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迫害中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个真实故事


【明慧网2002年4月21日】邪恶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无孔不入,面面俱到,且手段极其卑鄙下流。下面就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几则真实的事件。

我的一位功友,因修炼法轮功,居民委拒绝给她出具结婚的证明手续,她说:“我炼法轮功,就不让结婚,这是什么逻辑,太不讲理了!”

我的弟弟大学本科毕业,因他在自己的毕业档案中写下了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指导自己的人生,而被市人事局拒绝分配工作,为此他不得不放弃他学的专业,四处打工。后来应聘到一所大学打工,他勤奋出色的工作赢得了领导、同事们的认可,在要给他转为正式教工之前,学校官员得知他是大法弟子,就无理的将他开除了。然后,弟弟就在家复习了两个多月,顺利通过了硕士研究生考试,体检等,眼看要被录取了又来了一张“政审表”,唯一的内容就是让填是否炼法轮功和对法轮功的态度,还要居民委盖章证明,不填不予录取。我弟弟在思索之后将“政审表”撕了个粉碎,说:宁可放弃研究生入学机会,也决不背离大法。父母亲戚的“苦劝”都没动摇他的坚修大法的心。就在亲属们都在替他惋惜之时,奇迹发生了,研究生入学通知书邮到了弟弟的手中。

而我本人,因修炼大法,经常被各级官员找去“谈话”,在我生小孩刚过百天不久,单位就以开除工作、送洗脑班、进监狱相威胁,逼迫我写决裂书,在高压下我走了弯路,心里特别难过。在我声明坚修大法之后,一个女干部气势汹汹地对我叫嚣谩骂,我说:“给我多少钱都不如给我一个真理,这个真理,我生生世世求之不得!”。他们见动不了我的心,就卑鄙地找到我丈夫单位,利用我丈夫单位领导给我丈夫施加压力,通过我丈夫进而逼我放弃修炼,还扬言骚扰我年迈多病的父母。我丈夫在邪恶高压下,对不放弃修炼的我拳脚相加,经常将我打得遍体鳞伤。我家庭的不幸,难道不是江罗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又一铁证?

善恶必报是天理,那个积极迫害大法的女干部有一个患先天疾病的儿子,快二十岁了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多方医治无效。说来很巧,每一次她迫害性地找我“谈话”之后,她儿子的病情就会一下子加重,而这几天她儿子的病情突然恶化,送进医院抢救,今天传来了她儿子的死讯。事后,一位听过我讲真相的同事告诉我,前两天,这位女干部找他谈话:“你们所里最近有什么思想动向?”同事说:“没有。”女干部说:“不对,xx(指我)对你说了什么?宣传了什么?你为什么不向我汇报?”……然后,女干部又把这事汇报给书记,让书记找我谈话。我恍然大悟女干部儿子的死并不是偶然的,这位明白了真相的同事气愤地对我说:“她中年丧子,这就是报应!我还要等到将来,看看他们的下场。”我不由得悲从中来,人啊!对于我这样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的人,她居然拿出文革中“阶级斗争”那一套,不但对我进行非法盯梢监视,还要找什么“思想新动向”,我也曾多次跟她讲真相,可是她不但不听,反而以此作为迫害我的理由,她所做的这一切是想得到‘好处’,可事与愿违,谁迫害大法,谁就会遭报,真是可悲又可叹。

世人啊!清醒吧!善恶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只要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6/21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