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声明」的背后所思考的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最近在我身边发生了两件小事,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现写出来供参考。第一件事情是有一个弟子跟我讲,她近来对自己过去在劳教所的行为及出来后的声明又進行了严肃的反思,认识到那个「声明」简直就是一份常人写的检查式的、表面的形式上的东西。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并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自己犯错误的根源,现在面对自己的执著深挖下去,「我为什么会犯这个大错?」最终看到了自己的本质上的人的东西,从而又写了一份「再声明」发表网上。第二件事情是另一个学员做了错事后,认识到错了,声明了,离开家了,嘴上也讲出来不是躲藏、是为了做正法之事。但过年动了回家之念,一到家就被抓住送去「洗脑班」,不几天就又在压力下屈从。后来问他咋想的,他也知道错了但只是说后悔回家,也许以后他还会再一次声明。这两件事情的发生使我想了许多:所有声明的学员都讲要坚定大法,不会再变,可到关键时刻为什么有人还是不行,这问题出在哪了?两个事例好象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也曾经发表过宣布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但我是否已经找到错误的根本原因,是否已经去掉了那个怕心和执著?如果根本上没有解决犯错误的根源,就是声明写的再坚定也没用。声明后再度被洗脑犯错的人不止一个,也常听到一些学员讲,自己的糊涂是因为谁谁什么什么把他给骗了等等。我现在认识到这都是向外找借口,这种思想与对待自己错误的态度是十分危险的,如果不解决根本的问题,即使声明了,并且没有再被抓洗脑,但内心没有达到标准,上边照样不收,不合格。所以声明只是我归正自己的第一步,只是我从新溶入正法洪流的开始。

换一个角度讲,声明对于一个犯过错误的学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和必须要做的,也是伟大慈悲的师尊给予我们这些修炼者唯一的一次机会,应该万分的珍惜才是,同时也应该十分严肃对待。从修炼角度讲,声明确实标志着一个学员从新开始和放下了一些执著,但是声明不能代替其它,更不能留于形式。

刚从劳教所出来时,一看法,师父说转化不对,那就改,说应该声明,那就声明。好象挺明白,但内心并没有对错误所带来的后果有明确的认识,也没有深刻的、清楚的找到所犯错误的根源,更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痛悔。师父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的到吗?」(《精進要旨(二)》〈路〉)近来在漫漫的思考中,我逐渐体会到师父这句话的份量,从我的内心深处,从生命的久远那里返出一种深深的对自己给大法带来副作用的痛悔,这是我生命的耻辱,必须用救度世人的正念正行加倍洗净!

在这里我向所有坚定走过来的大法弟子双手合十,愿我们共同互勉、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