节目中还把自己粉饰成王博一家的“救命恩人”,多么荒谬。

与此同时,为执行罗干“严打六个月”(实质是镇压法轮功)的罪恶指令,继石家庄耗费百姓血汗招募6000多巡逻联防队员之后,河北省委副书记赵世居胁迫河北各地都必须征召巡警,且在今年六月份以前必须完成。又给各地方官硬性摊派任务,不知又有多少国库资源白白浪费、多少百姓无辜遭殃!

一边借叛徒之口抹黑法轮功、粉饰自己为“救命恩人”,一边迫不及待地挥舞大棒赤膊上阵、凶神恶煞奔无辜善良,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丑陋嘴脸,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时血腥的一幕幕。

然而邪恶的阴谋注定不会得逞,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江泽民的表演更深刻地了解了事实真相,苟延残喘的邪恶势力的任何努力只是徒劳的,就如同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之人,越是花费大力气挣扎,就越是加速自己的衰亡。阳春三月冰冷的严冬天气催人冷静地深入分析:是随残冬走向肃杀衰败、迈进万劫不复的地狱,还是随春天走向欣欣向荣、迈进生命的新生?

反常的天气预示着什么?

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必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