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一直在走自己的路──评唐关强文章


【明慧网2002年4月30日】博讯网上唐关强连续发表两篇文章,洋洋洒洒两大篇,浓缩下来,却发现,作者的根本意图,不过是在尽力让人相信法轮功只不过是中共权力斗争中的一个工具,其暗藏的话就是在告诉法轮功的弟子们:你们被人利用了。

这里,我想说的是:想采用任何方法来动摇法轮功弟子的正信,都是徒劳的。

法轮功为什么能生存到现在?既不是因为有什么“反华势力”的支持,也根本不是唐关强所描述的被国内一派政治力量所操纵。法轮功的威力,来自“真善忍”,来自弟子对这个信仰的正信。这种正信,是脱离任何政治而存在的,从根本上说,是对人生真正意义的追求,是超越常人社会任何东西的。如果真像唐文所描述的是政治势力斗争的工具,那么,我想问的是:在当今社会,又有谁会为充当这种工具而甘愿奉献自己的生命?特别在中国,哪怕是在中国共产党内,现在又有几个党员会为党牺牲?而法轮大法弟子在压力面前,在死亡面前,前赴后继地出来讲清真相,心中存的就是这个正信。

中国当权者派特务到法轮功学员中,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仅是法轮功,我相信所有大的气功或者其它的团体里面都有特务混入,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共产党对一切不在它控制下的组织极其不信任,生怕被夺了权。哪怕是在已经被层层控制的大学生中,也在发展“特务”,其任务就是监控并及时汇报学生的异常思想动态,我的一个朋友就曾经做过类似的工作。

那么,是不是有特务打入,就可以认定法轮功是被操纵的呢,这么想,无异于天方夜谭。因为法轮功是一种信仰,其弟子的言行依据是真善忍法理,也就是李老师公开发表的著作和讲法,而不是根据某个人的认识,哪怕他是老学员或者是站长,如果行为不符合法理,一样没有人跟着走。这里面没有任何强迫的东西,法轮功本来就是开放的,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所有指导修炼的书,在网上都可以免费下载,所有都是开放的,能使大家走到一起来的也就是这个法。过去是这样,“4.25”和平上访时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到使馆前去静坐,包括我现在写这篇文章,都没有任何外界的强制,完全是自己根据自己理解的法理认为自己应该这么做的。

当然,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和邪恶的行为,对江氏及其同伙是极大的打击,那么在中国那个特殊的政治体制中,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但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也不想要你的政权。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也不会花时间在这里给谁说什么真相。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在争取我们最基本的权利。至于谁高兴不高兴,那是那些搞政治的人自己的事,也不能反说我们就成了政治斗争的牌了。换句话说,做一件事,总有人高兴,有人不高兴,难道为了不被当作牌,就什么都不做了,看到这种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迫害都无动于衷吗?这正是造成今天中国社会冷漠的一个原因,人人都只求自保,看着杀人放火都站在旁边围观,总想着只要不落到自己的头上就行了,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哪一天,真落到自己头上时,周围一样有一群袖手旁观的人!

网上有一些人,总在以己心度人腹,总在设想法轮功和政治有什么关联,有的还在设想如果法轮功获得了政权了会怎么怎么样。其实,作为一种信仰,法轮功根本是与政治无缘的。举个例子,在99年以前,国内法轮功弟子有一大部分是离退休的老人还有家庭妇女,他们都经历和见证了足够多的政治斗争,认为政治是肮脏、自私的。他们追求超凡脱俗的真理和道德的升华,所以才学法轮功。按有的旁观者的说法,说这些老人和妇女有欲望去夺取政权,是不是太不着边际了?

在中国那个政治环境下,大家都知道政治斗争是你死我活、不讲善恶、没有道德标准的。如果法轮功真的有政治方面的企图,那么,大多数人的都会采取观望的态度,法轮功也根本就不会在民间发展那么迅速。正是因为法轮功是一种完全纯净而又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力量,才使江氏政权如此害怕。

为什么纯净的物质让它们害怕?因为有比较才能有鉴别,它们自己太污浊了,见不得别人的纯净。

就是现在,残酷的迫害已经持续快三年了,法轮功弟子也一直采用最平和的手段去争取自己的权益。完全不是象中国历史上的以暴抑暴。这么平和的行为,按有的人的说法,在世界范围内,也可能只有甘地的不合作运动可以媲美。这么平和的抗争,根本不可能是被那些满脑袋灌输斗争哲学的政客们能操纵的。不妨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有一个什么组织,以夺取政权为目的,而且被无所不用其极的政客所操纵,那么,在遇到压迫的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暴力,只有暴力,爆炸、暗杀,起义。想当年XX党在国民党眼皮子底下不就是这么干的吗?让他们平和地去抗争?说句不好听的,那些政客的头脑还没有聪明到那个程度。

网上有很多人,对我们不理解,不了解。没有关系,你们不了解,我们给你了解的机会,我们完全是开放的。社会道德和是非标准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和整个社会能否稳定发展。在你们全面了解了以后,再自己做出判断吧。(原稿载于博讯,上文为明慧网修订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