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旅英博士后的肺腑之言


【明慧网2002年4月30日】我97年来英国攻读博士学位,目前在英国伯明翰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我的中国护照于今年4月10日到期。4月初,我把护照寄到曼城中领馆申请延期。因中领馆的官员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多年,我特意附了一封短信强调我不会因为申请护照延期而写任何与我信仰的法轮大法相违的模棱两可的文字。4月中旬,我到中领馆取护照。领馆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我被认定是一名活跃的法轮功学员,护照暂时不予延期。除非我说明不是“主要成员”才有延期的可能。我拒绝作任何解释,只说:“我认为我做得是最正的事”。我要求得到护照被拒的文字说明,但被告知中领馆不会出示任何文字材料。

我持有有效的工作签证,但由于护照过期,使我无法参加任何国外的学术交流活动,影响了我正常的科研工作。我对于中领馆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表示抗议。特别是对在实行迫害的同时又不敢公开承认的懦弱行为表示鄙视。这和国内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而对国际社会又不敢承认的做法如出一辙。这其实也反映出江泽民集团对镇压法轮功错误决定的胆怯心虚。

我于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此之前,因身体原因,曾研习多种气功,但未见成效;也曾阅读大量佛家、道家和西方宗教的书籍,试图解决人生困惑,但除增加了一些知识外,仍不知所终。在国内,我曾获得过市优秀团员,公司新长征突击手,省部级科研成果二等奖,党员。但对于生活在谎言与说谎的国内环境始终无法认同。如果我如他人般麻木地生活在良知渐失的氛围,安逸于宦海升迁、蝇头小利的苟且,我也可以像众多官员一样悠哉悠哉。我因工作出色曾两次公派出国至欧洲,我也曾作为后备梯队人才到党校接受培训数月。我曾有过数次升迁的机会,但我都放弃了。我曾见过多次在台上高谈阔论大道理的官员,在私下里嘲讽自己说的是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我怀疑这种虚假与丧失良知的生活方式是否就是我的唯一选择。在痛苦中,我一直在寻找,我相信人应该有更高尚、更坦荡的的生活方式。95年的一天,我借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一口气读完,我知道我找到了我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人生的指南。开始修炼了,身体的变化脱胎换骨,至今6年多,早不知病痛为何物。思想道德的升华突飞猛进。每日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实践自己的信仰,我成为了世界上最快乐了的人。

在国内修炼两年后,97年赴英留学。因修炼大法而拥有的健康的身体、充沛的精力使我面对繁重的博士课程应付自如。三年的时间顺利完成了从硕士到博士的全部课题,毕业答辩获得世界知名教授、曼城理工大学校长约翰·格赛特先生的高度评价。是法轮大法的修炼,使我的思想变得纯净、美好和智慧。我可以毫不迟疑地说: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绝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完成如此艰难的课题。因为我修炼前那羸弱的身体、忧郁的个性根本就不能胜任博士学位的繁重学业。我的经历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实法轮大法对修炼者身心的巨大益处。

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在繁重的学业之外,我于98-99年担任曼城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配合中领馆,为旅英曼城的大陆学子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我个人为此付出了很多宝贵的时间。那一届的学联工作曾受到领馆教育组的好评。在曼城学联举办的99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法轮功的功法表演是当时的演出节目之一,当时的曼城总领事及参赞都出席了晚会。

当江泽民出于个人政治目的实行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后,我出于做人的良知和对事实负责的态度,多次向中领馆递交信件反映呼声,希望中央公正对待法轮功,有勇气纠正自己的错误。可是,迄今为止,镇压持续了近三年,特别是看到为达到让不了解真相的民众认可镇压的合理所采用了各种各样卑鄙的欺骗手段,我感到非常震惊。尽管我对历史上那些官场整人的伎俩早有所闻,但目睹泱泱13亿人口的大国的宣传机器被用来肆无忌惮的造谣、诽谤和诬陷而毫不顾及几千万知道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雪亮的眼睛。使我对政府的信任完全失去。我为主动和被动参与这场迫害的所有的人悲哀,他们出卖了自己的良知,玷污了基本的人格。我为我们的民族悲哀,仅仅由于几个别有用心的人的恣意妄为,使我们的民族将要承受由于迫害善良而招致的天理的惩戒。那遮天蔽日的的连续的沙尘暴也只是天谴的先兆。

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获得的700多项的褒奖已是不争的事实。很多英国的学员恰恰是由于江泽民集团的镇压而得知法轮功,再通过了解法轮功而走进修炼的大门。台湾10多万法轮功修炼者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同是中国人修炼法轮功,为什么两种境遇。其实92-99七年间,中国政府并不反对法轮功。法轮功修炼者在哪儿都一样,对政治从不感兴趣。而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强加给法轮功修炼者的一切不实之辞都是为其镇压而编造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纵观历史,这种手段已是屡见不鲜。经历过无数政治运动的中国人谁不知这种人人谙熟的把戏,只是过去惨痛的经历使很多人为保全自己而保持沉默罢了。我真心希望有更多良心未泯、善心犹存的中国人共同以力所能及的方式阻止这场针对我们民族的悲剧,因为它是邪恶对善良的欺辱,坏人对好人的逞凶。这不仅冒犯了天理,也违背人间的正义。我相信全球同唱“法轮大法好”的时候已为期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