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洪法纪实(图)


【明慧网2002年4月8日】我们于3月23日参加在瑞士日内瓦举办的欧洲法会后,翌日即搭机来到欧洲文明古国希腊的首都--雅典。我们是第一批法轮大法洪法团,共计106人。踏上这片国土更深觉此行的任重道远。来接机的是两位瑞典籍兄弟(他们的母亲住在希腊),他们带我们到旅馆后,我们见到了当地的一位学员瓦西里(Vasilios)夫妇和他们九岁的女儿。

奥林匹克运动场炼功洪法 游行终点在新达克码的国会大厦广场
巴特农神殿(Parthenon)炼功洪法 当地媒体采访新达克码广场前举行迷你烛光晚会

瓦西里太太是瑞典人,她得法已五年多了,瓦西里(Vasilios)得法也四年多了。从在希腊五天的洪法活动系列筹备安排中看出他们的用心付出,以最少的人力,拮据的经济下,无一疏漏。他们并不住在雅典,而是住在希腊的北方一个城镇,距雅典有600公里之遥。我们全体台湾学员都被瓦西里一家三口为大法付出的心感动。

希腊虽大,但人口有一半以上聚集在雅典,由于人口密集,闹市区里地铁、巴士的中枢区真是行人如织,一个绿灯过来一群人就如同一班的人数,而且欧洲人个高腿长步伐豪迈,我们发起简介来真有措手不及之感,因而与同修很有默契地一个顾左一个顾右,不愿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

在希腊的第一天,3月25日,适逢希腊国庆日,在新达克码的国会广场前举行阅兵大典和游行,全国放假,因此,整个城市的人,外加观光客都聚集来此地,人潮是摩肩接踵而过,我们分散三三两两穿梭游走于人潮中,因为我们都身穿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且组长手持法轮大法小黄色旗帜,故很独特。我们这些人,他们第一次看到,他们非常好奇,瞪大眼看着制服上的字,口里随着念“法轮功”、“法轮大法”,我们则点头微笑示意并以简单的英语说法轮大法好,因为,此地的英语并不普及,全团没人会说希腊语,如遇到需解说就求救瓦西里先生。

学员放起音乐就地打坐,一下子引来一群人围观,一对中年夫妇坐在路道椅上休息,凝视着打坐的功友许久。他以粗浅的英语了解了法轮功,频频点头,于是席地而坐学炼起来。两三个学员围在旁教他,他单盘得很好,大伙教他双盘,他龇牙咧嘴地忍痛硬拉,居然练习了五分钟就双盘上来了,大伙报以热烈掌声,他真是有缘人。下午全员在广场炼功,再转至奥林匹克运动场炼功洪法,这一路上有当地记者随行拍照。回饭店后,在电梯走道间巧遇五位俄罗斯小女孩,大约十岁左右,长的非常可爱漂亮,学员把法轮大法的书签相赠,并向她们洪法,而后教功,她们好奇又兴奋地学着。看到这些善良可爱的有缘人,内心深处漾起无限喜悦。

3月26日十点半开始于饭店出发在市区游行,队伍分三梯队,最前方是身着全身白色素服者,手持粉红色莲花,而末段则为身穿大法黄夹克深色裤装者,共106人。中间穿插着横幅旗帜,再将每排间距拉开些,队伍也挺壮观的。雅典闹市区商店比邻而立,正值中午,初春暖阳高照,街道行人游客络绎不绝,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每个人都投以好奇的眼神,质疑着这群游行者是什么人?他们在做什么?有些人索性走入队伍中,好看清楚看明白横幅上的字。噢!原来是法轮功,法轮大法,真、善、忍,嗯!好!并向我们竖起大拇指来,鼓励加油,负责分发简介的同修发得来不及,很多人都主动走过来索取。有些人接过简介迫不及待地赶快看,有些人很慎重珍惜地把它折好放入皮包里或口袋内。

我与另一位同修持红色真、善、忍字样的横幅缓步,祥和、庄严、肃穆地走着。能把法轮大法好,宇宙的真理,真、善、忍洪传于希腊雅典,是何等殊胜的事!我更深深体悟到正法弟子助师世间行的重大责任。感谢师父给我安排此次修炼的路。随着普度济世的乐章缓缓前行。又一队老夫妇在看明白横幅的字后,特地走过来轻拍我的肩膀用英文直说very good(非常好)以示赞扬鼓舞。游行终点是新达克码的国会大厦广场。历时将近两小时,时间不长,这是我参加国外洪法游行最短的一次,但正如团员中一位同修所言:路不在长远,要用生命去走。这就是修炼的路。

下午,我们转往雅典著名的胜地--巴特农神殿(Parthenon),参观历史古迹,我们登上顶端鸟瞰全雅典,并在此拍团体炼功照留念。在历史博物馆里看到久远年代前的大理石的雕像,他们服饰的花边全是卍字符。雅典的中国人并不很多,来自中国大陆有四千人;来自台湾约四十多人,大伙都知道要把握对每一位中国人讲清真象的紧迫性。因此,路过街道商店只要见到刻有中文标志必定走进去洪法,送光碟讲真象,路上见到中国人也决不错过。

因为前两天洪法效果彰显,今天广播电台、电视台、各家报纸都争相报导,有的报纸还把它放入头版,法轮大法已照耀全雅典。由于媒体的助阵,引来中国大使馆的极度关切与干扰,据说他们向各餐馆和饭店以电话反应,谎说法轮功是危险分子,接听电话的饭店服务人员把我们住在这里三天的表现应证对照,致使中国领事馆的谎言不攻自破。于是,我们完全依原定安排今天全员到中国大使馆前静坐炼功,声援在中国大陆被关押受迫害的大法弟子。

瓦西里夫妇在我们未来到希腊之前,就曾四度造访中领馆,头二次都被拒之门外,第三次得以进入。在与中国官员讲清真相时,中国官员完全排斥并深信中国政府的抹黑不实说辞,受蒙蔽的观念不愿扭转。待第四次拜访时,瓦西里向中国官员讲清真相之际,其夫人则在旁持续发正念。这位高官开的是豪华奔驰车,他边听嘴里边说着:我认为法轮功不好。结果他的座车后端撞上墙。瓦西里很真切地告诉他:你不可以说法轮功不好。官员意识到什么。当他再启口时,他口里说着法轮功,但“不好”二字却无法说出,停顿住。后来他说:我想法轮功是如同你说的。我们在中领馆门前静坐放音乐炼功,在平和庄严肃穆中结束,离去前并在信箱内投递资料,整个过程约一个多小时,有十位警员随侧。

第四天自由活动,学员分成小组,各组就近或到认识的路街洪法,我们又来到新达克码广场洪法两个多小时,因那里人潮鼎盛,我们就把个人携去的简介发完,有些想学功的人,我们请他来我们下榻的饭店或早上到我们晨炼的社区公园来学,有缘人是不远千里而来的。

第五天有两批学员先回台湾了,今天就只剩下我们这团共29人,每个人都很珍惜这最后的一天,都竭尽所能地尽力而为,白天在市区洪法,晚上七点在新达克码广场前举行小型的烛光晚会。我们一行人坐在广场的阶梯上排列成“ㄇ”字型,以停止迫害中国法轮功学员的黄色横幅居中,每人手持萤光棒,闭目发正念,团长在旁镇守。这种场面在雅典也是首见,吸引无数过往行人驻足观看,瓦西里夫妇应顾不暇地忙着解说,讲清真相。晚会历时两小时,九点便搭地铁回饭店。

五天的希腊洪法匆匆就过。然而,在这些日子里,有四十位左右的人主动打电话与瓦西里联络,深信在不久将来得法的人会如雨后春笋般,因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已植入他们的心田。五天共发了六万张简介,能唤醒多少有缘人呢。

整个希腊雅典洪法圆满画下句点。我们30日在清晨五时整装离开饭店,搭八时的飞机返台,这趟飞行加上转机要32小时才能返抵国门。每位出国洪法的学员都感受到国外洪法虽劳碌奔波,每日睡眠四、五个小时,然而,隔天醒来仍是生龙活虎般精力充沛,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感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