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幕话剧:鸡蛋奇缘(第二幕)


【明慧网2002年4月3日】
第二幕

※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中旬的一个早晨,八点来钟。
※ 人们都穿着冬装。
※ 天下着雪,不算太冷。刘大叔和小宝爷孙俩正在院子里扫雪。
※ 春英和婆婆、小泵,参加集体炼功后从外边回来。春英和婆婆进了厨房。

宝妹: 爹,我哥还没起床?都几点了,不是今天往省城送粉条吗?
大宝: (从屋里伸着懒腰出来,打趣地)宝妹,怎么早上炼功也不叫上我。
宝妹: 炼功学法爹娘还叫得你少吗?我嫂子真是有耐心,一次又一次地开导你,给了我早就不理你了。得法是给你自己个儿得,又不是给别人得,看把你牛气的。
大宝:宝妹,你也别怨你哥。我也知道法轮功好,可我每天太忙啊!
宝妹: 行啦!行啦!别尽找理由了,再说下去就又要耍赖了……
大宝: 那不叫耍赖,那天晚上你和你嫂子都站在这,我说过,只要咱家的鸡下个带把儿的蛋,我就修,我就炼……(对观众)反正这鸡冬天很少下蛋,下蛋它也下不出带把儿的蛋。
宝妹: 又耍赖,不理你了。(下)

※ 鸡窝里传来了母鸡下蛋后的呱呱声。

大宝: (对观众)如今这鸡也学坏了,尽骗吃骗喝,这下蛋也叫,不下蛋也叫。

※ 今个儿这鸡叫声似乎有点怪,格外的响。

刘大叔: 大宝,不会是有黄鼠狼来了吧!
大宝: 爹,看你说的,大白天的,它敢来?

※ 叫声继续,声音更响,更长。叫得全家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儿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脖子往鸡窝那边看。然后不约而同地向鸡窝那边走去。小宝跑得最欢,在最前面儿。

大宝: 小宝,慢点儿跑,别摔了。

※ 大宝紧赶几步,抱起小宝。小宝连头带手伸进鸡窝二层的下蛋栏里。不一会儿一双小手捧出一个粉扑扑的白里透着红的鸡蛋,然后下地,转身。

小宝: 爷爷!鸡蛋还热着呢!

※ 众人围住小宝,一起往他手里看去,只见那鸡蛋长着一个象小茶壶嘴一样的把儿。

众人不约而同地: 啊!带把儿的鸡蛋!
刘大叔: 小宝,小心别摔碎了,快给爷爷。这可是件稀罕物啊!我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呢!(从小宝手里接过鸡蛋)
大宝: (惊异地说不出话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一块喂鸡的饮水石上)这……这……这…天底下还真有这带把儿的鸡蛋。
宝妹: (看着惊魂未定的大宝,俯下身来)哥,是不是你和那个村西头的柳半仙一起说法轮功的坏话了?看把你给吓的!
大宝: 没有!绝对没有!咱们全家人都修炼都受益,我也间接受益,也跟着沾光,我哪里还会说法轮功不好,就是我自个儿有点儿懒,不想修炼。
春英: (拉起大宝)大宝,你也别惊慌,依我看这是你和大法的缘分大,李老师用这鸡蛋来点化你呢。这还真是咱家的大喜事儿呢!(从刘大叔手上接过鸡蛋,递到大宝眼前)
大宝: (转惊为喜)哎!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说着就在院子里转悠开了,一边还反反复复地自言自语)可不是嘛!是我有缘分,是李老师在点化我,我咋就这么笨呢?我咋就没想到呢?(然后站定,对全家人说)我刘大宝从今个起要学炼法轮功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好呢?
刘大婶:这事儿让春英帮你安排。昨个儿老村长说了,从今个儿起,春英就是咱啼鸣村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啦!
大宝: (高兴地凑到春英脸旁)那太好了,辅导员就天天在我身边儿,我啥时有问题都可以问了。
刘大叔: 啥时候都没个正形儿。这么大的事儿,你给我严肃点儿。
春英: 我看你最好先通读一遍《法轮功》,一气呵成地把他读完,就是不要隔三岔五地间断。读进去以后,就可以开始学炼五套功法了。最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就要修你这颗心了。不信你问咱爹咱娘还有宝妹,我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大宝: (喜形于色地)还真象个辅导员。我刘大宝从今个起也是法轮功学员了!嗨!你们都是老学员,还得多帮帮我。
春英: 我们不也是得法还不到一年嘛!你要好好修,没准儿比我们提高还快呢!你看你这缘分有多大。
大宝: (乐呵呵地)那是,那是!
全家人: (异口同声地学着大宝的腔调)神了,真神了!
刘大婶: (高兴地对刘大叔)咱就这么一个儿子,从今个儿起也要修大法了,真是大喜事儿啊!
刘大叔: 可不是嘛!

※ 春英拿着鸡蛋进了自己的东房。

刘大叔: 大宝,我看你今天太高兴了,路上就让你徒弟小胖儿多开会儿车。别光顾高兴了,把路也走错了。省城那路,不好认。
大宝: 爹,你就别操这份心了,我小心点儿就是了。
宝妹: 不早了,大伙儿都该吃饭了。
大宝: 我干脆带上点在车上吃吧。
刘大婶: 我给你去拿。(和刘大叔去厨房)
春英:(从东房上)大宝,带上这个。(将装手镯的红盒子递给大宝)
大宝: 手镯!帮你买的,你就戴上,还不成让我到省城把它卖了。
春英: 你想哪儿去了,这里面是那个带把儿的鸡蛋。我想让你带到省城去,找一家最好的照相馆,各种尺寸的彩色照片咱们多照多洗上一些。让更多的人看一看这鸡蛋奇缘。
大宝: 还是我媳妇想的周到。对了,咱干脆再打听一下有没有长期保存这鸡蛋的办法。要能长期保存,这可就成了咱的传家宝了。
春英: 我看你还是去找泥人章传统艺术品公司的董事长老章吧!你也认识他。他现在是咱省法轮大法辅导站的站长。他准能帮你把这两件事都办了。
大宝: 行!这点儿事儿难不住我。
刘大婶: (手里拿着一包吃食)大宝,这是你的吃的。我给小胖也拿了一份,你俩倒替着吃吧。
大宝: 行啦!我又不是头一次出门。小宝呢?
春英: 就是不嫌你儿子罗嗦。他在厨房和他爷爷喝牛奶呢,你就不要再撩逗他了。
大宝: 好。娘,我该走了。春英,家里你就多费心了。
※ 转身向大门外走去。

春英: (看着丈夫的背影,吩咐道)路上要注意安全!

※ 暗转。

※ 两天后,下午四点来钟。
※ 刘家各个屋里、院里院外甚至街上到处挤满了本村和邻村的乡亲。据说还有人是从县城里赶来的,为的就是一睹带把儿的鸡蛋这个从未见过的大稀罕。
※ 刘家全家甚至连没过门的亲家孙大婶都在忙着给乡亲们端茶倒水。
※ 大宝和小胖上,他们吃力地分开众人,还得不时回头招呼一起进来的章站长。大宝一看院子里这阵仗,心里早明白了,走到枣树下,站到一个椅子上。

大宝: 乡亲们,你们来了,我真高兴。大伙看,这就是我家那个芦花鸡下的带把儿的蛋。(说着从小胖手里接过一个镶了镜框的大照片,高高举过头)
众乡亲: 我们要看真格的!
乡亲甲: 你是不是把它偷吃了!(大伙儿哄笑)
大宝: (从怀里掏出一个六面都透明的小盒子,举过头)乡亲们,你们看!

※ 院子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一起聚集在这小盒子上。两三秒钟过后全场一片啧啧的赞叹之声。不少人还鼓掌叫好。

大宝: 乡亲们!你要把这个鸡蛋当稀罕当热闹看,那就稀罕一半天的功夫就过去了。可你把这最紧要三关的东西都落啦!我家过去一直是老娘病,小泵愣,媳妇吵嘴打架不要命。家里的营生就老爹一人拼老命。我常年在南方跑运输,每次一走就是半年多,我整天在外面放心不下家里的事。可这次我回来一看,家里全变了。我娘生我时月子里落下的风湿疼彻底好了。以前不知住了几回院,吃了多少药,花了多少钱,都不管事儿。这喜事儿还有呢,我家宝妹和她嫂子好的比亲姐妹还亲。以前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在村里都有了名了。现在全家和睦,和气生财,粉坊的生意呀好的都不敢相信,这粉条都销到省城啦!还没等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都说,因为他们修炼了法轮功。全家都劝我也修炼法轮功。我呢?光怕学法炼功误了我赚钱,就故意难为他们,你们说法轮功是超常的功法,你们就让咱家的鸡下一个带把儿的蛋。我想这下能把他们噎回去了吧!没想到前天早上,我们家的芦花鸡一清早就下了这个带把儿的蛋。当时可把我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老是拿法轮大法嘻嘻哈哈不当回事,得罪了圣人。可我们家里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说我和大法缘分大,是李老师用鸡蛋来点化我。我一想可不是嘛!我就下决心从那天起修炼法轮功,这两天啊!我心里那个美啊!见谁都想乐。你们想想,以前我是间接受益,从今往后,我要自己修炼了。乡亲们,我是个才入门的新学员,我看咱们还是请省里法轮大法辅导站的章站长给咱们说道说道吧!

章站长: 乡亲们!我就是当年经常到啼鸣乡让你们加工出口工艺品的泥人章。今天见到你们我特别高兴。我这次不是和你们来做买卖的,而是给你们送宝来了。这宝是无价宝,就是我们李洪志老师传出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众人鼓掌)自从李老师九二年传功到现在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全国就有几千万人修炼。这么多人修炼,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象大宝家里发生的这样可喜的变化在法轮功里是数也数不清的。今天大家能聚集在这儿,这就是缘分。我们辅导站今天刚到了一批《法轮功》,这书在省城早就脱销了,辅导站的学员们一听说啼鸣乡的乡亲们有很多人有心向法,就让我给大家伙送书来了。过一会儿大家就可以拿到书了。书很可能不够,请今天拿不到书的乡亲放心,我们辅导站一定尽早让每一个有心修炼的人都拿到书。(众人鼓掌)

※ 大宝把小胖拉到自己身边,嘴贴着他的耳朵嘀咕了几句,小胖下。

章站长: 我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就是这个月的二十五号,李老师要在广州讲法。你们村的辅导员春英说有很多乡亲要去,但交通是个问题。为了支持大家,我们决定把工艺品公司的大客车无偿借给你们使用。但是我们有个条件,你们一定要把这个带把儿的鸡蛋的大照片带到会场上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神奇而又真实的事儿。(众人又是一阵叫好鼓掌)我们的司机家里有事儿不能去。走以前我们可以让大宝在省城考个本子,但跑长途需要两个司机换着开。不知乡亲们中间谁有可以开大客车的驾照?

※ 院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可以举手的。这时小胖领着一个穿一身军服的年轻军官从人堆里挤过来。

众乡亲: (不少人认得来人是宝妹的未婚夫孙家旺,惊奇地说)家旺回来了!
家旺: (举起手)我有大客本子!
章站长: 这不大合适吧?我听大宝说了,部队是让你回来结婚的,我们不能耽搁了你的婚姻大事吧!
家旺: 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也是法轮功学员啊!是宝妹写信向我们传功的,现在我们汽车连已有一半儿以上的人得法了。(众人又是一阵鼓掌和叫好)

※ 春英拉着宝妹从人群中走过来,宝妹还有点羞羞答答的。

春英: (向大伙)我和大宝原来想给宝妹一个惊喜,就和两家老人商量好没告诉宝妹家旺马上就可以回来结婚了。刚才我和宝妹商量好了,干脆她和家旺来个旅行结婚,让家旺开着大轿子拉着他的小新娘和去广州听法的乡亲们。去的人呢,就都是迎亲送亲的队伍。大伙儿一路上风风光光的有多热闹。到了广州见了李老师又听了李老师讲法,大伙儿说他们有多幸福,他俩和这大法的缘分有多大!(众人又是一阵鼓掌和叫好)哎,我还没问家旺呢!(向家旺)我想你不会有意见吧?(把宝妹推到家旺身边)
家旺: (腼腆地)我……我……没意见。

※ 一院子的人哄的一声全乐了。
※ 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