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牢笼 生命不该用于承受迫害

给狱中同修的一封回信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尊敬的同修:

我泪流满面的看完了四月四日刊出的你的〈狱中大法弟子给妻子的家书:有一天就做好一天,有一万年就做好一万年〉。我感到你这样的弟子太坚定了、太伟大了。我不知道你能否看到我的这封信,但这已不是问题,因为我会让我的神通将我的敬意和支持带给你。虽然我的天目看不到什么,我的天耳听不到什么,我的人身也感觉不到什么,但师父说我们都是有功能的,那我就一定有,就这么简单。你在狱中受尽摧残,每一分钟比一年还难过,我能体会你的感受,我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因为我曾经被抓六次共计关押了一百四十多天,那种人间地狱,正象天安门公安当众对我说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邪恶就是这么干的。而挺过来的弟子都知道,自己在其中很多时候并不感觉到怎么苦,因为无论怎么苦,邪恶也不过是那点伎俩,翻来覆去使绝了的招数还不就是酷刑、毒打、灌食、洗脑、车轮式轮番围攻、不让睡觉等,说到底无外乎就是一个放下生死,就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捍卫真理、维护大法,生、死都无所惧。

最苦莫过于得不到师父的经文,没有大法书看。可我们都可以凭着「信」闯过来,邪恶所表现的一切也就成了小丑、骗子搞丑剧,不值得在此赘述。

从信中我看出了你是多么的智慧:在做资料的过程中,连一个指纹的线索都没给恶警留下过,任它们蹲坑、跟踪、查抄,都找不到头绪。你又是多么的清醒,提醒同修妻子:「希望你一定要牢记教训。资料的来源不需要不相关的人知道。千万不可执著修炼结束的时间。有一天就做好一天,有一万年就做好一万年。」但是,我可敬可佩的同修,我不愿意你轻言「也许我会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你是那么的坚定,「即使让我死亿万次,也改变不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即使我只剩下一念,那一念也是坚信师父和大法的正念。」试问有什么样的势力胆敢夺取一名在法上无比坚定的正法弟子的生命?谁会允许?谁又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记的一位同修的文章中提到,在根本没路的悬崖峭壁上向上攀爬,师父的声音高昂:即使真的没有路了,只要你坚定,也要给你造出一条路来。

当我绝食绝水到第三十一天时,邪恶之徒让犯人将我抬到仓外的水泥地上,当我在昏迷中被女警唤醒,当我的意识渐渐恢复,在我生命极度危险的当口上,我仍相信我一定能出去,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得出去,没有什么太多、太复杂的原因,只因为我根本就不应该呆在这!只因为我一直都应该在常人社会中助师正法!

邪恶们看我又苏醒了,还不甘心释放我,又把我抬進仓里。知道我昏死了两天,与其让我死在它们的管辖范围里,不如让我死在家里,它们这才通知家人将我抬走。同修形容我只有半口气出来,可邪恶万万没想到,就是师父给我保留的这半口气让我如今生龙活虎的揭露着邪恶、救度着世人、修炼着、提高着、清除着余恶、美丽而高贵的活着!

你说「珍惜我们用生命捍卫的真理,永远坚信师父和大法。」我很赞同。我还赞同一句话:珍惜我们的生命,用生命捍卫真理,永远坚信师父和大法。我认为我们的生命是用来助师正法的,目前已不是用来承受邪恶强加于我们的残害和虐杀。我们每个弟子都具备用生命、用大法赋予的一切证实法的境界,但不等于一定要付出生命。而且,随着正法進程飞速、准确无误的向前推進,我更加坚信这一点。祝愿你早日勇敢的冲出牢笼,让我们的正念在另外空间相遇,一起铲除余恶、助师正法!

以上体悟不当之处,还望你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