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看守所的暴力无法动摇我的正信


【明慧网2002年4月3日】2000年12月1日早,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杆侧前方正对天安门大门洞展开了一大横幅,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看升国旗的人们都转向我们看,这时从四面八方跑来了很多便衣撕扯着横幅,把我们连推带拽扔进了早已停在广场的警车。带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地下室铁笼里,我们到那里时,已有很多大法弟子因证实大法好而被抓,其中有八十多岁的老人和十一岁的儿童。

在派出所警察拿着表格要我们填姓名地址,我们认为依宪法合法上访,告诉人民真相,喊“法轮大法好”没有错,不应该迫害我们,我们拒不报姓名,大家一起背经文,系条幅,各地大法弟子互相切磋,在法上提高上来。警察没办法,把我们非法关押到晚上,等到天黑了,用武警押着的大客车,把我们分别送到各区看守所非法关押,那一天大约有500多人。

我被分到北京海淀看守所,到那里已是晚上8点多钟,警察强迫我们照相,按手印,女恶警和刑事犯强迫我们脱光衣服,搜查经文和钱。我被女恶警强行扒光衣服,把我的衣裤扯坏撕烂,当时我正是经期,经血滴到地上,女恶警狠狠给我一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并凶狠地叫道:“用你的线衣把地上的血给我擦干净!”

为了阻止它们扩大迫害,我不报姓名,于是被编上号送到审讯室204号。那里有几个警察准备审问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二十几岁的警察叫那位四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蹲在他的脚前问话。这位女弟子不报姓名并向他们洪法,他们不听,就打她,辱骂她,然后把她送到号里去。他们开始了全力以赴对我迫害,恶警用尽了花言巧语,诱骗我报出姓名好送回当地进一步迫害,我不被他们的各种花招所动,牢记师父的教诲,“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向警察洪法,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我身心受益经过,他们不听,一名恶警突然拿起电棍凶狠地向我的头部、脸部电了下来。我立刻抵制邪恶的迫害,我告诉他们,无论你们怎样对我,我都不怨恨你们,但是,你们用尽什么招数与酷刑也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这颗心。我毫无惧色,面带笑容,坦坦然然对视着他们,这个警察无力地放下了警棍。这时另一警察站起严肃地把他撵了出去。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正念使邪恶胆寒、自灭。

主审的恶警说:你还是报了吧,不然一会把你送到号里比这里惨多了,够你受的。我说你们这是犯罪,是违法,他们笑了,对我说:对待你们法轮功无须什么手续和法律,我就凭你没有身份证,就可以判你劳教。(身份证第三次上北京正法被警察搜去了)我想,我修炼的路是我师父安排的,你们说了不算,我来这里是尽我最大能力铲除一切邪恶,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事。任何人都动不了我。警察看我不被他们所动,就骂了一会江泽民害得他们无休息日、半夜三更加班等话,就叫女警察把我送到号里。

在入牢门时,这个女恶警只对犯人轻轻说了一句话:“这个法轮功不报姓名,处理一下。”就这一句话,犯人们象领到圣旨一样开始对我迫害。(过后知道犯人帮助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可减刑)女犯叫我光脚站在冬天12月的水泥地上,让我报出姓名放弃信仰,我向她们洪法,她们根本就不听,向我拳打脚踢。5、6个女犯围着我进行殴打,她们每一拳每一脚都是打向人的要害部位,踹胸口,击太阳穴,打累了,她们歇着叫我做“飞机式”“壁虎爬墙”,我拒不配合,她们就用肮脏、低级,下流的语言辱骂我的师尊,把我强行按倒给她们跪下,我告诉她们这是犯罪,我是堂堂正正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你们的,我怎么能给你们下跪呢?我的膝盖只跪我的师尊。她们一听蜂拥而上,把我打昏在地,昏沉沉中女犯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拎了起来,一手网着我的长发,手里拿着塑料拖鞋往我的脸上、头上、手上狠狠地抽打,打得皮肉裂开渗出鲜血,一绺绺头发散落在地,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她们就抓着头发往墙上撞,咚咚的声音响彻在漆黑阴森的牢狱上空,头上都是大包,吓得其他犯人们用被子把头蒙上不敢看,有好心的犯人劝她们别打了,要出人命的,她们说不打明天怎么向管教交待。有的犯人潸然泪下。

撞昏后,她们歇了一会又把我踹醒,叫起一个高高大大的聋哑犯人凶狠地打我,女犯问报不报,炼不炼,我说为了救度你们,我决不报姓名,如果我被送回当地继续迫害,那时你们也有罪。女犯冷笑着说:你不报,我们明天也没好,管教也得收拾我们,那我们就先拿你开刀,她们接了三大盆凉水,把我扒光拖入便池中,让聋哑女犯用毛巾轻轻扇风,用缸子,一缸一缸地往我胸口和头上浇水,冻得我直哆嗦,由于衣服被扒光,经血滴在便池上,她们嫌脏,让聋哑女犯打我,女犯照我的太阳穴就是一拳,这一拳就把我打倒在了便池里,脑子嗡嗡响,眼睛看不清,昏迷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又被烧醒,我看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这一夜女犯无论怎么毒打,用尽了招术也没有使我放弃信仰。

师父讲法中说:“我们的大法,我告诉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验他,因为所有的生命,包括宇宙里面的一切生命都是他给开创的,他创造的造就的,所以谁也不配去考验他。”那么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一粒子,任何邪恶的生命都不配考验我,我从千里之遥告别七八十岁的双亲,瘫痪的丈夫,和两个年幼儿女,来到京城为的是说一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是在救度被邪恶欺骗的生命,这是最慈悲、最好的事情,邪恶势力怎么配关押我呢?我要用生命捍卫大法。

第二天我开始绝食绝水。邪恶之徒一看立刻慌了手脚,蜂拥而上,将我脱掉外衣强行拽入零下20多度的风圈中按倒在地,拳打脚踢,用刷厕所用的刷子强行将我嘴撬开灌食,我不怕任何暴行,坚决不吃,女犯们就一起捏鼻子,掐脖子,按肚子一起来,想迫使我张口,这时我被憋得上不来气,好象要昏死一样,就这时,脑海里一下想起师尊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女犯们折腾了大半天,也没灌进去,累的她们直喘粗气,气急败坏地把我抬回了号里,犯人只好上报管教。女恶警开始给我们强行灌食,每一位被灌食的大法弟子都被强行绑在铁床上,用报纸把眼睛捂上,用一个很长的胶管从鼻子插入胃里,灌得满嘴满身都是药味,喷到恶警身上就遭到一顿拳打脚踢和辱骂。一个邪恶的男警察用手使劲捏我的膝关节,好象捏碎了一样,痛得我眼泪汗水一起淌。在九次灌食中,我受尽了屈辱和折磨。

同号里有一名女大法弟子一开始就不承认邪恶的任何迫害,她不按手印,不照相,不报姓名住址,邪恶的女管教把她的头打得变了形,然后给她带上一顶很厚的棉帽子,只露出两只眼睛,她的手和脚被连在了一起,手铐脚镣紧紧地扣着,镣子刻进了肉里,渗出滴滴鲜血,她的手脚不能动,随时都有被捂死的可能。就是这样邪恶的女犯还狠毒地打她,她要上厕所,犯人不让去,还叫一个大个犯人站在她的小肚子上踩,疼得她一声声惨叫传出牢房,女恶警急忙跑过来,一看打的是法轮功,没吱声走了。她每天上厕所都是一寸一寸地往前挪,非常困难。每夜都睡在水泥地上,就是这样,她坚持着绝食绝水,无论邪恶怎么迫害也改变不了她坚修大法这颗心。24天后我们俩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与坚定闯出了海淀看守所。

这里有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每天受着邪恶的警察和犯人的各种各样的折磨和摧残。但是在这里的真修大法弟子,个个如傲霜雪的青松。这只是讲了江泽民犯罪集团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冰山一角。我现将它们的暴行揭露出来,让全世界善良的人民知道。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9/20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