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谁使中国失去了互联网(一)

没有美国的帮助,互联网将成为北京政府的工具,而不是民主的力量


【明慧网2002年4月23日】要成为中国互联网之父可不是件容易事。四处跑着的孩子们,划动着的小船,空气弥漫着烤羊肉的味道,迈克尔.罗宾逊,一位年轻的美国电脑工程师,坐在青海湖畔,对着一个空空的咖啡杯板挺地坐着,低声谈论着网络管制。“什么好一点呢?被控制的互联网?还是根本就没有互联网?”迈克尔问道。

1996年迈克尔受雇于中国政府,在中国建立第一个与国际互联网有公共接口的网络系统。那一天是他难以忘怀的。与他一起工作的中国的工程师们突然召开了一个特殊的会议,想知道是否有可能对中文互联网上的电子邮件和网页地址做关键词搜索。迈克尔回覆说不现实,在网络上旅行的所有信息都被分割成小包。“嗅”这些信息小包很困难,特别是被编码了的小包。你需要在他们旅行时拦截到这些小包,然后校对他们包含的有实际意义的信息。是的,是的,他们说,你可以做到吗?在第三次讨论会上,就连迈克尔的那些计算机怪才同伴也打算放弃这种念头了。但高层的某人坚持着。在进一步开展互联网建设之前,他们必须要监测中国用户用互联网做什么。只要这个外国人保证将来中国人能够建造互联网防火墙来抵抗整个世界和监视自己的国民,工程师们就能同他继续工作。是的,是的,可以做到,迈克尔告诉了他们,于是他们回去工作了。

迈克尔清楚地知道互联网是什么:即使美国在遭受苏联核打击后,仍能在损坏的网络上安全地传递美国命令的信息系统。所以中国政府想利用互联网来达到任何目的都是不现实的。然而,最近发生的几件事让人对这个强大的系统产生了疑问。这不是由于互联网自身结构的失败,而是由于美国公司价值取向的失败。让我们回到迈克尔停下工作的地方——中国互联网的扩展。我在北京用一顿有30道菜的皇家膳食宴请了一位中国高级工程师。如我所愿,鱼翅汤使他松开了舌头,谈到了——关于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的事。在美国,思科公司在建造防火墙阻拦病毒和黑客方面享有盛名。在中国,这个政府有一个奇特的问题:如何在现在和将来以至永远,阻拦国内十亿人访问它认为的“政治”敏感网站。

它是这样来实现的:如果一名中国用户设法浏览一个在国外的有政治内容的网站譬如CNN.com,这个地址将由屏幕被禁的站点过滤程序识别。这个请求将被取消,同时用户接到一条被用烂的消息:“操作超时。”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但是中国的领导人有一个问题:由于在中国架线财政上将收获甚丰,八家主要网络服务提供商(ISPs)迅速涌现,并且有了四条通向外部世界的管道。中国政府强迫他们与其目标保持一致,他们不得不需要网络大哥——思科来规范中国互联网并在全国范围安装防火墙。据中国工程师讲,思科完成了任务,专门为中国政府垄断的电信业开发了一种由路由器设备、积分器、和防火墙组成的盒子。中国电信“买了数以千计”的单价约$20,000的这种盒子,IBM还为其安排了“高端”财务支持。迈克尔证实:“思科大捞了一笔。盒子在网络系统中到处都是。”

思科不否认它在中国的成功。它也不否认对它的产品作了适合中国“市场”的修改──一个公司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尽力避免的本土化计划。但它坚决地拒绝为中国政府“如何”使用它的防火墙而负责。一位北京思科公司的系统工程师经理周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我们对[中国政府的]规则不关心。这不是思科的事。”我说你的逻辑是,这不是枪的问题而是如何使用它。一家建造防火墙的公司怎么能被期望不建造防火墙?他放松了下来,秘密地补充说,思科的路由器有能力拦截信息和进行关键字检索,“我们有能力深入地查看这个小包。”他承认思科是在国家安全局、公安局、和人民解放军的直接监视之下。

思科允许解放军查看小包吗?周不知道或没有说。但请思考下例,去年4月,退伍军人活动家齐守柱(音译)被拘捕。他在网上打印了一些促进中国民主的材料几分钟后,就在一家拥挤的火车站被拘捕。在中国这类事件每天都在大量发生着,这说明思科也许不是唯一一个可以深入查看小包的人。实际上,思科能在中国兴旺,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与国家安全局和解放军的合作。

思科的防火墙并不是那么有效。每日都有包含被禁主题的新站点涌现。由于高速增长的ISPs希望更多的用户上网,使得中国政府更新被禁网站黑名单的工作力不从心。所以,中国安全部门还需要控制搜索引擎。在那里新的网站将被发现。(待续)

(节选自《Who Lost China's Internet? Without U.S. assistance, it will remain a tool of the Beijing government, not a force for democracy.》,The Weekly Standard, 02/25/2002, Volume 007, Issue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