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恶警野蛮殴打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4月29日】大法弟子雷川清,54岁,女,因坚修大法被绑架至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被非法劳教期间,被刑事犯包夹很长时间仍坚强不屈,还经常因为炼功被酷刑折磨。有一次开完“加期大会”后警察把她送大排队员和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当看到师父写的经文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雷川清就因为上饭堂吃饭来回不报数被管教叫到队长室里,谁知那已经准备好打手。去了以后管教进屋里,把雷川清留在走廊里,这时过来两个男人,是万家管理班的,其中有一个姓梁的管教,过来问她你还报不报数?雷川清说:“我不报数,报数是犯人报数,我没错,我不是犯人,我没有罪所以我不报数。”于是这两个男管教就一起上来,拳大脚踢,专往她的胸部软肋打,打三十多拳,后来雷川清被打倒在地,她说:“我要上厕所大便。”姓梁的50多岁男管教说什么:“你把裤子脱下来就在这便吧!”雷川清说:“我要上厕所。”邪恶者疯狂的抓起雷川清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结果大便便在裤子里,当这两个邪恶打完人,就进到队长室,刘队长还说:“累了吧喝水吧。”这时刘管教从武队长室出来把雷川清带回来了,她的胸部两侧被打的又红又肿两臂不能抬。

这一天还有一位大法弟子也遭如此的迫害,她叫曲艳,今年60岁,2001年12月入狱,也因不报数,被武队长一脚踢倒在地。因为她腿有毛病走路不方便,而且她是瘫痪30多年病人,修大法使其能象正常人行动自如了,有一条腿还没完全好,为了正法进京上访两次,这次武队长踢她又是踢在好腿上了,所以她起来非常费劲。武队长看她起来了又说:“你今天不报数,你今天就外边晒着。”不让进屋,本来她腿被踢的挺重,还让站了两个多小时,才让她回来,回来时走路非常难。到晚饭时,我们说她的腿伤得这么重就别叫她去饭堂,我们给她带回来,管教也同意了,我们队员都去了饭堂,结果队长在饭堂一看没有曲艳就叫刑事犯进屋把曲艳拖下来,站在门口等我们回来,她的两腿肿的铁青色,打弯都很难,那也得天天走去食堂吃饭。

杨端芹,54岁,也是因为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二○○一年七月十五日,因大队三天收了两次经文,为了制止此问题,我们班开始绝食抗议,当绝食5至6天时,队里有点害怕,所以强行给我们灌食。杨端芹因为不服从灌食,医院来好几个男大夫由院长姓宋的带队,看到杨端芹不服从,就把她叫到外边开始打人。刘翠花看到了,她马上护着同修,结果被两个男大夫连踢带打,打得伤势非常重。院长打杨端芹时他眼睛上带的一副眼镜掉在地上,这个眼镜有一千多块钱,这一下气的火冒三丈,下令叫大夫灌食,不配合灌食的就狠狠地打,院长也亲自动手打大法弟子。当时杨端芹和刘翠花两位同修被打的脸上身上腿上都是伤,邪恶之徒害怕同修看见,把她们关在一楼的一个房间单个灌,不让和大排人员见面,一个星期后才让她们回来,刘翠花的腰被打的不能走路。

万家劳教所卫生环境非常不好,警察不让在阳面屋子住,只给我们阴面住,阳面给叛徒住。阴面冬天很冷,墙上都是水往下流,玻璃上的冰都有一寸厚,因为长时间住阴暗的屋子,使很多大法弟子先后得了疥疮,有的非常重不能自理,手肿的不能拿筷子,脚肿的不能穿鞋,身上流脓流血不能穿衣服。凡是进过医院的大法弟子,队里总说对我们实行“义务医治”,不要钱的,可当家人来接见时都跟家人要,住院要住院钱,用药拿药钱,他们管教看病都从我们大法弟子身上出钱,所以万家医院的大夫,就连院长都是打人凶手,管教更是这样,尤其是管教于方立,医院的管教都听从她的指挥和安排,每天向她汇报大法弟子的情况。逼迫刑事犯王晓红打人,负责看管学员不让炼功学法,如不管就给她加期,刑事犯在医院住院都是用钱买通管教,如不把管教维护好,就没有好果子吃,那就连打带骂,于方立经常是吃饭钱都由刑事犯供着,所以她在万家医院横行霸道,非常邪恶,经常骂师父,谤佛法,辱骂大法弟子,想打人伸手就打。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6/21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