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戈斯拉奇观:路上的井盖被焊死

【明慧网2002年4月23日】译者的话:江泽民每到一个地方,便给那个地方带来不安和怨恨,如同敌军入侵,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独裁者试图把自己的暴政带到世界的其它角落。

原本幽静古朴的德国小镇戈斯拉今天充满了紧张和不满,如临大敌。由于江泽民的到来,几乎整个城市都被戒严,在江泽民车队经过的道路两边的商店全部被要求在下午四点半之后戒严,留在其内的人员在江访问的两小时之内不得出入,如有客人,则必须背对着大街而坐。店主见此情形只得宣布其店当日四点半后关门。这是这个小镇第一次如此戒备森严,人们感到似乎又回到了纳粹时代。

江泽民的行为毫不掩饰地在向世人自白:我树敌太多,完全失去了安全感。

******

德国戈斯拉奇观:路上的井盖被焊死——今天江来了

德国戈斯拉报2002年4月12日以“中国热正在蔓延——今天江来了”为题目刊载了一篇文章,描述江泽民到德国戈斯拉市的当天,该市民众怨声载道。以下是此文的节选片段。

商店改变营业时间,职员推掉会谈,音乐会改期,市民热线电话超负荷运转,内城区的井盖被焊死,警察要求大家星期五在戈斯拉城外绕行——一切都按照中国主席江泽民今天的参观计划而定。


(一级戒备:昨天在车队将经过的道路上的井盖被焊死)

今天这个皇城所得到的高度的世界性关注是有它的代价的。在安全问题上中国代表团要求德国人那著名的完美性——就象他们在自己家里所习惯的那样。

大约有730名警察被调用,其中一大部分站在整个车队的行驶路线上,官员和官员之间互相能看得见。除此以外还有在边境线上以及天上的直升飞机中和隐蔽的战略要点上的警卫……

同时商人们、手工业者和餐馆客人们都要在江访问期间受到很大的限制。一个肉店的老板就无法完成他在那天晚上的送货任务,因为他不知道他何时能到他的店里去……

一个理发店事先就告诉他的顾客,那天下午关门,一个从北部来的老年妇女听到理发店老板的理由“因为中国人来了”时,不无幽默地回答道:“为什么中国人?以前总是说:俄国人来了。”

……

一个表演舒曼、莫扎特、舒伯特和亨德尔的作品的音乐会被延期,因为演员们不想对着空荡荡的大厅演奏长笛、钢琴和歌唱,所以大家只好等到第二天下午去欣赏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9/21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