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蒋云宏惨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4月4日】说明:我为了维护宇宙真理的神圣、人间的正义和《宪法》的尊严,因为信任政府进京上访,却被抓被打被劳教,多次生命垂危,可我仍然无怨无悔。我释放后被开除公职、失去住房、不上户口,后来又再次被非法关押、逮捕、劳教。在无辜被反复、长期关押和折磨的情况下,我从2001年3月16日起开始长期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在身体极为虚弱、环境极为恶劣的情况下写出这份材料,向政府部门及世人反映法轮大法的情况和我本人的遭遇。让“真、善、忍”宇宙真理造福人间、造福国家和民族。

***********************************

各级政府、政协、人大、党委、检察院、法院、公安政法部门及善良的人们:

我叫蒋云宏,34岁,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大学期间加入过作协,95年有专利被专利局批准。1995年12月下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约束自己的言行,身、心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净化和升华。我与众多大法弟子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是宇宙的真理,是一部能使人类道德回升、幸福祥和、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赢得了世界众多国家的人民和政府的珍爱和褒奖,并在全世界普遍弘扬。

但是,自从1996年特别是99年7.20以来,在少数邪恶之徒的操纵下,国内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了大量不真实、甚至蓄意污蔑的报导,蒙蔽了不明真相的世人。99年10月,在没有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下、在人大会议召开之前,江XX超越国家主席的权限非法对法轮大法进行诽谤定性,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步步升级。众多为维护《宪法》尊严、人间正义和宇宙真理而进京上访向政府讲清真相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关押劳教、失去自由、失去工作甚至于失去了生命,许多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和恶劣的后果。国内怨声载道、国外谴责如潮。不光彩的人权纪录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国际形像,江XX本人也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更为严重的是,这会使人民对政府的拥护和信任丧失贻尽,因为大家都知道:偷窃蒙骗、烧杀抢劫、嫖娼卖淫、吸毒贩毒、损公肥私、贪污受贿、腐败堕落的都没有大法学员,甚至连下岗、退休职工因待遇问题和农民负担过重而抗议的也没有大法学员,大法弟子是最老实本份、最遵纪守法、最稳定的社会群体,而且大家逐渐同化“真、善、忍”做更好更好的好人,又表现出更高境界的行为。迫害这些好人会牵涉更多的人民,久之必会失去民心。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要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大法弟子是佛法修炼者,不参与政治。但是任何人、任何民族、任何组织(或政党、政府)如果迫害“真、善、忍’宇宙真理,那必将被宇宙真理惩罚。

我本人出生在中国,还有幸上了大学。我认为向政府讲清真相、促使政府纠正个别当权者的错误、让法轮大法造福民族、国家和人类,正是自己对祖国和人民最大最好的回报!一个坚持、维护并同化”真善忍’宇宙真理的生命必将与宇宙同在;一个信任、爱护人民,依靠、联系人民,胸襟开阔、知错就改的政府才能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一个崇尚“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民族必将繁荣强盛、幸福祥和!

因此,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赋予公民的权利,我曾于99年12月初与众多大义凛然的大法弟子一样,明知有什么遭遇仍不顾个人安危为维护宇宙真理、人间正义和《宪法》的尊严而进京上访。然而我在上访中途被抓并无辜被劳教一年,这期间多次被警察和其他犯人殴打、折磨,受尽了种种非人的虐待,有两三次差点失去了生命。

99年12月中旬,在成都市公安局驻京办,我与几个大法弟子在零下10多度的室外柱子上被反铐了近20小时,期间多次被看守人员拳打脚踢。审讯人员还进行殴打逼供。送回成都关到青羊区戒毒所时,由于我们拒绝跑步,被强迫扒光衣裤(只剩裤衩)赤身裸体反铐在小牢房的地上,警察又用冰冷刺骨的凉水一盆盆地往身上淋。几十分钟后,又把我们铐在铁栅门上,一个武警把我们当作沙袋拳打脚踢,甚至几个女警也用高跟鞋在背后踢。当我们善意劝告他们应弃恶从善、遵纪守法,要对得起身上的警徽时,他们不但不住手,反而用手纸、臭袜子和毒犯用的脏毛巾塞进我们的嘴里。为了堵住我们正义的声音,后来他们专门买来胶带贴在我们嘴上。一阵拳打脚踢后,直到有位功友晕倒了两次警察才放了我们。在成都市治安拘留所,大家提问时我举手只说了半句话(“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便被拉出去反铐在大院内的柱子上,仅仅由于我面带微笑,一个老警察又气急败坏地用警棍在我头上猛狠敲打。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用棍尖戳击、敲打我的鼻子、嘴巴、胸膛、腹部,甚至恶劣地用棍尖敲击、挤压我的眼睛,连其他警察看不下去在远处制止也不停止。回到监室其他类拘留人员一边替我擦拭脸上的伤痕,一边流着同情的泪水愤慨地谴责这种恶行。在莲花村看守所,因为我要坚持炼功,近30天内被一直戴上脚镣手铐,有几天还是反铐……

2000年1月中旬,我被送到四川省资阳大堰劳教所入所队。初期,由于干部和犯人几乎不了解法轮大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经常被殴打、体罚。特别是大法弟子王旭志因处处不配合邪恶,经常被干部捆警绳,他经常被新教组长王羽等人殴打、体罚或通宵劳动不让睡觉,干部却视而不见。我认为,大法弟子虽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是我们的大善大忍并不是害怕。而且,我们不应该纵容这种随便打人违法违纪的恶行,正法就是正一切不正的,让“法制、文明管理”得到真正的体现。因此,在一天晚上再次被打后,我和王旭志决定要去向干部反映。第二天中午,他们不但不听我们的反映,而且当着10多个干部面王羽仍不停推打王旭志,干部却不阻止,反而要罚我们顶着墙壁。我因此指责他们对不起身上的警徽。干部恼羞成怒,叫来几个狠恶的犯人,把我按在地上强行扒光上衣,并用细绳索紧紧地捆绑起来(他们邪恶地叫嚣:“把你绑在十字架上……”),然后又踩着小腿将我拉起来按在地上跪着(干部说是“向政府悔过”),接着入所队队长拿着鞋用鞋跟在我脸上嘴上一阵猛打狠砸,我很快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口鲜血。看我晕死过去了,他们才松开绳索(捆警绳这种酷刑时间稍微长几分钟就可能致命或双手致残),等我醒来恢复后又再次捆起来。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看见楼下院子里干警正用警棍殴打几个被捆着的大法学员,并听见干警在喊叫:“还有谁要炼功的都下来!”我要下去却被几个犯人拦截着。于是我和王旭志马上炼功。警察在我背上打了几十警棍,然后又捆起来与大家站在一起。这天我和大家开始了绝食抗议迫害。我希望通过自己承受痛苦和自己的付出唤醒干部和其他犯人的善心和正念,并真诚地向他们表明: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应该有公正合法的环境。为了强迫我们吃饭,我们五、六人被调到严管组,几天内经受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折磨。用它们叫嚣的话说:严管组就是人间地狱!

白天干活时,邱文皓等恶徒常常突然向我们疯狂地袭击。大拇指粗细的铁棍在背上打弯曲了还要打直回来;竹棍在我们后脑勺敲打出一个个血包;碗口大的木棒向我们背上、肩上狠毒地戳击;细竹条把赤裸的背部抽打得血肉模糊;砖头或更大的硬物从远处向我们身上砸来……(我被打得浑身疼痛,腰部几个月都用不上力)。中午和整个晚上他们都不让我们休息、睡觉,强迫继续劳动。而且,他们在制鞭炮用的浆糊里面故意加进大量的硷,我们的双手很快被腐蚀得血肉模糊,每搓动一次便钻心的疼痛,每张制鞭炮用的旧报纸上都留下我们的鲜血。为了摧毁我们的意志,暴徒们逼迫我们说“不炼功了”并逼我们吃饭,他们计划这样持续五天,过一、两天再继续折磨五天,想整到我们意志崩溃为止。当我们劝告他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时,却回答说是干部让他们这样管理的。四天三夜中我们没吃没喝没睡觉,还不时遭受残酷的殴打,我们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气息奄奄、随时面临死亡,梅伦先功友后来在一阵殴打并捆了几十分钟后已经气若游丝、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有的其他类劳教人员目睹这些暴行都禁不住流下了同情的泪水,有的暗暗鼓励我们说:坚持吧,人间自有正道!直到第四天傍晚,所部找我们谈话并许诺改变环境后才结束了这场严重践踏人权的暴行。

之后我被分到机械厂中队,得到了一些善良人的关照(在此表示真诚的感谢!),在较为宽松的环境中身体逐步恢复。但是,到了2000年7月左右,当马三家劳教所邪悟者来过后,在上面的压力下,劳教所加紧了对我们的洗脑。大法弟子在所在中队都干着最苦最累最脏的活,中午晚上被强行灌输邪恶的谎言,一直到深夜一、两点左右(有天我三、四点钟还在劳动),第二天又要出工。我光着上身在烈日下锤、洗玻璃,每天身上都有一、二十处伤口,整天裤子都是湿的,还没有时间换洗。很多时候干部或包夹人员找我连续几个通宵谈话,名为关心、实质上是不让休息。后来干脆让我通宵通宵地跑步……。在肮脏疯狂的谩骂和甜言蜜语的围攻中、在邪恶谎言的干扰诱惑下、在伪善表演的带动下、在软硬兼施的压力下、长期的精神摧残和残酷的肉体折磨使我曾经倍受摧残的身心很快憔悴不堪、摇摇欲坠……由于我对法认识不足,没能一直坚持主动,而是消极被动地承受邪恶迫害,加上还有维护自我的肮脏心理,被邪恶利用我爱面子的心理钻了空子,在重大的考验面前我一时没有顶住压力,放弃了正法护法的原则,对世人暂时失去了信心和耐心、不想讲真相救渡世人了,符合变异的常人、用狡猾的方式按干部的意思和要求于8月底9月初写了决裂书。

后来,通过我一、二十天的冷静反省向内找,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错误,找到了自己维护自我的执著心,意识到自己因此干了大坏事,对不起神圣的大法和慈悲的恩师,也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父母和祖国人民,内心极为痛苦……这是我修炼历程中的污点和沉痛的教训!然而,作为一个修炼者,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不足就应该给予纠正,知错就改是光明磊落的行为,因此,在离开劳教所之前,我顶着强大的压力对自己的错误给予了纠正。(满教回来后以及再次被关押、劳教期间,当我发现一些单位与部门有我当时写的这份材料的复印件时,我已经多次向有关人员申明作废。但现在“保外”期间公安、政法、政府有的部门仍然将此已经作废的材料向有关部门复印寄发。)在此,我再次严正声明:2000年9月前后,我写的那些不符合大法、欺骗和危害国家、人民的材料彻底作废!

其实我的遭遇与其他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相比根本还不算了什么。我反映这些事实是希望我们的国家能真正的“以法治国”,使“法治”能得到真正的体现,使基本人权能得到充份的保证,使善良正直的人们能明辨是非、善恶,使中华民族幸福、祥和!同时我也一再向有关部门表明:大法弟子是逐步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修炼者。我真诚地呼吁: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是政府的人民。希望人民政府与广大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民之间“互相信任、互相理解、互相爱护,精诚团结、铲除邪恶、开拓新局面!”停止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让“真善忍”宇宙大法造福人类、国家和民族。

然而,满教回来后,单位已经在劳教期间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旷工15天为由开除了我的公职、收回了我劳教前的集资建房,派出所也一直不给上户口。又是我反复辗转到政府、劳动社保、司法部门的省、市、区和基层有关单位反映要求解决,各单位却互相推诿,两三个月都没有任何结果。实在令人寒心,可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始终用“真、善、忍”约束自己的言行。但是我总得生存,还要供养老母亲。(在这场对善良的炼功群众的邪恶迫害中,众多大法弟子失去了工作、住房,甚至有的老人还被扣发了退休金,生活极为贫困。我只是其中一名)。

2001年1月31日,我在网吧熟悉电脑打字写文章,由于助纣为虐之徒举报,我在网吧被抓,再次失去了自由。在派出所,成都市公安锦江分局一科专门负责迫害的杨文斌审讯时不断对我进行谩骂、威胁并污辱师父和大法,我多次善意劝告无效。2月份在看守所审讯室,杨再次对我威胁、打耳光,进行逼供,并扬言:你这种不配合的态度就应该被黑打。派出所到我的住房里抄家并叫电视台摄像,可是第二天四川电视台却臆造播出毫无证据的新闻节目(去年有邪恶之徒还在女子劳教所造谣说我生病肾衰竭已经死亡),极尽造谣污蔑欺骗之能事。通过侦查,我于3月1日被无罪释放,但接着进行治安拘留。3月16日到期后已决定释放我时也许因政策需要或某些人认为我太“顽固”故意迫害又突然被逮捕。从这天起我开始绝食(为了不被邪恶钻空子污蔑大法我写了遗书交给看守所所长),在身体极其衰弱、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写了这份材料,向省级各部门真诚地反映情况。经过检察院过检后决定不能对我起诉,这时一般情况下本该无罪释放,但是,公安部门不顾我极度消瘦、衰弱的身体又于6月21日对我进行一年半的劳教处罚,并于第二天单独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在劳教所医院灌流食、输液,并专门派四、五个劳教人员进行“包夹”、严管。我上交了行政复议书却一直没有复议结果的通知。

我只是要坚持和维护“真、善、忍”宇宙真理,维护《宪法》的尊严和人间的正义;我只是要坚持做越来越好的好人,提高自己的境界;也希望回报祖国和人民。我绝对不应该被劳教、被邪恶的“转化工程”所迫害,我也不想在劳教所里听那些肮脏低级生命恶毒谩骂的语言。去年长期遭受折磨和虐待,现在又长期非法关押,我的身体已经非常衰弱,我应该有自由、正常的生活,我应该有健康的身体。而且,我还有70岁体弱多病的老母亲需要我供养。去年我被无辜劳教时,母亲担心我这个一直很孝顺的儿子会被打死,多次不顾严寒和酷暑辗转乘车来看我。我虽于心不忍却又无可奈何,我不可能因此而放弃真理和正义。不是大法弟子不要自己的亲人,是错误的镇压对善良百姓的迫害使许多大法弟子失去了自由、不能孝敬老人、照看子女,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人人都有父母妻子丈夫儿女。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我要求立即释放我,让我自由地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对这种反复长期的关押处罚和迫害我绝对不能认可和服从!在这场正与邪的较量中,我服从对我的无辜处罚就是纵容邪恶对善良的迫害,是随波逐流以至推波助澜更甚至是助纣为虐的行为。由于少数邪恶之徒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的这场迫害善良的炼功群众的运动,开动了一切国家机器,军警法和监狱、劳教所等成了邪恶迫害善良的工具和场所,连神圣的法庭也因此而堕落,所以我绝不能容忍自己被送上法庭。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修炼法轮大法所做的一切没有罪,好人不应该被审判!后来检察院已决定不能对我起诉就该释放我,现在却又把我关进劳教所。如果想利用长期关押和劳教所恶劣的环境来达到消磨我维护宇宙真理、维护人间正义、维护《宪法》尊严的意志的目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邪恶的“转化工程”就是利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手段强迫修炼者说假话“悔过”,再用这种所谓的转化成果去欺骗世人。我曾经错了一次,绝不会再上当受骗了。“转化”是背叛真理、背叛慈悲的恩师,是欺骗世人、害人害己的行为,干了大坏事,是助纣为虐!在这场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中,在正法的伟大时刻,每个生命都在重新摆放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每个人的一念会决定自己的未来!也希望大家分清善、恶和正、邪,不要助纣为虐。因此,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希望因此唤起善良的人们的正念,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为你们的未来和生命永远的存在和幸福奠定美好的基础。

我绝食并非要自杀,更不是为了圆满。自杀也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正法修炼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师父也要我们放下执著于圆满的心。其实修炼者有圆满的愿望没有错,因为圆满是什么境界啊:完全同化了“真、善、忍”,去掉了一切肮脏自私的行为和思想,纯纯净净,修成了“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这是任何生命都应该无限崇敬的。但是如果不真正提高自己的境界却只执著于圆满却是非常不好的心理。‘焦点谎谈’中报导说有几个人为了追求圆满升天在天安门自焚的行为是不符合大法的。不能因为有极其少数可能曾炼过法轮功的人不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因此污蔑法轮大法。而且这事背后一定还有着极其邪恶的因素:天安门自焚事件其实是江泽民集团故意导演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的一场丑剧。1999年12月起,办案警察杨XX就多次煽动、蛊惑我到天安门广场淋上汽油引火自焚,但我严肃指出我不会那么做,全世界一亿多大法弟子也都没有那么去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少数邪恶之徒操纵下的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严重践踏了人权、《宪法》,引来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善良人民和政府一浪高过一浪的正义的谴责,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国际声誉和形象,而且在国内引起许多正义之士的反感和抵制,劳民伤财,人们怨声载道。这些祸国殃民的邪恶之徒才是真正的反华、反人类、反社会。

在这样长期关押下,也许我会失去生命。但我并不在乎,我已经死过了好几次,再多死一次又何妨!“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我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法正乾坤之时即将到来!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这样一个没有正义和公道、充满罪恶和迫害的肮脏的地方又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呢?但我还是要再次说明:我珍惜我的生命,我绝不会自杀。如果我失去生命,一定是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政治。大法弟子是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最终舍弃世间一切、返本归真的修炼者,和所谓推翻哪个政府或政党是毫不相干的。师父说:“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的一点声明》)我再次真诚地呼吁:停止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释放所有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让“真、善、忍”宇宙大法造福人类、国家和民族。

也许我的生命微不足道,但希望我的付出和承受的痛苦能使善良正直的人们有所心动。我希望你们能将我写的这份材料逐级上报。希望各级各部门中正直善良的人们特别是高层领导干部面对邪恶的迫害不要再无动于衷了,坚持正义、铲除邪恶、制止迫害,和平对话、释放所有无辜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法轮大法清白!让法正天地、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美好时刻早日到来!

大法弟子:蒋云宏

补记:我于10月份“保外就医”。当劳教所将我送回成都时,单位、派出所、办事处谁也不接收。而且,我也知道了曾经与我同住一个宿舍10多年、95年12月同时得法、一同修炼了五年多的大法弟子周勇已经于9月29日在被绑架时被逼迫坠楼致死。去年8月,王旭志抗议非法关押和非人的折磨长期绝食被迫害致死。在我身边,已经有两个我熟识的大法弟子在邪恶迫害中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仅仅因为不放弃按“真善忍”做越来越好的好人,坚持维护宇宙的真理、人间的正义和《宪法》的尊严,全国已有380多人(这还只是在严密的封锁中报导出来的人数)被邪恶地夺去了生命,数万人被劳教劳改失去了自由,更多的人失去了工作、住房,被非法罚款、扣发工资或退休金,许多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为了洗清邪恶谎言对世人的毒害;
为了扭转世人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误解;
为了法正乾坤;
迎接普天同庆的美好时刻到来;
为了在法正人间之时世人不被淘汰;
为了“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光芒
照亮世人晦暗已久的心灵;
为了慈悲众生,救渡世人……
数千万大法弟子承受着迫害和巨大的压力
正向你们走来----
世人啊,清醒吧,不要再无动于衷了!
让你的正义去阻止邪恶!
让你的善良在佛光普照中放射应有的光芒!
让你未来返本归真的道路更加光明、灿烂!!

2001年11月

后记:2001年12月21日深夜,我在临时居住的房子里睡觉时,一伙人偷偷打开房门撞了进来。我穿上衣服后,它们要捆绑我,我不服从,便被打倒在地,然后三、四个人在我身上使劲乱踩乱踢,还不准我发出声音、抗议。然后它们有的踩住我的手、有的踩住我的脚、还有两人坐在我身上,并不停地用拳头进行殴打。它们一边行凶一边对我叫喊:“我们就是恶警!”当时我身上有许多伤痕。一个多月了,现在我的右肋下部的内伤还在巨痛。

我绝食绝水抗议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和对我的绑架、关押。第五天我被成都市看守所送进医院,可很快又被办案人员从病床上扯下输液针头转移到浦江县看守所关押。在这里我仍然绝食绝水,身体极为衰弱。到2002年1月11日,我已经奄奄一息,在仅剩最后一口气时办案单位将我接回成都,在一个街头丢下了我,让我自己想办法。在功友的照顾和关心下,我又幸运地活了下来。这21天像一场梦……

是谁在中华大地上制造恶梦?
是谁在扰乱社会秩序、大搞恐怖活动?!
世人啊,
难道你还不能明辨是非、正邪与善恶吗?
为了你的未来,
为了你在梦醒时刻不留下太多的懊悔和遗憾,
为了你在法正人间时不被淘汰,
请用你的良知和正念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吧!

严冬就要过去,春回大地,
法正人间的伟大时刻就要来临……

蒋云宏
2002年02月0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