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惊爆安无恙 助师正法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修炼人的经历就是超常人的经历,常人是无法想象的,也是承受不了的。修炼比任何一件事都难,也是严肃的。但对于真正修炼的人来说,他一点也不难、不苦。修炼人以苦为乐,能行难行之事,能忍难忍之苦。也只有修炼的人才能亲身体悟到其中的殊胜、幸福、美好和安详。以下是我的神奇经历:

我是某省大法弟子,因多次送经文、真相资料被公安和「六一零」通缉后,离家出走去了某煤矿打工,在井下放炮打煤。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下午六时,一位新来的打煤工人由于不太懂打煤规程,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点着了炸药。这一炮能炸掉三千多斤煤。我来不及躲开,当时被炸的飞了起来,撞到煤墙上又掉下来,但仍然站立着。我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没断。头上的灯炸灭了,什么也看不见,走也走不出来。这时,几千米深的矿井洞里突然亮亮的,跟白天一样,前边的路看的清清楚楚。走出一段,回头身后就又什么也看不见了,一片漆黑。

走出几千米的深井,一到井口,井口的工人都吓的一下坐在地上起不来了。我一点也不怕,我知道有师父保护,什么事都不会有。我的脸伤的最厉害,上面扎满了煤渣,衣服也被煤块穿透,身上的肉里全扎满了煤渣。到了医院,医生把我脸上和身上的煤渣全挑了出来,又给我开了很多药(因为用不着,我都送人了)。第二天,朋友来看我,我正在烙饼,满屋油烟,朋友说:「你全身满脸都是伤,着了油烟会留下伤疤的。」我说:「啥事没有,等着吃烙饼吧。」

三天后学法炼功。半个月后脸上身上的伤全褪的光光的,恢复正常,没有伤疤。许多老工人说:「这真是煤矿史上的奇迹,法轮大法真神了,修炼的人真神了!」假如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早把自己的身体丢到了几千米深的地下,或葬身千米地下。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任何一种情况我都必死无疑。那一炮,会把我炸的粉身碎骨,巨大的爆炸气流会把我冲到墙上撞死。撞不死,炸下来的煤块会把我砸死。砸不死,巨大的爆炸声音也会把我震死。作最好的打算,不死也得残废,震聋震傻。可是大法让我活了下来,也不感到伤痛。我丝毫不害怕,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的神奇。

还有一次,在井下,一块大石头掉下来,砸在腿上,一块肉齐刷刷被砸掉,露出白骨,凹下一个长方体,就象用刀切的一样,下齐上齐。没几天,肉又长的跟原来一样齐平。

没修炼之前,我两臂两腿类风湿,胳膊、腿都弯曲着不能伸直,手够不着洗脸。一

到变天气,全身疼痛难忍,坐也不是、站也不行、躺也躺不住,真是没地方钻進去,有时疼的死的心都有。那时才四十岁刚出头。我又有严重的肺气肿出不上气来,呼吸困难,憋的两只眼睛鼓鼓的。自己受罪,家人干着急没办法,吃什么药都治不好。修炼大法后,一切病症不复存在了。前几天消业,这一消二十多天,每天咳嗽,震的胸疼、肚子疼、头疼,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能感受到痛,不能躺着睡觉,夜里就坐着睡觉。咳出的痰吐到地上,就象铁珠子一样,蹦蹦的自己往前跑。开始黄痰,后来白痰,吐了几天铁弹子,二十天后见好。

修炼法轮大法,我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所有的病都消失了,自觉神清气爽、精力无穷。我成了一个年轻力壮、健步如飞的年轻人,我还能干采煤这样的重体力劳动。更重要的是,我经常步行整夜出去散发、挂贴真相资料、条幅。一夜走几十、上百里路一点不累,几次往返七、八百里路回老家送师父经文、真相资料。渐渐的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我们县是本省修炼法轮大法弟子最多的县之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本县大法弟子進京上访,十几人、几十人一起,最多八十人一次,三番五次,前赴后继。去中央信访办讲清真相,要求取消对大法的违宪禁令,还修炼者和师父及大法一个清白。因此,邪恶之徒非常害怕,采取高压手段向大法弟子施压,十分险恶。仅「七•二零」之后不久,本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二十多人,更多的人被罚款、拘留和施以刑罚。许多人被迫放弃修炼,有人在家偷偷炼功。将近一年多时间大法弟子们被迫与外界隔绝,看不到师父的经文,看不到明慧编辑部的资料,不知道正法進程進行到什么地步,与大法和师父失去了联系。正如一位老妈妈说的:「就象找不到妈妈的孩子。」在无助和痛苦中企盼着。

「七•二零」的一年半之后,我找到了外地大法弟子,从那里我得到了师父的经文、明慧的材料,并得到大法弟子们的帮助。我就把师父的经文和大法材料送给家乡的弟子们,把真相送给家乡的父老乡亲。我收集了许多大法书籍、经文和真相资料、条幅,在同修们的正念中上了路,一路顺风回了家,见到了家乡的同修。同时又有周边地区的大法弟子给了我家乡同修资料。他们如久旱遇甘霖,重沐佛恩,很快跟上了正法進程,知道了发正念的动作及除恶口诀。

新一轮的正法洪流又引起了邪恶之徒的恐慌。他们到处抓人,不管还炼不炼功,一律严刑逼供。他们宁可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全部罚款,一个不放。因怀疑我传递大法材料,抓住了我妻子。我妻子虽不修炼,但知道大法神奇、大法好,每天都给师父上香。在被抓住的几天,她正义、智慧、大义凛然的与邪恶据理力争,邪恶无奈最后只好放了她。同时,邪恶之徒又去了我家,翻了顶棚,把院子里的一堆煤、一大堆雪都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一无所获,悻悻而归。紧接着,我家乡所在县的公安到我打工的某县,漫山遍野地去搜寻,当然他们如大海捞针,一无所获,空手而归。

魔永远也高不出道去。在此之前,本地的一个公安恶警已遭报身亡。闻知此事,大法弟子只觉可惜。人啊,你有多糊涂,迫害天法遭恶报,非到报应临头的时候才痛哭、难过。

从此,洪法、证实大法是我的责任。我经常去讲清真相、正念除恶。每天走几十里路从不觉累。因为我是公安通缉的重要人物,我不回家,在外做证实大法工作。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夕,我们几个弟子身带一大口袋真相资料、条幅,回到老家。我们在外面租了旅馆,没有回家。天一黑出发,开始散发真相资料,散到半夜。公安可能发现了资料,出动警车。警笛呼啸,从我面前擦过。我丝毫不动心、不害怕,继续挂贴真相资料条幅,丝毫没有被抓的想法,就这样一直干到天亮。整个县城又象炸了锅。我步行十五里路,拦了一辆车,上了车,这辆车是专门去某地接人的,车上就我们俩个。车如风似电,一路不停,开足马力到达了目地地。我回家乡一夜,步行有一百多里路,回来睡了一天,真香。以后,我更加坚定的「以法为师」,到处洪法、证实大法,一直要做到法正人间。

这就是我平淡又神奇的修炼历程。我想正告天下不明真相的无辜百姓: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真理,也就是佛法。人世间的邪恶之首操纵一小撮邪恶之徒与天法作对、与佛法为敌,想一想,它们的下场能好吗?现在大法在全世界洪传,世界各国修炼者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大法的殊胜、神奇。江××政治流氓集团就象站在世界汪洋大海中的一块薄冰上,马上就要沉没。奉劝那些为了自己眼前私利的迫害大法的人们,赶快警醒吧!希望法正人间时你是一位幸存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