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特卫普报:当街道上的体操变成了死刑之“罪”时(图)

中国(江泽民)强化对法轮功的镇压


【明慧网2002年4月30日】比利时万.安特卫普报(Gazet Van Antwerpe)2002年4月15日载文报导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江泽民集团迫害,题目是“当街道上的体操变成了死刑之‘罪’时”。撰稿:Desiree De Poot,译文如下。

法轮功学员的遗孀戴志珍(右),与赵明(左)正在讲述北京的镇压天安门广场上,中国警察殴打请愿的法轮功学员

「布鲁塞尔讯」他被打、被踢、被羞辱。他受到电击和连续数日剥夺睡眠的折磨。他的左腿至今仍然没有知觉。赵明(现年30岁)现在能向外界讲述他的遭遇,多亏了西方国家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呼吁给他自由。赵明是千千万万名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到迫害的人之一。

这是一种做着缓慢拉伸及和谐动作的身心练习。整整三年前,数千万中国人在各公园和广场上晨练。现在这种景象已成为历史。1999年,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开始了,镇压导致近400人死亡,无数人被捕入狱。

戴志珍女士(39岁)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的遗孀。她的女儿法度今年两岁了,几乎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戴女士曾说:“当我读到一本法轮功的书时,我知道我找到了自己在追寻的东西。”她不仅找到了这本书,与此同时还找到了她的丈夫陈承勇。他们两人都决定要遵照法轮功力求做到真、善、忍的标准去生活。这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威胁,可是中国政府在1999年认定法轮功的成员比共产党人数还要多。

赵明说:“可是遵照这一标准生活的人,从来没有什么组织。当时总人数在七千万到一亿人之间。他们想炼功的时候就炼功,想和谁一起炼就聚在一起炼。”

中国政府可不这么认为。它说法轮功未经注册,把法轮功定为非法。自那以后,在公共场所炼功的任何人都被认为是对国家的威胁。为镇压法轮功学员而专门设立的610办公室不分男女老幼地抓捕法轮功学员。

陈承勇被逮捕后就失踪了。几个月后有人发现了他的尸体。他姐姐也被押到劳教所,他父亲在悲痛中去世。戴女士因为有澳大利亚护照而幸免于难。

劳教所

赵明的经历和陈家不太一样。他在都柏林学习计算机专业时听说了国内对法轮功的镇压。他接受采访时说:“1999年圣诞期间我回家度假,当时我读到国内受管制的新闻机构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我认为到信访办公室去上访是为法轮功呼吁的最佳途径,因为那里本应是中国人民可以表达自己意见而不受打击报复的地方。可是在那里其他什么都可以谈,就是法轮功没有商量余地。”

赵明被逮捕、关押并被送到劳教所。在监狱里,真正的罪犯如果能迫使法轮功学员签字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就会得到减刑的好处。赵明说:“有一次甚至一位妇女被剥光衣服关在重刑犯的牢房里让那些犯人逼迫她‘认罪’。”迄今已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种摧残下被折磨致死。赵明在狱中经历了酷刑,连续多日剥夺睡眠等折磨,他还被迫长跪数小时。他被关押了两年多才被释放,这还多亏他是都柏林(三圣)学院的学生,西方国家一直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释放赵明。他说:“我算是幸运的。和我一起炼功的一位朋友在监狱里被折磨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