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给德国各界人士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2年4月8日】

2002年4月4日 星期四

尊敬的先生:

我叫章翠英,是澳大利亚籍的画家。仅仅因为在中国为法轮功和平呼吁,在中国我四次被抓,在监狱里被关了八个月。我受到残酷的折磨和虐待。在澳大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终于回到了澳大利亚。这次我在德国很多城市举办我的画展。因为江泽民即将访问德国,而且正值日内瓦第五十八届人权会议召开期间,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让世人了解中国政府对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侵害,同时请求您,尽快帮助制止这个发生在现代社会里的悲剧。

每当我回想起那八个月生不如死的的监狱生活,简直无法忍受。在那暗无天日的监狱里终日见不到阳光,我每天被强迫劳动十小时以上,生产的是出口产品。警察要我睡在光秃秃的冰冷的地上,每当她看到我在炼法轮功,就打我、咒骂我、用水浇我。我浑身都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由于疼痛难忍,我无法入睡。她们用卑鄙的手段将我铐起来,使我不能自由行动。我的皮肤开始腐烂。

因为我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鼓动犯人打我,把我和男犯人一起关在一个潮湿而且见不到日光的牢房里。他们逼我脱去衣服,强迫我把脸对着狱警监视的摄像机。我尽力遮盖我的身体。他们下流的行为使我愤怒。

这种持续的非人折磨使我十分想念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女儿。我被禁止给我的家人写信或打电话,警察粗暴地抢走了我的笔,她们还没收了我给我先生写的信。在那无尽的夜晚我思念我的女儿。我被长期拘留的现实深深地伤害了她。要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对于她来讲还太年轻。在八个月的拘留期间,他们不允许我的父母探视我,即使带一句话都不行。我父母现在也在受迫害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不会相信在今天──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竟然没有人权,没有道德,没有公正,没有法律。一万多法轮功弟子被非法拘捕,被残酷地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许多被强迫离开家庭。家庭被拆散。女的大法弟子被脱光衣服关到男犯人的牢房里。怀孕的妇女被强迫堕胎和流产。正常健康的人被送到精神病院。最新报导有三百九十人死于非人的折磨。在长春──法轮功的发源地,在上级的命令下,迫害升级到了“杀无赦”。警察接到命令,只要看到谁发法轮功资料“看到就可开枪”。

在我重获自由后,我在世界各地巡回举办个人画展,向人们展示法轮功赋予我的内在和平。这和我在中国受到的残暴丑恶迫害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我已经游历了二十多个国家(主要是在欧洲)。在不同国家我获得了巨大的支持,有来自政府的,媒体的,还有善良的普普通通的公民的支持。马丁.莱深霆(Martin Lessenthin)先生─德国国际人权协会发言人最近要求,由于江泽民犯罪行为和对人权的侵害,他必须在海牙的国际法庭被起诉。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博士说,对人权的侵害不管在那儿都意味着对法律的侵害。中国的江泽民政府集团不仅侵害了最基本的人权,也侵害了和平的精髓:真、善、忍。和平──“真─善─忍”可以带来和平,因为它直接牵扯到人的思想和心灵。如果在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江泽民访问德国,我相信,我们可以站起来制止中国的这场对法轮功弟子的残暴的人权侵害,对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说“不”。您的公正言词可以帮助拯救在中国的许多无辜的人和三年来的这场非人迫害。世界需要和平而不是暴力,需要正直和善良,世界需要宽容和理解。

我再次感谢您。

附上一张我作品集和CD。让和平的旋律和优美的舞蹈回荡在您心中。

衷心的祝福
章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