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发正念的体悟

【明慧网2002年4月6日】以前对于发正念一事不太重视,自己也为自己找了很多借口。从“7.20”以后我一直在非法关押之中,在劳教所内又是严管对象单独隔离关押,两名劳教人员24小时监视跟踪,致使我很难能得到新经文。一天其中一名监控我的劳教人员,帮我转来一份发正念的口诀,要我经常念。我不知道怎样去发正念,于是我每天有时间就不停地默念口诀,那时常常在梦中除魔。

从劳教所回来后,看到外面的弟子在正法进程中做得轰轰烈烈,自己感觉距正法进程相差太远。此时也没有静下心来认真学法,也没有重视发正念作用,尤其是将发正念似乎当做一项工作。片面的理解做工作的多少才算是跟上正法进程,于是我也急于出外做讲清真相的事。由于自己在法上认识不足,思想上脱离了法,以致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来十几天又被抓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内我静下心来,认真回想头一天刚看到的师父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我正是由于长期没有重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和大法弟子带来了的损失。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静下心来每天认真对待发正念一事。

刚开始时发正念时,身体感到发冷,甚至冷得发抖。我感觉到这是邪恶在阻止我发正念,我一定要坚持。发正念时,我竭尽全力,打出我所有的功和功能,打出法轮。可是总还是感到打出去的功和功能很飘渺,似乎能力不大。为什么会这样呢?问题究竟在哪儿呢?我不禁问我自己,我发出的是最纯净的正念吗?怎样才能发出最纯净的正念呢?

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明慧编辑部在《固定时间发正念》一文中告诉我们:在发正念时意想自己象顶天独尊的神一样,身体巨大。那么我们是宇宙中正法修炼出来的神――正法弟子――未来的宇宙保卫者,我们将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在过去几年的修炼中,我们一直以宇宙根本大法“真、善、忍”为准则,不断地修正我们的心性,归正我们的生命。此刻我们在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助师世间行”,用我们最正的生命、最纯净的心,最坚定的正念维护着大法,铲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想到这些,我明白了我是在做什么,我应该怎样去做。此时我再发正念时,感觉发出的正念坚定、纯净。

我运用了佛法神通,坚定地清除邪恶。并且用“真、善、忍”宇宙根本大法清理自己所在的空间场,我感到身体内在强烈地震动。渐渐地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皮肤变白了,变细腻了,身体有通透的感觉,而且再发正念时身体也不再感觉到发冷了,而是感觉到身体发热。身体发生这些变化后,我又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

为什么发正念时身体上会有感觉呢?因为“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人的身体和外面的空间是对应的,它都存在着这样的存在形式。”(《转法轮》)我们每一层身体、每一个小宇宙可能就是一个空间间隔,如果我们不认真清理我们自己所在空间场范围,就可能会藏污纳垢,给邪恶以隐蔽场所,甚至于会影响正法进程。我在发正念时身体感觉到冷,说明在我的空间场以及所对应的空间场内有不好的阴性物质,是它们发出的一些阴冷物质。所以我们一定要重视发正念。

通过这件事以后,使我对发正念有了新的全面的认识,真正从法理上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我不再每天象要完成任务似的去做,而是认真地对待每一次发正念。现在再发正念时,不再觉得功能飘渺无力,而是感觉到威力强大。如果我们能发出我们最纯净的正念,那真能象师父所说的,“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
   
发正念除恶,这是表现在另外空间的我们所看不见的形式。而在这个空间所表现出来的形式,就是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让我们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用慈悲心,发出我们最坚定、纯净的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世人。

个人体会,不足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5/2101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