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大法弟子走上天安门之后的41天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2年4月7日】2月4日是我们北京的“法轮大法日”,我决定去广场打横幅,用我的行动唤醒世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上午10点,我来到金水桥时,因有外事活动,广场已经戒严了,12点钟广场开放时,已经有许多同修把横幅打开了,因今天有十几个省市都定这一天是“法轮大法日”,所以打横幅的人很多,警察和武警忙乱不停。我在国旗的西北角将横幅展开了,喊出“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一直在喊,这时一个武警向我跑了过来,把横幅抢了过去,我想横幅是大法的,不能给他,我一边抢一边继续喊,武警就强行把我推入地下通道,广场上的人很多,他不敢打我。这时他叫来了警车把我推进车里,拉到了前门派出所。

到那以后,一警察认出了我,因我在元旦那天经过天安门时被抓了一次,绝食绝水一星期后,他们才放了我。这一次警察认出后跟疯了一样,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下车,一直揪到最里面的办公室,当时屋里还有几个男警察,上来就打。几个恶警同时打我一个年近70的老太太,脸上,身上,胳膊,腿都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41天出来后,我身上还有伤。还有一个男恶警,穿着皮鞋用脚专往脚骨踩,连打带踢,最后,他们又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关进铁笼子里。在里面我们大家齐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他们就用横幅把我的嘴堵上了,揪着我的头发往地上撞,我的牙齿到现在还活动呢!铁笼子里关了许多同修,我被打时他们就齐发正念,同时大声喊“不许打人!”每当有学员被提审时,大家抱在一起,警察就用电棍打外面一层的同修,一天的时间,大家齐发正念,背《洪吟》、经文,到后来铁笼子已经关不进去了,天黑时,警察把我们分流到各地拘留所。

我们20几个被推进警车,一路上我们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把车窗打开了,集体喊,声音传出很远,一路上大家正念都很强。20几个人的喊声很齐,很亮,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停了下来,驻足观看。这时,有一同修把横幅挂在了警车上,强大的正念之场有力地震慑了邪恶。到分局后,警察把横幅拿下来后,想用火烧,点了三次都没有点着,大法又一次展现了超常的威力。我被连夜提审,因我不报姓名、地址,他们就打,还用印有师父照片的纸抽我的脸,说一些恶毒的话。很晚后,把我送到号里,同屋还有一女同修好像腿被打骨折了,不能动。到9号时,警察又来了,还来一所长,他们向我保证:说出姓名、地址,我们就马上放你回家,决不通知当地派出所。因当时自己有回家的想法,让邪恶钻了空子,没能识破这是他们的伪善,就相信了他们的话,说出了地址、姓名,因自己有漏洞给邪恶可乘之机,使自己加大魔难,这都是人为造成的,以后同修一定要吸取我这惨痛的教训。

10号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出后,关了一天一夜,11号晚我被送到看守所,因我绝食绝水多日,身体虚弱,看守所拒收,要求全面检查身体。在检查身体时,警察拿走了我身上仅有的60元钱,事后他们又跟我儿子要了100多元钱。第二天,他们把我送进了公安医院,他们害怕公安医院不收我,当时有一恶警就找关系,还给医生买了东西送礼。就这样,我被关进公安医院1个月。

表面上他们都说是为了我好,实际上他们是为了进一步迫害我。在医院里,我的脚被铁链铐在床上,每天灌食四五次,灌水无数,还不许上厕所、洗脸、洗澡,每天要打许多点滴,鼻管插上去也不拿出来。因我不配合邪恶,有时能把鼻管吐出来,护士长每次来插时,都用力地捅,每次都很疼。打点滴时,因双手被铐住,又不想配合邪恶,我只能用力动,有一次把针管弄下来了,针头还在胳膊上拿不出来,血就一直在流,护士和警察看见也不管,他们就边说边笑着吃饭去了。后来还是另一位同修,也一只手和脚被铐在床上的情况下,很艰难的过来把针头拔了出来,按了一会才不出血了。因我不配合邪恶,暴徒们就把我左臂在上、右臂在下铐着,两只脚铐在床上。不让洗脸、刷牙,不能动,不许上厕所,不让穿衣服,还不许盖被子,把排风扇打开后,就走了。有时只能便在床上,就这样我一个65岁的老人在绝食绝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还在不断地迫害我。一次他们给我做心电检查,因我不配合,恶警就急了,他在我胳膊还打着点滴的情况下,使劲把我的胳膊往后背拧,几天的点滴打下来,我的胳膊、手和手指都肿了,他还把我的手背过去使劲把我的手指往回压,十指连心,疼得我使劲地喊,当时女警和护士都不敢看,吓得跑了出去。我就是不妥协,他们就拿一种打牵引的脖套,几个人同时按住我的身体,把我的头往床下摁,我就使劲地缩着脖子不让他们带,他们好几个人好半天才带上。

三天后,我的脸,耳朵,整个头都变形了。同屋的另两个同修都被带过。但21号床的女同修她每天自己都能把头套和手铐打开。后来是一个好心的护士帮我拿了下来。一次警察把我的手铐带的很紧,我就求他给铐的松一点,他没好气的说我,后来我悟到,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他连地狱的小鬼都不如,我怎么能求他呢?我就请师父加持,同时念正法口诀,等我睡醒后手铐就松了。我心里非常感激师父,我知道师父就要我这颗向上的心。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我们几个女同修每天都坚持背师父的经文、《洪吟》、“论语”,每天都齐发正念除恶。决不配合他们。最后他们一看实在没办法,就把我接出了公安医院,又送到了清河看守所,判了我一年半。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师父不承认,我也决不承认,我不接判决书,也不签字。后来被送进团河劳教所,当地拒收。当时我已绝食绝水40多天了。他们就又把我送到了温泉医院进行迫害,在温泉一警察一再问我“你是不是没接到判决书”,我一听知道师父在借他嘴告诉我,不能承认这一切,于是我就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后来他就给他们头打电话,说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就这样在3月14日夜里,当地派出所把我接了出去。接我时,我拒绝签字,当时一男警说:“这里一切我说了算,你不签字就别想出去。”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12点钟之前你必须放我出去。”他听我一说,非常生气,就让我站在走廊里不管我了。我当时想我决不能为出去跟他们妥协,于是我干脆把抱着的行李铺在地上,躺下了。一会,他们看我这样,就走过来用伪善的面孔说:“老太太,你快起来,放你回家了。”我说:“你们不是不放我吗?”他们赶紧说:“放放,你快起来吧!”这时,他们把我儿子叫了去,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骗我儿子签了字。在半路上,警察让我下车、自己打车回家。我就告诉他们:“是你们把我抓来的,你们就得把我送回家。”

就这样,在我绝食绝水41天后,警察用车把我送回了家。在我绝食绝水期间,有时感觉饿或渴时,只要一发正念就好了。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看护着我,加持着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帮我闯过了难关。

以上是我口述,同修整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4/2097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