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滚滚苦求索 得法两月获新生


【明慧网2002年4月4日】我是一名刚刚得法两个月的法轮功新学员。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对法轮大法有着一个既偶然又必然的心路历程。

早在1994年底来美之前就隐约听说过法轮功,当时想必是五花八门的气功之一而已。由于出国心切,已无暇打探究竟。机缘就这样擦身而过。然而,走出国门只身一路拼搏。当初步站稳脚之余,五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99年底参与组织一次华人社区的大型聚会期间,听说国内已将法轮功定性并开始打压。对于年近半百的人,特别是耳闻目睹历次政治运动的我来说,对政治既敏感又讨厌。早已不再有当年红卫兵的冲动和热情,更不愿作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但是我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的反感和不平脱口而出:“法轮功怎么啦,又没拿枪拿炮的,只是和平请愿,凭什么扣这么大的帽子,历次运动哪家无冤魂,谁又没参与,如今还搞这一套群众斗群众的事,当务之急国家该管的事务多啦……!”接着我就一古脑儿地把记忆中所能罗列出来的事例一一道出:诸如国土流失,下岗工人遍地,贪官肆虐,集权者占着天下,将平民百姓从裤腰带上勒出的集资、退休的血汗钱,花天酒地,任意挥霍;又有多少赈灾款和救命钱也被他们打着搞活经济的幌子而装入私囊……,民主和法制遭践踏,政治体制的陈旧使得经济体制改革越来越混乱。然而当权者置这些而不顾,为了维护他们濒于崩溃的政权,脆弱到不允许任何异样的声音存在,就连用来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气功活动也大打出手,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与此同时,又暗自庆幸自己已在国外安家落户,不然这一通自由言论不被打成右派,也得吃不了兜着走,不由得心中更加珍惜眼下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就在忙碌着把女儿送进大学,并准备着丈夫将要退休后的休闲计划中,时间不知不觉地又过去了两年。随着中共对法轮功打压的不断升级和法轮功学员不断地走出来讲清真相活动,我在电视上看到法轮功学员手捧着被残害致死的学员们的遗像步行请愿时,其中一个残疾人坐在轮椅上的画面揪住了我的心。我心里开始琢磨,历次运动大都是一哄而起,一打就散,久而久之人们多学会了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就包括“六四”天安门事件,不也在开枪之后几乎销声匿迹了吗?尽管全世界各国政府纷纷谴责,制裁,中国五十年大庆不照样广场阅兵,佳节国宴照样莺歌燕舞吗?为什么这次法轮功从被定性并被当权者以竭尽历次政治运动打压的手段镇压了两年多之久,法轮功反而在全世界越来越发展壮大?如果仅仅是祛病健身的功法,能造就出这样坚不可摧的人吗?是什么力量使他们视死如归?我带着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开始在广播和报纸及电脑网站收集有关的信息和资料,并在前不久回国探亲时从不同的角度了解有关法轮功的情况。因为我是一个做事认真有主见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喜欢将不同的观点和因素放在一起分析和抉择。我从报纸上找到了法轮功学员的联系电话,从她那里借来了全部法轮功书籍和影像资料并与她进行了探讨性的长谈。

回到家后,我一口气看完了李洪志老师广州讲法的录影带,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回顾大半生所走过的路,从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到踏出国门,一路走来,颠簸曲折,在对名利,地位,事业的执著追求中,患得患失,转眼烟云已过,再看看周围的人,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哪一个人从心底里感到温馨和快乐?还应了那首歌:“没有的总想有啊,得到的还盼望,多少次在悲欢离合、成功与失败中上下求索着人生的真谛。”从古书到易经,从气功到占卜,从人体特异功能到宇宙奥秘,总想从中找到解脱和答案,特别是在自己身边经常发生一些奇异现象时常困惑着我。然而,由于易经、河图、洛书等史前文化的久远,实在是深奥莫测。现在的大部分气功师和道观、庙宇也已走入了商业化,何处寻找真人、隐士?

然而在我看完了《转法轮》这本书及李老师在各地讲法的书,多年来心中的疑问与不解一一得到了开启和解答。《转法轮》这本书以简洁易懂的语言简述了宇宙中不同层次的法理和奥秘,极其深刻地揭示了人与天体的关系,从宇宙法理真、善、忍的物质特性,论述了灵魂的永存和如何回归。李老师为了在这个末法时期救度更多的众生,前所未有的平铺直述了元神与副元神的关系及法轮大法与历史上任何正法宗教度人的共性和特异。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直指修炼者的心。无论你抱着什么样心学法轮功,都可以在不同层次上受益。法轮功叫人修心向善,首先做个好人。随着去掉人的各种执著心,身体会得到净化清除业力,返本归真,不断提高人的心性,从而达到灵与肉的升华而得度。其实中国历代君王,哪个身边没有高人指点。哪一个人不在一次次的悲欢离合、得与失中暗自被命运所折服,多少年来,人们在哀叹命运中消沉地祈盼着。李老师以最大的慈悲心,敞开如此大的门,在人类社会中广泛传播法轮大法。为了使大法健康发展,曾在多篇文章中反复强调义务教功,但还是遭到了邪恶当权者的造谣和诽谤。对此我想用自己亲身的体会向那些仍然被谎言欺骗和蒙蔽的善良的人说说我所见到的法轮功学员。

为了索取大法的材料,我第一次来到两个法轮功学员的家。那是一个二百多元月租的公寓,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桌子上放着些方便面,四壁空空的墙上挂着几张法轮功的画。女主人不厌其烦地回答着我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当我问及他们的活动经费时,她平和地告诉我,法轮功所有的活动都是学员们各尽所能: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时间的出时间。在攀谈中,我得知她是硕士生,一家三口仅靠做博士后的丈夫微薄的收入维持生活。他们经常挤出些钱参加活动和讲清真相。特别让我感动的是: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正值中国人的传统春节,她和一些同修们自费前往那里请愿,为了争取世界舆论的支持,为了那些被邪恶迫害而失去生命的同修,冰天雪地中他们烛光守夜。谁无亲人父母,谁不知万家灯火、佳节团聚。大法弟子这一切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不止一次地让我流泪,那些造谣说他们是为了每天20美金才到领事馆前面静坐的人,相比之下实在可悲可恶,他们才是穷得只剩下钱的无知小人。

随着反复读书和五套功法的炼习,我感到整个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学法前,由于人过中年后常服用些养颜抗生的营养药。为了体验功法,停掉了所有的药和补药,炼功几天后,随着脸和脖颈一些红疹的消退后,全身的皮肤变得前所未有的平滑、细腻,而且很有光泽和湿润。肩周炎也随之消失。每年这个季节都有些过敏症状,至今也没有察觉。由于夜里看书减少了不少睡眠时间,但白天却精力依旧,而且心态变得越来越平和,身心都有轻松感。

前不久参加法轮功学员的晚会,我仿佛第一次置身于这么祥和的人群,和他们攀谈没有更多地寒暄,而且大部分是年轻人,但那谦和温馨的脸上却有着那种荣辱不惊的定力。他们普遍都有着较高的学历,有些人是做科研工作的。他们不但要克服日常生活的困难,每个人都挤出大量的时间学法、弘法。还有些当地的美国学员,语言和文化没有障碍他们对真善忍的追求。法轮大法把修炼者们连在一起。置身于他们之中,过去一向以生为人杰的“强人”自居的我,人生第一次感到自愧不如,我怀着无限的敬意演唱了两首歌曲,用我从未有过的谦卑向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

红尘滚滚,苦苦求索。然而我终究是幸运的。得法的路就在脚下,希望已经从这里开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