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这样下去兄弟们就被她给转化了”

【明慧网2002年4月2日】2001年7月,在邪恶势力欲办洗脑班之际,河北某大法弟子李梅(化名)和另一名女同修坚决不配合邪恶,离家北上走上了正法之路。她们所到之处的墙上、水泥杆、树上都留下了用彩纸剪成的洪法标签。历经好几个市、县。脚上磨出无数的水泡,把鞋垫都打湿了,她们也没有停下,她们心中明白:有多少同修为了证实大法被邪恶疯狂地迫害,师父都为我们承受了许多许多我们都想象不到的痛苦,这点苦算什么。她们一路风餐露宿,行进中,往返的公交车司机都对她们说:“拉你们俩一程吧,看你们每天都这样走……。”在她们向世人讲清真相中,一个老太太听后说:“看把这些好人给害的……。”每当她们听到这些善良的声音后,从心底向他们说:“觉醒的世人啊,你们有救了。”

10月12日她们被一便衣告发,被该弟子的所在县接回洗脑班,住一夜后,又被送往该县看守所,拘留15天后,李梅又被送到洗脑班。一天一公安问李梅:“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外面牌子上写的是什么?”“我不识字,不知写的是什么。”“告诉你,这是转化基地。”“我不转化,我就要修炼。”另一公安接话说:“XXX被劳教后转化了。”“我不看别人,我们师父说‘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转法轮》)”他们听后再也没说什么,就把她送到另一房间。房中有两位女“帮教”,其中一位是法院副院长。李梅就向她们洪法,讲真相,同时说那些所谓“转化”了的都不是发自内心的。

副院长趁机说:“那你们象他们一样,说一句假话不行吗?”“不行,说假话在社会上都是不好的现象,更何况我们修炼中的人,更不能说假话。”同时李梅向“帮教”发正念铲除她们背后的邪恶,邪恶退却了 。

一天来了三个公安,让李梅写三书,李梅不写,他们就自己写好后让李梅签字。李梅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警察见李梅不动就把桌子抬下来让她签,李梅坚决不配合他们,同时发正念。他们的阴谋失败了。

李梅在看守所绝食一个星期后,警察怕出人命担责任,就把李梅送回家。两天后,又被邪恶之徒强行拉到看守所关押。有一天要给李梅体检,李梅没有配合他们。他们第二天,来了四、五个公安,其中一个说:“今天送你回家。” 李梅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说:“法不正过来,我不回家。我回去后,你们还要抓。你们要放的话,就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放了,我就回。”“你要不回的话,还送你去转化班。”“我不转化。”“不转化就劳教。”“你们凭什么劳教我,我不去。”结果一公安拿着手铐就要铐,李梅一下就把手铐夺过来。公安一下围了上来,抢回手铐强行给李梅戴上。一个像头目的说;“劳教过这么多人,就没见过象你这么硬的。”然后他们就强行往车上拉李梅。李梅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洪亮的声音,震撼整个洗脑班。下午三点左右,李梅被拉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劳教所给李梅体检身体,结果血压高达220。劳教所一个头儿说:“血压太高,不留。”送李梅的邪恶之徒不甘心,一直和劳教所说让留下,直说到晚上七点多,最后的结论是:第二天到地方医院体检。第二天从地方医院体检后回到劳教所又复检。号长问劳教所长:“还高不高?”“高,电压(因为照明电压为220伏)。”在体检中李梅始终有一正念:“我不能在这地方。”

从劳教所返回后,又被李梅的所在乡接回。乡里的一个610的副书记恶狠狠地对她说:“李梅,你就是块钢我也要把你化掉。”“我是真金,不怕火炼。”该弟子的回答使这位副书记哑口无言。送李梅回家时,有两个公安在场,其中一个说:“不是看你有病……”“我们大法弟子没有病,你们才有病哪。”另一公安急忙回答:“我们有病,我们有病。”李梅回家后,邪恶之徒怕她上北京,乡里的610人员就轮流在她家看着。他们闲着没事干就打扑克玩。李梅不让,他们就说:“我们不赌。”“那也不行,我这里不是娱乐场所。”那位610的副书记抽烟被李梅给掐灭后,李梅说:“我这里是修炼的地方,是纯净之场。不能让你们给污染了。”……一大早,610的人员来了,叫打开院门。李梅对他们说:“要进来,必须得喊‘法轮大法好’。否则就别进来。”他们说:“来也来了,就算了吧。”“不行,不喊,就不让进来。”声音强劲有力,没有妥协的余地。门外的乱了:你让他喊,他让你喊。结果一位司法所所长喊了起来:“大法好”……

在这样的环境中,乡里的书记在电话里向上级汇报说:“我们转化不了她,我们去做她的工作,她不让兄弟们进家,要进家就得先喊‘大法好’,兄弟们喊也喊了,看来想转化她很难,再这样下去兄弟们就被她给转化了,你看怎么办?”不一会,从电话里传来一句话:“那就叫兄弟们撤了吧。”邪恶彻底失败了。这正是师尊所教导我们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7/20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