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集团暴行招致天怒 龙卷风冰雹袭击湘鄂渝 【明慧网】

江泽民集团暴行招致天怒 龙卷风冰雹袭击湘鄂渝

【明慧网2002年4月7日】继日前广东省及安徽省黄山市遭龙卷风及冰雹袭击后,前日湖南、湖北及重庆等地,亦分别被暴风雨及冰雹袭击,共造成至少五人死亡,一人失踪及三十六人重伤,大批房屋损毁,农作物损失惨重。

据东方日报4月6日报道,自四月三日开始,湖北省的襄樊、荆门、荆州、宜昌、随州等地就遭龙卷风、冰雹袭击,宜城市龙卷风的最大风力达到十一级,暴风雨持续三个多小时,全市的降雨量最高区达一百一十五毫米,荆门市更遭受特大冰雹袭击,近一百五十间房屋倒塌,造成一死一失踪,荆州市则有六十四间房屋倒塌,一人死亡,三人受伤,孝感市有两名农民被雷击身亡。

在湖南洞庭湖区的益阳市、常德市及岳阳市,亦在前日凌晨遭到暴风雨及冰雹的袭击,目前已造成一死三十三人重伤。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的冰雹有鸡蛋大小,从前日凌晨十二时三十分开始,持续约三十分钟,冰雹令该镇的三十五个村受灾,其中二十多个村的农屋全部损毁,幸人员未受大的伤害。

4月4日晚,位于四川省东北部的巴中市四区县遭受了大风、雷电、冰雹的袭击。63个乡镇、5万多人受灾,有762头大牲畜死亡,5000多间农房不同程度受损。

4日晚18时10分至20时40分,巴中市范围内刮起狂风,下起暴雨。风力达9至10级,降雹时间长达15至28分钟,密度为每平方米300至500粒,冰雹最大直径2厘米左右。

据初步统计,大风、冰雹袭击了巴中市的189个村、739个社。受灾粮食作物近3万亩,其中经济作物1万7千多亩。

灾情最重是通江县和巴州区,通江县火炬乡等8个乡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600多万元。巴州区小麦、油菜被刮倒13万亩,有161根电杆被吹断,农村房屋青瓦吹翻了150多万片,各类经济损失达2300多万元。重庆市前日下午亦有落雹,冰粒最大直径达到三十二毫米,冰雹对农作物造成一定影响。

中国大陆天灾连连,这是上天对世人的警告。古往今来,中国人都相信,当权者不仁,天将以灾祸警告之。三年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越演越烈,湖南、湖北、四川不法官员追随江泽民迫害善良民众。

四川大法弟子狱中见证恶警的血腥暴力

大法弟子证词:2000年11月20日我们在河北省三河市被抓,他们4人强行送我去输液,后整个右手肿得很高,把我们三人与男犯人关在一起,不让睡觉,由马家派出所抓回就被判劳教一年。在资中楠木寺5中队,每天从早到晚面壁直到熄灯,受尽犯人折磨。记者来采访,不允许真正的大法弟子发言,没收大法弟子的笔和本子不让其写什么,总之,限制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自由。2001年11月30日我的所谓教期已满,又被马家派出所袁怀军接回新都看守所,为什么教期满了,他们还不放我?这里无期限关押的还有张跃琼、陈贵君、董谨之、骆常勇、王继森等大法弟子,他们已被非法关押长达数月。

同时21日,骆常勇、吴奉林到马家镇散发真相资料被抓,吴奉权和龚兴富在家中被抓。男功友受尽酷刑折磨,被打得鼻青脸肿,昏死过去。张跃群被抓到城西所,数名恶警将她双腿拉直,在上面不停踩,梁兵(为城西派出所所长)将张的头撞墙,用手打脸,将牙血打出来。严刑拷打下张跃群什么也不说,邪恶之徒将她的手铐住关在办公室长达二十多个小时,又长达十八小时不让其上厕所,致使大便溺在裤子里。

4月23日晚张跃群由城西派出所被转到刑警大队,严刑拷打、“苏秦背剑”、松了又铐、铐了又松,又用手向上提,用鞋垫放在背上,总之用尽了各种办法,弄来下跪,用皮带抽,用脚踢腰部,致使腰部扭伤,遍体鳞伤,并且聂(叶)小波将张跃群的左手食指、无名指扭断,用大头针不停乱刺,指甲脱落。

大法弟子陈贵君及两个女儿也在4.23晚被抓,同样在刑警大队受尽残酷折磨,严刑拷打,致使陈贵君的牙齿被打松,头部受伤,四天四夜不让睡觉,未进水进食。

大法弟子董谨之和王继森在大年三十因散发资料被抓获,在刑警大队受尽折磨。

以上功友在经过严刑拷打后分别被送成都看守所无限期关押。他们在看守所炼功,邪恶之徒只要看见就泼水,甚至泼臭沼水、粪水,还将自来水停了,不让他们冲洗,几位功友仍在绝食抗议。

湖北荆门市73岁的老干部被非法关押

原湖北省荆门市技术监督局局长、73岁的大法弟子李季亮被非法逮捕,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另外大法弟子李青霞、黄兆新也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遭受身心迫害。

荆门市委副书记陈永贵自7.20以来一直是迫害大法的急先锋,在最近召开的一次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他疯狂地叫嚣要各单位把本单位的大法弟子狠抓狠打,并邪恶地宣称:只有打才能叫他们服。还说要办洗脑班,不放弃修炼的就直接送劳教。

只要看看上述的事实,就可以知道,江泽民流氓集团是多么的凶残!现在的中国灾祸连连,皆因江泽民集团的暴行所致。世人啊,让我们共同抵制江泽民的犯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