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于法中才能体现法的威力

在德国发正念的体悟


【明慧网2002年5月1日】当我们赶到德国时,已是江泽民到达的当天晚上,得知他住的宾馆后,我们很顺利的也住了进去,他包了5楼一整层,我们恰好住在6楼。当晚我们和一些功友,住在里面通宵发正念。当近凌晨3点左右,疲劳、求安逸之心、睡眠,这些物质开始干扰我们。于是我在前5分钟清理自身的时候,加进了一念“排除这些对我的干扰”,随后人就开始越来越精神。

但不多久,疼痛又开始干扰我。整个身体的细胞象被撕裂一样,一立掌心里就发空发慌,有一种能量耗尽的感觉。像虚脱一样无力,自己也意识到是平时修得不扎实,尽管苦苦支撑,心里想着“哪怕与邪恶同归于尽也要坚持下去”,但仍集中不了精神,正念效果也大打折扣。这时,师父的一句话打入脑中:“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我悟到既然邪恶什么也不是,那他不配和我们相提并论,刚才的思想中还掺杂着人心。于是我静下心来调整了一下自己,并求师父加持,这样一做情况就好多了,到了上午8点左右,我们就下楼等江泽民出来,当来到大厅时,看到已有不少学员坐在厅里。我决定去四周看看,当我转到餐厅时,大厅的学员已遭到保安人员的清场。所以我决定先入餐厅。服务员把我带到一个靠窗的位子,我一看正是离大门5米不到的绝佳位置,心中暗暗感谢师父的安排,恰好有位美国学员走了过来,于是我们一起等待江的出现。

当我们隐隐约约听到有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时,我一下看到了江,他的整个身体像被人操纵的木偶,走路呆板面无表情,皮肤象干尸一样苍白。我们马上立掌除恶,顿感手掌的能量如泉涌出,比平时强很多,法轮也在掌中飞速转动,直至其离去。

经过这次后,保安把我们几乎所有的中国学员都驱赶出宾馆。当晚我们就只能在户外发正念了。警察规定了我们是在1、2百米的地方炼功,我觉得邪恶之所以让我们离远,是因为他害怕近距离发正念,而我们恰恰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

于是我走到了宾馆对门的马路上发正念。直到早晨,江又要出门前,警察开始清场。一排警察向我走来,其中的一人走向了我。当我立掌时,瞬间周围的一切好像与我隔绝,脑中一片空白。这个警察走到了我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站着,正念的力量制约着一切。发了5分钟正念,警察仍一动不动。直到心中有一个声音出现“看我的正念多强,把警察也给制约住了”。此念一处,马上另一个警察过来对我说“请马上睁开眼睛”,此时我把它作为一种干扰,决定不理他。但他很快又说“如果你再不睁眼,我们会拘捕你”。当我再次决定不理他时,师父的话又一次地提醒了我“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我想还是找一下自己吧,看看那儿有漏了,我终于发现了在以护法的借口下,隐藏了一颗很强的争斗心。于是我睁开眼睛和警察讲道理,当他还是执意要我离开时,我决定离开,不过我没有后退,而是从右边移到了左边的一个街口,更接近了宾馆。当我走到这个街口,不等这个街口的警察来问我,我主动地询问起他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德国的人民有没有权利在德国的领土上讲话?”警察说“中国的总统是我们的客人,我们要保护他。”我告诉警察:“如果你的客人是杀人犯,当有证人出来指证他时,作为一位执法官,应该是保护证人还是客人呢?”他无言以对。随后告诉我:“你们的总统告诉我们的总统,如果再看到黄色他就会取消访问”。我问他:“你知道我们的黄色横幅上写的是什么吗?真善忍,你会害怕真善忍吗?德国政府会害怕真善忍吗?那什么样的人会害怕真善忍呢?”他说:“我明白了,但我只是执行命令。”我回答:“如果命令和法律有违时,你会选择哪样呢?如果总统违法地下了一个屠杀令,你会去遵守吗?我希望纳粹的悲剧不要在德国重演。今天它可以因为江泽民不喜欢我们而违法的驱散我们,明天江泽民也可能不喜欢你,也可以叫其他的警察来拘捕你。我们这样平和的团体,不支持鼓励,反而限制欺压。那以后所有的团体都不会效仿我们,因为他们看到了善良平和的结局,那你是助长邪恶,打击善良,希望你能做个维护法律的好警察。”

话毕,我就立掌除恶。当警察再次要求我离开时,我感到已没有了争斗心后的纯净。我平和地对他说:“我就这样闭着眼睛,做着炼功的姿势,会伤害到任何人吗?”自此,他就再也没有妨碍过我们。

我体悟到我们不仅要站在高于常人的层次上看问题,还要圆融常人这一层的法理,这样才能金刚不动,圆融不破。

有时自以为心态纯正的维护大法,却往往被人心情感所带动,把固执己见当作是坚定正念,这样容易被邪恶钻空子,也给旧势力找到了考验我们的借口。而真正的纯净心态,站在法上维护法时,那才是法的威力在人间的展现,邪恶才无空子可钻。

后来,江去了德国的一个小镇,尽管我们很多学员已几夜未睡,但大家的状态仍然很好。从傍晚就守候在旅馆门口。当江的车队出现时,突然有一大帮中国人组成的队伍出现,他们手举着红旗高喊着口号。与此同时,我们也呼喊着“法轮大法好”。我也尽全力喊着,可是没几下就声嘶力竭了,越急越喊不高。但是还在想,我们得压过他们,尽管哑着喉咙,还在喊。可是他们人多,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就在这紧张关头,我突然听到优美的“法轮大法好”的歌声。我突然明白了,同等层次的物质是制约不了对方的。只有用我们神的一面的展现才是智慧无穷,威力无边的。当我明白时,大家几乎同时明白了。整齐的歌声,并不响亮,却穿透人心与一切噪音,歌声的慈悲和善良改变着周围的场,起到了镇邪的奇效。几分钟不到的时间,所有的中国欢迎队伍就撤离了,他们背后的邪恶被这纯正的慈悲之场所融化。我感到,只有当我们的心性达到法对我们的不同层次的要求时,才能融于法中,体现出法的威力。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体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7/21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