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声声的稳定 贪污腐败的温床


【明慧网2002年5月1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这个年代,人类的历史上出现了一个最荒唐的闹剧:“稳定”两个字堂而皇之地成为当权者镇压善良百姓的借口。可是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借口被沉默地认可了。

安居乐业,自古以来一直就是世世代代的普通百姓的并不奢侈的愿望,现在这个词竟然被当权者用稳定偷换了概念。其实老百姓们对他们所生活的处境和他们所维持的生计并不觉得安稳和快乐。他们安稳吗?下岗的工人生计没着落,辛苦耕种的农民怕收税,千千万万的外出寻生路的农民被视为盲流,退休的老人工作一辈子连退休金都拿不到了,还有小学校的孩子们冒着生命危险被逼做鞭炮。所有的这一切没有保障的民计民生在“稳定”两个字里化为乌有了,没有什么比“稳定”更重要。

“稳定”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老百姓被灌输的“稳定可以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还是天天将“稳定”挂在嘴边的当权者埋在心中的另一种企图?也许我们可以从一个例子里得到启示。

在风景如画的美国旧金山湾区,一个房东注意到一个特殊的房客,一个来美国不到半年的中国人,总是心持防备之心,说话总是闪烁其词,似乎害怕别人发现什么,住到六个月时向房东退房,当房东知道他用巨额现款买了高级的洋房,暗暗吃惊,一个华人在美国就算再出色,也需要经历读书、刻苦实践才能有能力买房、买车,而旧金山的房价几乎是全美之冠,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可以一次就用现款买这种房子,人们不禁要问钱来自何方?肯定来自中国大陆,而这正是来自象无数蛀蚀大梁的白蚁——中国的贪官。他们用贪污来的老百姓的血汗钱买了旧金山的豪宅。他们的子女就象被风吹过来的小白蚁,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过着奢侈的生活,享受着不该属于他们的生活。

无独有偶,一个台湾的商人遇见了一位刚刚来自大陆的中国商人,因为是初到美国,中国的商人总是向台湾商人寻求一些便利,不到两年的光景,旧金山出现一位大款商人,走到哪里都派头十足,这就是这位来自大陆的商人,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家致富,英语还不通顺呢,靠的是什么发横财?他挥霍的还是来自大洋彼岸的老百姓的血汗钱。

美国的自由土地上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大款华人,如果不是在美国攻读学位、辛勤工作而奋斗出来的,那么就是在蛀蚀贪污老百姓而来的钱。这些年轻人的父母在源源不断地从大洋的彼岸向他们的子女输血,这些可都是那些在享受着所谓的“稳定”的老百姓的钱啊。

从这两个例子不难看出为什么中国把“稳定压倒一切”作为治国方针了吧?如果你还不清楚,我可以告诉你:稳定是腐败的温床,这是他们的治国之本。只要老百姓不发出除了拥护稳定的第二种声音,那么极权者可以继续将他的歇斯底里丧心病狂地发在信仰“真善忍”的老实人身上;只要老百姓认可稳定压倒一切,他们便恣意妄为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从占总数50%的可以判死刑的官中选两个政治上的死对头毙了以平民愤,来维持稳定的假象。只要民众认可稳定是治国之本,贪官们就可以这样不断地把贪污来的钱运往海外,给自己和三代后代留好后路。没有人敢发出不同的声音,因为任何不同的声音都被认为是破坏稳定的因素,必须当即灭口。

鞭炮炸死了很多的孩子,悲痛欲绝的父母不敢哭出声,因为他们被释放的悲伤将是对稳定很大的威胁;八九年站在马路旁边看热闹时被“维持稳定”的子弹打死的仍然被称作“暴徒们”,母亲们发出的呼吁无疑被认为是影响稳定的重要因素,她们在稳定下言而无声。零零星星的不同声音在一片大好的稳定中灰飞烟灭,这正是当权者需要的。“稳定”坚定地做了贪官腐败的保护伞。其实“稳定”两个字就是“你不要说和我不一致的话,说我就打死你”的缩写语,这个强盗逻辑居然被中国国人首肯了。

人永远跳不出去的一个怪圈就是这样一个说法:如果你在那个位置上,也许你还不如他做得好。所有关心国家命运的正直的人士也都被圈在这个圈子里,为什么?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一个人坐上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就会变坏?就是变坏了的人心,人只要有自私心,在中国这样的专制体系的鼓励下,就会膨胀再膨胀,成克杰、胡长清在开始的时候也不敢胡作非为,没准儿还有为人民服务的想法呢。人要是有一颗坏心眼儿,作恶是迟早的事,环境一适宜,这颗坏心就会急剧恶化。所以这是当权者为何要高喊稳定,因为他们在给自己的私心膨胀创造良好的条件,稳定这张牌就是扑克游戏中的那张“大猫”,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连杀人和血腥镇压都在维护稳定的谎言下合理化了。可悲呀,同胞们。

当你们认可稳定高于一切的时候,贪官们的儿孙们正在用你们的钱在自由地挥霍,大摇大摆地浪荡在花花世界里;当你们认可稳定高于一切的时候,贪官们在暗地里窃笑,这一招真高,开创了社会主义理论的新领域,太管用了,这下几代人的奢侈生活都有保障了;当你们认可稳定高于一切的时候,一个踏着六四遗骨上来的扬州戏子,美美地哼着小调,一边疯狂的、赤裸裸地帮着江家累积财富,一边把相当于100个台湾大的国土拱手送给他国,又一边花70亿国资动用可以动用的一切流氓军警镇压炼功的善良人以及所有不同的声音;当你们认可稳定高于一切的时候,你就在帮助腐败,维持这些蛀虫们噬咬你自己的家园;当你认可不惜一切代价维持稳定的时候,你就在帮助强盗掳夺你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