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十则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七日】事实之一

凌源市凌北乡的大法弟子刘志兰在去年2001年8月进京上访,被抓到朝阳驻京办事处。晚上刘志兰机智地逃出虎口,凌北派出所的恶警5、6个人找到刘志兰的娘家问其哥:“刘回来没有?”刘志兰的哥说:“没有”。凌北派出所的恶警们大骂其哥。刘的哥说了一句:“你们给我出去。”于是警察就把刘的哥哥戴上手铐要带走,连推带拥他撞上车门,致使肋骨折三根,刘志兰的母亲见状当场晕了过去,其哥一个月没能干活。

事实之二:刚出马三家又遭绑架

大法弟子米艳丽,37岁,家住凌源市佛爷洞乡,99年11月25日晚在家睡觉时被佛爷洞乡派出所抓走。由于米艳丽坚持炼法轮功,于99年12月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并送往马三家。两年“期”满,由于和家人联系不上,整整超期一个月,马三家的干警们给所住的乡里打电话。2001年12月26日米艳丽的丈夫同佛爷乡派出所所长陶国义等人前来接她回家。

特别是米艳丽的婆婆得知米艳丽期满释放,对他十四岁的儿子说:“你妈就要回来了,就要见到妈妈了。”米艳丽想到两年期满,就要与家人团聚,心里既酸又甜。米艳丽的丈夫对陶国义出面来接妻子回家非常感激,一路上的吃住花销全是由米艳丽的丈夫所付。就这样,米艳丽带着一颗期盼的心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在列车上,陶国义对米艳丽说:“你先回家恢复几天,过两天送你去‘转化班’学习。”米艳丽听了大吃一惊:我已被非法劳教两年了,我也没有屈服。一下火车,陶又说:“现在就去公安局报到。”又对米艳丽的丈夫说:“三、四天就让她回来。”就这样,米艳丽被陶国义连蒙带骗地带到凌源市第一看守所,到了这里,就给她登记刑拘证,米艳丽见状知道受了骗,这里根本没有学习班,全是刑拘被捕的。就这样,米艳丽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拘留了。

第二天,一个看守喊米艳丽去照像,米艳丽说:“我没有犯法,我不照。”不一会,这个看守找来好几个劳动号要拖米艳丽去照像,米艳丽坚持不配合。这时,该所的管教付XX撸胳膊挽袖子,喷着一嘴的酒气,骂骂咧咧地过来了,指着前边站着的60多岁的老太太“站到一边去。”拽着艳丽胳膊就往外拖。硬被强行按坐在铁蹬子上,带上手铐,脚分别铐在凳子的两边,强行照像。米艳丽的衣服被撕破,扣子被掠掉,鞋子被踢丢,其惨状令人发指。堂堂人民警察竟有这等低劣素质,真让人痛心。

做个好人这样难,没想到我热爱的家乡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此猖獗。既然法律在我们的身上不生效,可以随便抓人,还拿什么法律迫害我们,我们没有审冤的地方。米艳丽决定用生命来唤醒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这里,我们告诫那些为保住一官半职而以所谓“上级决定”为借口迫害大法的人,等待你们的同样是历史的审判。

事实之三

2001年7、8月份,凌源市凌北乡的整个乡镇充满着恐怖,危机四伏。这里的每个大法弟子的家经常被骚扰,随便去抓人,搞得四邻不安,鸡犬不安。

李树明(女),是凌北庙东村的大法弟子,今年45岁,一年来不敢在家,东躲西藏,凌北派出所恶警三天两头去抓她,给她的家庭带来极大的干扰,无法正常生活。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李树明在离她家很远的山上看青的窝棚住,有家不能回,吃尽了苦头。2001年8月,李树明进京证法被抓回,在凌北乡派出所被吊扣2天2宿,一个女镇长向她拳打脚踢,当时被打昏。由于李树明的丈夫没有说出妻子的去向,暴徒把夫妻二人一起带到第二拘留所。

事实之四

谭淑华,凌北庙东村大法弟子。8月份进京正法并安全返回。凌北派出所的恶警知道后,经常去骚扰,使谭淑华无法在家正常生活。今年2月4日(腊月二十四),谭淑华正在家扫房,凌北派出所的恶警像土匪一样,从外面跳墙翻入谭淑华的院子来抓人,谭淑华的丈夫见状忙把大门打开,进来8个人,逼着谭淑华走。就这样,谭被他们连推带拉地带走。两个孩子,大的11岁;小的8岁,丈夫和两个幼小的孩子这年可怎么过呀!

事实之五

大法弟子于世敏,是凌源钢铁公司的职工。去年四月在凌钢举办的洗脑班上,于世敏坚决不屈服,被迫下岗。于9月1日在凌北附近贴真相材料时被抓。在凌北派出所暴徒把她吊在床上长达5天4宿,不让睡觉,逼问材料是从哪儿来的?于世敏坚决不配合,于是又去她家翻书和材料,将她家的1万5千元的存款折翻出拿走。

事实之六

白丽艳,今年61岁,住凌源市向东化工厂,因传送真相材料,在家时被抓。一天,暴徒给她带上脚铐回向东化工厂取证,一天也没吃饭。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把这老太太折腾得瘦了许多。白艳丽已是儿孙满堂,三世同堂的人了,只为坚持信仰就受到如此的迫害和羞辱。

事实之七

辽宁省凌源市向东化工厂的孙颖,今年67岁,炼功前曾是癌症晚期病人,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在当前,大法受到诬陷时,孙颖维护大法的心势不可挡,用自己亲身经历讲清真相,发送传单,不顾年迈和路黑,在正法的洪流中发挥着作用。去年,孙老太太多次被抓,在拘留所遭非法关押达几个月之久。今年,孙老太太又在自家房上写上标语:“法轮大法是正法。”并于9月11日贴传单时被抓。我们的所为是救度世人,可是凌源市法院却给这样近70岁的老人判了4年徒刑。由于孙老太太被抓,给家庭带来极大的不幸,70岁的老伴急的得了脑血栓,7岁的小孙子无人照看,老伴需要人照顾,小孙子也离不开她,这个家庭被逼得支离破碎。

事实之八

郭晓梅是凌钢计控处的职工。10月21日在和班长与郑春艳唠嗑(大法弟子),凌钢公安处去抓郑春艳,见郭晓梅在场问一句: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郭答:是。于是郭晓梅无故被凌钢公安处带走。她的被抓给她的家庭带来极大的困境,仅仅两岁的小女儿天天哭着找妈妈,丈夫早已下岗,晓梅的被抓,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丈夫天天泪眼守着女儿,晓梅也天天苦苦的思念女儿和丈夫,但她不畏邪恶的迫害,更不放弃这万年不遇的佛法。好端端的家庭被凌源市公安局为执行江泽民错误命令迫害的妻离子散。

事实之九

凌源钢铁职工大法弟子侯延双,在2001年10月21日晚,在家睡觉时被凌钢公安处带走,随后进行抄家,把他家的9万7千元钱明目张胆的拿走,并没收他家的另一处房照,其中还包括电脑、复印机及一些生活用品,价值7万元。

侯延双被带到凌钢公安处,警察连续审了两天两夜没让睡觉,第三天又把小侯转到市公安局提审。在这里侯延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小侯坚决不配合,暴徒们残忍的用胶皮管子抽打小侯,又给他带上沉重的脚镣,并让其蹲马步,做下蹲动作,每天至少做6次以上,每天提审都这样折磨,每次都被市公安局的邪恶之徒折磨得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魁梧的身躯日益渐瘦,暴徒一直折磨他8天。

朝阳市公安局一个姓赵的在提审小侯时,不会别的就会骂人,小侯义正辞严地告诉他:“我们的大法弟子全是用自己的收入印传单,发真相材料,为的是救度被邪恶蒙蔽了的众生。”这个姓赵的又破口大骂:“看你这样,你儿子也得蹲监狱。”堂堂的“人民警察”,竟说出这样低劣素质的话,真让人痛心。

一次凌钢公安处又提审小侯,他没有配合,于是又一次被带上沉重的脚镣,一直带了15天。在看守所里,小侯被提审时,路过关押大法弟子的监号,向大法弟子招手问好,被该所的孟所长发现,朝他的脸重重地打了两下,并带上反背扣及脚镣,受尽了折磨,在凌源第一看守所里,脚镣伴随他度过了38个日日夜夜。

在被提审时,小侯向公安局的杨局长及一科科长付延凌说:“你们有什么权力没收我的私有财产?如果我的所作所为触犯了你们的法律的话,那我的财产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该把我的财产随便没收,这要负法律责任的。”他们无言以对,并对此事不问不提。他们每天只是问他兑现材料一事,小侯为了大法的工作,几乎倾尽了全部家产,妻子被迫流离失所,13岁的儿子天天盼着爸爸、妈妈回家。凌源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们:你们欠下大法弟子的债太多太多了,这笔账总是要偿还的。

事实之十

凌源钢铁公司计控处大法弟子郑春艳,10月21日上午在班上工作,凌钢公安处开着警车去抓她,把她带到市公安局。晚上,公安局一科的暴徒王红、闫宝峰把郑春艳反扣在椅子上,用书抽打她的脸,边打边骂,最残忍的是两个恶警让郑叉开双脚,拿着筷子戳郑春艳的肋骨,使郑春艳疼痛难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0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