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像片:遥远的呼唤 【明慧网】

录像片:遥远的呼唤

【明慧网2002年4月20日】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17分19秒)下载观看(4.3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17分19秒)下载观看(27.8M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杰森和思婷是双胞胎,今年都二十二岁了,杰森是哥哥,大妹妹半小时。小哥俩从小就非常要好,行影不离。一次哥哥病了,不能上学,妈妈要带妹妹去,小思婷睁大眼睛说:我今天不能上学了,杰森病了。妈妈说:是啊,杰森不去,你今天一个人上学。思婷费解地说:我一个人上学?妈妈笑着说:你的小朋友们都是一个人上学的。思婷这才若有所思地跟着妈妈去了。哥哥的小伙伴们也是妹妹的好朋友,妹妹跟小姐妹们玩时,也总是带着哥哥。

一九九八年九月,在他们住的小城的健康博览会上,小哥俩知道了法轮功,优美舒缓的功法和热情和善的修炼人让他们感到温暖又遥远,亲切又陌生,似曾相识却从未曾相见,从未有过的感觉。博览会结束时,他们在即将开始的教功班报名表上签了名。

杰森:我们的家是非常典型的郊区加拿大人家庭,我们从小受到西方式的教育,东方对于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从未想过会跟中国有联系。所以第一次读《转法轮》时,就像读天书一样,因为很多关于修炼的名词我从来没听说过。但是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我,引导我一步步走进修炼的门。

思婷:是的,我在健康博览会上接触了修炼人,学了功,感觉非常好。后来每到周末他们开车几个小时来我们小城跟我们一起炼功,读书,探讨。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群人,完全没有个人目的,付出,努力都是一心为别人。我非常感动,心里想,我也愿意成为这样的人,我也希望别人也能这样尊敬我。他们是中国人也没关系,我愿意跟他们交朋友。是法轮大法把他们变成这么好的,那我也要学,书看不懂也没关系,多看就会懂了。

解说:就这样,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人中又多了一对年轻的,金发碧眼的孪生兄妹。

杰森:那时我们都还在上高中。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跟同学们竞争,而是努力做好功课,常常想着别人,愿意花时间帮助别人。心态平和,思想专注,没有了心理压力,我的成绩反而更好,高中毕业时我得到了很多褒奖。

思婷:我过去一直不知道自己将来做什么,上不上大学,工不工作,喜欢作什么,一直很茫然,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修炼后,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思路清晰了,知道如何安排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特长。在补齐了功课后,申请了大学,所有的大学都录取了我。我选择了这所我喜欢的学校和专业。儿童青少年教育研究。

解说:修炼一年后,杰森考上了多伦多大学,离家来到多伦多,跟修炼人接触多了,杰森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兴趣。 场景:杰森和中国人在一起,吃饭,学中文,唱歌,开玩笑……,思婷选中文课……

杰森:法轮大法修炼使我对中国人,中国文化,和很多同中国有关的事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为中国骄傲,因为师父和大法都来自中国,同时也为自己骄傲。为自己有如此伟大的师父而骄傲。

解说:就在这个时候,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开始到愈演愈烈。突然间出现的一切令兄妹俩非常费解。

思婷:完全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法轮功教我们的一切都是好的,虽然那时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我亲身的经历告诉我师父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杰森:对于我们兄妹来讲,中国这种对普通百姓大面积政治迫害,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就是他们在明明白白地撒谎。可也正是那些愚蠢可笑的谎言让我确信,这场迫害是错误的,必须停止。

我们多羡慕中国人哪,他们和师父来自同一个国家,能用原文读师父的书,但是看看那些人在干些什么?我为这些人难过,他们一定是被邪恶的宣传欺骗了。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要把真相告诉那些被蒙蔽的中国人。

思婷:我认为对真善忍的迫害是摧毁人最美好的品质,对此我们绝不能沉默,我也象哥哥一样,也想了很多办法,让尽量多的中国人知道真相。我还参加了SOS 步行活动,从我们学校走到多伦多,150公里,当走到多伦多唐人街时,我高高举起功友们帮我做的中文大标语,告诉人们:我走了150公里,只为告诉您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我能看出很多中国人的震动,有很多人接过我们的传单。

杰森:是的,从很多人惊诧的脸上,看出他们真是不知道法轮大法有多珍贵,这么多西方人被吸引。同时也感受到一些人的仇恨,他们说着不好的话,我不能完全听懂,脸上的表情很难看。这些真让人痛心,这些仇恨从哪里来的?带着这些仇恨对谁有好处?对中国?对加拿大?还是对哪一个人或他的孩子有好处?所有的回答都是NO(不)。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讲,我们都应该帮助中国人知道事实真相,因为他们是受害者。我感受到了我的责任,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邻居,加拿大社会的一员,我为他们伤心。

思婷:这次步行,收到的反响很大,沿途的小城市长来亲自送信支持,大学里受到校长接待,当我走到最后一站多伦多莱尔森大学时,副校长领着校学生会主席,校报记者等来见我们,他说,我非常敬慕你们的勇气,你们的和平和理性。因为我家就住在多伦多中领馆附近,一年多来每天上下班都能见到你们的朋友们,他们的诉求毫不过份,他们的行为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思婷:其实我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自觉而且自然地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妈妈注意到我和哥哥的变化,她也对法轮大法产生了兴趣,后来也成为一名修炼人。
爸爸虽然不修炼,但也知道法轮大法好。

杰森:思婷的男朋友杰森也是修炼人。

思婷:我们是99年3月纽约法会上认识的,他和弟弟丹尼尔在法会上先后上台谈修炼心得体会让我们都很感动。他还会说中文。

杰森:为了读中文《转法轮》,我去中国工作了一年。在中国地质大学当英文老师,我还有一位中文老师,是非常好的一位老师,(照片,跟小郭)

思婷:后来他们的妈妈也像我妈妈一样开始修炼。

杰森:去年11月20日,我们的好朋友泽农和乔去了中国,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乔下飞机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中国的情况十分严重,"泽农回来后向我们讲述他的经历和作为外国人他们亲身遭受的迫害深深触动了我。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当我想到中国的时候,我会想到中国文化,想到的中国人民,想到中医,想到武术,想到中国对世界历史的贡献,甚至想到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中国菜,当然会想到法轮功,想到我的师父。可是那里的那么多的人民却被邪恶的谎言欺骗,生出无端的仇恨甚至干出灭绝人性的罪恶行径而自己却浑然不知。泽农告诉我们说,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是十足的恶棍,很多人还非常年轻稚气未脱,当他们看到我们这些西方人甘愿遭受毒打羞辱,万里迢迢来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时,年轻的心一下子通了,泽农说他从心底感受到了他们的震撼。只可惜没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更多的人……我仿佛看到了那些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娃娃脸在阳光下对信仰真善忍的人无情的施暴,看到了我的中国同修们为了唤醒他们而承受着怎样的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我也必须行动了。

思婷:杰森和朋友们是带着这些眷恋和牵挂去的中国,要将恶毒的谎言昭示于天下,他们都明明白白地知道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尤其杰森在北京召开秘密记者招待会,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这个最邪恶的谎言,他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但却依然去了。杰森在北京的日子里,就好像一半的我与他同在北京一样。

玛丽:作为妈妈,我非常担心,也真不情愿他去,但作为一个人,一个修炼人,我为他骄傲,也非常尊重他的选择,也许一次努力看不出什么结果,但许许多多象杰森一样的修炼人的付出就会出现惊天动地的变化。就象纳粹战争结束后我们拍了多少电影,出版了多少书,那是为了让人们不要忘记这段历史,记住是为了不让悲剧重演。而今天人们的沉默正是在重蹈覆辙。人被剥夺了最基本的权利,总要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杰森:可我没能有机会看一看北京,看一看长城,在天安门被暴打一顿后塞上汽车送到拘留所,27小时后被驱逐。在北京的几十个小时就象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看到了人性中最邪恶的东西,没有丝毫善念和美好,完全就是恶魔一般。我不相信他们生来就是那样。那么是什么样的宣传和教育把人变成了这样,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每个人严肃的思考,而怎样尽早制止更多的人变成这样没有人性的恶魔,怎样能帮助他们保护心中仍存的善念,就更值得更加认真的思考。其实这也是我们去中国的目的。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承受真的触动了很多人的心,在警车上一个年轻的警察负责看管我,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心态纯净,用中文跟他说,你知道法轮大法好,他慌忙使劲摇头说不不,但眼睛一直在看着我,我又清清楚楚地跟他说,你知道法轮大法好,泪水涌满了他的眼睛。跟泽农一样,我感到非常遗憾,时间太短了。

思婷:杰森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其实当泽农他们去北京时,就已经让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让他们难过的不是自己受到的折磨,而是太快就被赶出来。如果能有更多时间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更多的人摆脱恶魔的控制,那么我也该去了。

临出发的时候,我害怕了,想起哥哥和先后二十几个国家一百多位同修从中国回来讲述着类似的经历,想到明天我可能将独自面临那一切,那一瞬间,我真的害怕了……但很快,这种自私恐惧被慈悲的勇气代替……在飞向北京的路上,我的心是温暖和平静的。

思婷:(机场),能回来太好了,中国的情况太可怕了,让人无法想像,不管你炼不炼法轮功,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去了中国才知道中国有那么多的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发生着什么。当听到我讲述真相时,人们震惊了,围着我,简直象在抢我手里的传单,他们都渴望知道真相。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伸出救援之手,我们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杰森:我们相信邪恶的迫害很快就会结束,真心希望那些人能早些醒悟过来,不仅是为了别人,也是为他们自己。

思婷:在如此严酷的迫害面前,中国同修们始终恪守着真善忍的原则,和平理性地坚持正义和真理,这一事实足以向世人说明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而在谎言和强暴面前,每一个亲身见证这一切的人,能够做出自己理智清醒的判断也就尤为可贵。那片令我神往的土地上的人啊,千万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