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写信披露同修们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5月1日】

XX:你们好!

给你们写这封信,主要是揭露这里的邪恶。外面的人很少能知道这里的情况。

先说一下非法长期关押:

潘菊芬,女,52岁,河北省辛集市天宫营乡王下村人,2001年两会期间被强行送进党校,5月份被转送这里,当局美其名曰“学习班”。被绑架来时没有任何手续,并且签释放证最少已有半年,但仍没放人;

裴双珍,女,大士庄村人,2001年7月1日被无故抓进这里刑事拘留,大约在9月底或10月初签释放证,但现在仍在这里。签释放证的需交2000元钱,并不是回家,而是给送去安古城洗脑班;

杨影,女,21岁,木店村人,因去北京证实法,2001年9月6日送来这里刑事拘留,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由于小时候长期生病,只上学到四年级,血压低(40/60),长期卧病在家,与社会少有接触。修大法后,全身疾病都好了,但不爱说话,说话有些吐字不真。610认为她有精神病,9月8日送和睦井精神病院检查,医院没收。在医院要回来时,同去的有人去厕所,有人还未下楼,车上只有司机和杨影二人,禽兽不如的司机就对她进行性侮辱,将她全身摸了个遍,她当时戴着手铐,无法反抗。司机小名叫大蛋。杨影已起诉,但还至今没结果;

戴容芬,女,48岁,南吕村人,2001年7月4日被无故从家中抓来行政拘留,至今未放;

牛会玲,女,33岁,10月份被刑事拘留关押至今,因为炼功,被副所长杨万宝暴打,昏迷三天三夜未醒;

倪昔梅,女,40岁,化工厂职工,2001年10月份被无故从家中抓来,2002年1月份送劳教,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回,至今关押;

田春霞,女,33岁,留双营人,2001年10月26日被刑事拘留,两次送劳教,都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回(2001年10月份和2002年1月份各一次);

方志华,女,40岁左右,十街人,2001年12月27日因在文化宫公开炼功被抓进公安局,第二天送劳教未收,当日晚送来刑事拘留,1月份再送劳教,又未收,至今关押;

耿文平,女,39岁,九街人,2000年9月29日进来,2000年12月份开庭,2002年1月23日撤诉,至今关押;

李小平,女,30岁左右,采五人,11月15日被无故从功友家抓来刑事拘留,关押至今;

宋同芬,女63岁,十街人,10月份被刑事拘留,年前已出去;

范青莲,女,50多岁,西良孟人,11月23日在家中无故被抓到610,两天两夜后被送到这里,没有任何手续,关押至今。

范青莲在610期间惨遭毒打,手被铐在床上,双腿下跪下杠子,即:用铁棍子压在腿肚子上,两个恶警一边一个站在铁棍子上,使劲压,来回碾,另有两恶警一人揪头发,一人打嘴巴,四恶警打累后,又将范青莲铐在沙发上,一恶警抓其头发往木沙发上猛撞,直到范被撞昏才停手。范青莲始终未说一个字,后来有人和她进行所谓“对证”,范仍是一字不说,又遭酷刑,又被上杠子,掰手指,被送来时,手肿得象馒头,因为每个手指都被恶警使劲儿向后掰,来时脸又青又肿,双腿又青又紫,肿得不能下蹲,到现在下蹲还不利索,左脚两脚趾至今肿着,伸不开脚趾。四恶警是:刘广旭,二豹,陈阔,另一人因被打昏未看清;

王铭,29岁,七街人,在建设街派出所遭到毒打,打得死过去五次,现已被劳教,来时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又青又紫又肿;

贾杏芬,女,57岁,军齐村人,2000年10月9日被刑事拘留,2001年5月29日开庭,2002年1月23日撤诉,至今仍被关押;

裴俊卿,女,56岁,信联社退休职工,2000年10月25日刑事拘留,2001年2月14日开庭,2月27日二次开庭,3月20日撤诉,一直被非法关押,裴的丈夫付增奇,女儿付东晓于2001年6月17日也被抓到这里关押至今,儿子付晓林(公安局干警)被关押在晋州看守所。

我写的这些情况,你们有渠道曝光最好,如没渠道,那就尽最大能力,能让谁知道就让谁知道。

好了,就写这么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7/21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