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镇压中接触法轮功的警察自述心路历程

【明慧网2002年4月9日】我当警察已有些年了。但真正接触法轮功,还是从1999年开始的,在此之前,我对法轮功了解的并不够,只是大概地知道不少人炼功后身体很好,思想境界也高了。可是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接受了一面倒的宣传,就特别恨法轮功,对被抓进来的法轮功人员,我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有的炼功人个子比我高、身体比我好,真要对打,我一定不是人家的对手。可他们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尽管被打的满身是伤,仍然耐心地给我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开始时我很烦他们,后来,我反复琢磨,这些人知识层次都很高,有干部、工人、教师、大学生、律师、博士生等,难道他们是傻子吗?难道他们智商低吗?都不是,那为什么他们就这么信法轮功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多次和法轮功学员交谈,有时又收到一些法轮功学员给我们邮寄的真相资料,我都偷偷地看了。特别是我从7月20日后收来的法轮功书中,偷偷地藏了几本。后来我又偷偷地看了《转法轮》。我体会到法轮功的师父真的不简单,他讲的东西太广泛了,内涵太丰富了,“…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实践证明:“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唯有李老师和他的《转法轮》。我从思想深处真正地认识到法轮大法真是更高的科学,是宇宙的最高真理。这么好的“法”差点和我擦肩而过,这法太珍贵了,难怪这些大法弟子这么坚信法轮大法,我为什么不能像他们那样呢?我为自己以前对大法弟子的行为而惭愧、懊悔,我知道我不但造了很多“业”,而是犯了“罪”。但我从内心深处也想当个大法弟子,却深知自己不合格,也不知师父要不要我这个犯过“罪”的人,内心经常苦恼。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试探着和一些大法弟子探讨,象我这样对大法做过坏事的还能修吗?师父能要我吗?他们说:“大法的师父特别慈悲,只要你思想和行为上都改正过来,就可以修,只要你真修,师父就把你当做弟子带。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坏事,只要你想真修的真念一出,这一念就最珍贵”。我愧疚的心开始放松一些。我开始重新设计我的未来。

近几年来,在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中,我亲眼看到了大法弟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遇事先替别人着想,自觉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做人、做事,他们的所作所为深深地感染着我。我还了解到,现在世界上已有五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功,有专家、学者、教授、国会议员等。也就是说各国、各界、各阶层的人都有。这说明法轮大法超越种族、文化和国家的界限把宇宙真理传到全世界,法轮大法是能使人道德回升返本归真的佛家修炼大法,这么好的大法洪传于此时,是人类的幸运。这么多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但他们却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有的几年、十几年。今年春节前,我所在的监狱里非法关押的十几名大法弟子就分别被判4-13年的徒刑。往监狱遣送的那一幕至今想起来令我心情难以平静。那一天,他们十几人站成两排,男弟子带脚镣,女弟子带手铐,他们互相勉励的几句被我听到,深深地印在我的脑中。他们说:“只是炼功做好人,却遭戴镣(铐)长街行,今日赴刑去监狱,开辟正法新环境,待到正法结束时,大法弟子再相逢。”那一幕太难忘了,我偷偷地流泪,真是永生难忘啊!

这段时间,每当我想起这一幕就心酸,就流泪。他们是一群有知识、有文化、有教养、素质高的人,可是,他们为了一个真理,为了救度世人却有家不能回,被判长刑,令我无法理解。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就听到“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把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说法,我感到困惑、茫然,感到此时象“文革”一样。有时我想,我离首都并不远,真想去问个究竟。可最终还是没敢,因为怕心放不下。

不管迫害法轮功的形势向何处发展,我认为我们当警察的再也不应该象以前那样残暴地对待大法弟子了,应善待每个大法弟子。因为他们都是好人,他们所做得一切都是为了救度我们,让我们心中装进“法轮大法好”!将来淘汰敌视大法的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留下来。他们是一片好心,我们却反当恶意,残酷地迫害他们,真是不应该啊!在这个宇宙中,佛、道、神真的存在,另外空间真的存在,六道轮回存在,因果报应存在。“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师父的话-《排除干扰》)这是天理。

警察同行们!让我们站出来共同地呵护善良吧!如果我们这样做了,也就能为我们自己创造美好的未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1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