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洗脑班绑架、折磨、勒索法轮功学员的内幕

【明慧网2002年4月9日】2001年8月下旬,河北蔚县“610”恐怖组织办起了洗脑班,美其名曰的“法制教育基地”,实际上是一个违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怖场所,内幕操作,所行全是违法犯罪、违背道义、践踏人权、污辱人格之事。他们采用哄骗、绑架等手段将大法学员劫持强行洗脑,逼迫放弃信仰。坚定者便遭加重迫害,暴徒用殴打、强迫劳动、野蛮灌食、电击等手段折磨大法弟子。蔚州镇四结街大法弟子袁金峰,上午正在做家务时,街道及镇派出所的不法之徒突然闯入家中强行抓人。小袁宁死不从,这伙恶徒将她打倒在地,然后将她手脚朝天抬到车上扬长而去,哪管她家门大敞着,家中7岁的小女儿被吓得哇哇大哭,无人照看。这就是江泽民“以德治国”谎言下的政府官员的行径。县医院的韩秀军,从2001年6月起就被其单位的不法之徒迫害得有班不让上,截断了全部生活来源,这次又在的“610”恐怖组织授意下迫害该大法弟子。她单位的恶徒们去抓她时正值晚上,她不给开门,恶徒们竟翻墙跳入院中,砸坏门锁,撬开窗户,闯进家中揪着她的头发,抬着她的手脚将她扔到车上(事后才发现大片的头发揪下,露出了白花花的头皮)。当时其母,一位60多岁的老人上前阻拦恶徒对其女儿毫无人性的迫害,恶徒们竟对老人也下手,并强行带到派出所进行威胁。周围邻居听到动静,见此情形,无不感到义愤与震惊,有的上前评理,恶徒们竟对无辜邻居动手就打!

代王城镇的史春莲、李润梅、地毯厂的郭玉萍,在中午也遭绑架。锅里饭已熟了,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强行绑架走。特别是郭玉萍,遭绑架那天正是中国传统的团圆节日--中秋节,恶徒们谋划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根本无视被他们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实践着“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境遇。

暖泉镇的段秀娥及南留庄镇的霍淑琴则是被镇上的干部以“谈话”的名义并谎称“去几天便回来”等谎言骗出,还有几位学员则是被暴徒以更荒唐可笑的手段骗其说“借几天应付上边检查”,可来了之后却由不得你了。可怜西合营镇的张善品老人,年纪大怕心重,在邪恶威逼利诱下写了保证,暴徒还硬逼着他交了1500元“学费”才算罢休,但暴徒至今也没放过他。

洗脑班的不法人员向外标榜对大法弟子如何关心,如何好,实际上那全是骗人的。他们强迫学员们跑操、听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所谓“讲课”,干重体力劳动,稍有不从便施以打骂。郭玉萍就被几个恶徒围殴;段秀娥被恶徒梁根(公安局)用电棍电,韩秀荣一次被他打得嘴唇全部呈黑紫色,肿起老高。霍淑琴竟被李维刚(司法局)从二层床铺上一把抓起面朝下扔到冰冷坚硬的地上,当时她还戴着玻璃眼镜。杨庄克乡大法弟子也多次被毒打。南岭庄乡大法弟子辛淑珍年岁已大,刚进班时因身体不适没有吃饭,李认为她要绝食,就以此为由将她打了一顿,致使她几天腰直不起来,丝毫不顾她已是年近50岁的妇女。陈家洼乡的女副乡长高淑琴更是邪恶,她多次打大法弟子。一次她强迫周翠梅、辛淑珍“扫地”,采用的手段竟是先将人推倒在地猛打,然后在地上洒水,拉着她们的两手两脚在地上来回拖,用大法学员的身体和衣服擦地,再剥下她们的上衣擦桌子。事后将已被折磨得有气无力的大法学员拖回住处往床上一扔就扬长而去。大法学员被折磨得头疼、身体虚弱,高竟无耻地说“装的”。

代王城镇的彭利明、某镇的赵宇桥、警校实习生韩毅(代王城人)都多次迫害大法弟子。彭有一次竟将大法弟子段秀娥踩在地上狠跺,用凳子砸,致使该大法弟子几乎昏死过去。赵对本镇大法弟子也出手凶狠,甚至对年仅17岁的小学员庞金龙也毫不手软。韩和代王城镇大法弟子史春莲是亲戚,是婶侄关系,就在史春莲绝食十余天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他劝说史春莲吃饭没成功就动手打她,还振振有词地说是她气的。有一次他还抓起扫帚把子猛打学员的小腿、脚踝。县医院的刘有宏也很凶残,他不光打本单位大法弟子韩秀荣,还叫嚣:我要看着你被劳教。对别的大法弟子也同样凶残,拖她们去灌食,还对她们恶语相加,说什么:“别看我管不着你,现在对你们谁想整都没事,怎么整治都行。”南留庄镇有一不法干部叫郝富,某镇大法弟子任吉荣被灌食后趴在桌子上,他竟用两个凳子从前胸后背把小任夹在中间,让他直挺挺地呆着。

被关在洗脑班里的大法弟子始终坚定正念,绝食抗议。不法之徒们进行野蛮灌食,让大法学员吃饭时间到食堂站看他们吃喝,企图使大法学员就范。以高淑琴(陈家洼乡)、梁根(公安局)、王国忠(政府)为首的一伙恶徒们竟给学员灌酒,灌用浓盐水熬的糊糊,并超量猛灌,致使学员强烈呕吐,有的连胆汁都吐了出来。一次灌用荤油汤熬的糊糊,灌得大法弟子吐在地上的污物,表面很快凝了一层白花花的荤油。当学员质问他们为何如此没有人道,王国忠竟无耻地说:这是医生的配方。霍淑琴有一次被灌得吐在走廊地上,恶徒们让她打扫,她拒绝服从邪恶之徒的要求,他们就罚其站在走廊里挨冻,从下午一直冻到晚上10点左右,还让别的学员陪冻,直至把小霍冻昏了过去才算罢休。任吉荣在被迫害得皮包骨头、身体虚弱的情况下,恶徒梁夜还让他推车去倒垃圾,甚至还往他嘴里抹辣椒油。涌家庄乡大法弟子吴雨,被野蛮灌食灌得打嗝不断,邪恶之徒们竟以此取笑他,辱骂他,甚至毒打他。恶徒高淑琴还任意往大法弟子身上泼洒饭菜,往衣服口袋里装饭菜,一边装一边开心得哈哈大笑。一位曾在洗脑班中轮值的有正义感的医生出去后向人谈起邪恶之徒的暴行时,激愤地说:“太缺德了,简直不是人!对一群孩子、女人下那样的毒手!”而与此相对照的是另一个医院姓邓的所谓医生,他身为“医生”,却无医德,他常常在酒醉后辱骂大法弟子,他值班期间正是灌学员酒最凶的时候。王国忠说是:“医生让灌的。”

不法之徒们将大法弟子折磨得快不行了还不肯放过。吴雨、袁金峰在绝食半月,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送往看守所继续迫害。最后邪恶之徒实在达不到目的,才不得不采取狡猾的下台阶方式,同意把学员“保”出来。他们仍旧不忘乘人之危,从这些学员身上榨取更多的钱财。蔚县县医院大法弟子小韩,此时已被迫害近四个月(期间还不许亲人探视),第三次绝食也已超过一个多月,生命垂危。堂堂医院“领导”却视生命如草芥,又将小韩送往张家口市洗脑班,因她身体极度虚弱对方拒绝接收,医院才不得不将她送回家,之后多次去家中骚扰,致使该大法学员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理应实行救死扶伤的医院领导却毫无人道,迷失了本性却浑然不知。

洗脑班还疯狂地敛财。把大法学员强行抓进来迫害,再无耻地收取什么“学费”。开始每期(15天)收1500元,后收1000元。搜刮来百姓的血汗钱,被他们无度的挥霍。其中几个头目便因分赃不均,而撕破脸皮大吵数次。其它邪恶之徒也是以一日三餐吃喝之外,日常用具大到被褥,小到牙具全是榨取大法学员的,每人每月还要拿补贴。在敛财上洗脑班还采取株连手段,不直接和学员收费,而让乡镇、单位交。从2001年6月从起就全部扣发的县医院小韩的工资,用来作为迫害该大法学员的“费用”,其他大部份学员现在无工作,乡镇谁愿出这笔钱?到头来还是再强制学员家属掏,无端挑起乡镇、单位对大法弟子的仇视。

每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请你们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这场灾难是谁带来的?是正直大善大忍的大法弟子?还是邪恶的镇压者?是谁用官职、工作、金钱作诱饵,用压力来指挥,命令那么多的国家工作人员去疲于奔命,去做违背天理、道义、民心的事?是谁在将他们玩弄于掌股之间使之不辨正邪善恶、抛弃良知“给钱”就干?

大法弟子善良、坚忍,这是美德。这绝不等于就可因此对他们百般欺凌。其实,善恶有报是天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7/21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