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是如何被洗脑的

【明慧网2002年5月1日】大陆现在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洗脑迫害的事实已经不再被当成“国家机密”。当局明知“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却还要强迫没有人身自由的法轮功学员签写所谓的“五书”,以提高名义上的“转化率”。暗地里,江泽民一小撮对“转化”成果非常失望,因为他们不得不经常撤换他们苦心制造的“转化典型”,对重新接触到法轮功书籍和资料后声明重新开始修炼的旧“转化典型”严加管制或者干脆抓起来,再在封闭环境中用精神折磨制造新的“典型”用于舆论宣传。即便如此,他们仍无法不暴露转化失败的真相。

为了加强假象效果,最近连续两天,中国大陆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播放了石家庄市王博一家在背叛“真善忍”之后的访谈报导。在此,作为一名知情者,让我把访谈背后的鲜为人知的事实披露出来,请读者参考。

一、王博是如何被洗脑的:

王博去北京打横幅请愿,被非法关进石家庄市劳教所五大队。因不承认莫须有的罪名,拒绝认错,被严管。2001年4月份被石家庄市劳教所当作“顽固分子”强送北京劳教所强制洗脑。为此,石市劳教所还付给了北京劳教所一万元的犯罪费用。在北京劳教所期间,王博被“隔离”,连续十天十夜不让睡觉(注:中国宪法规定休息权是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之一),在车轮战式的所谓“帮教工作”下,被强制洗脑,写了“四书”,又被“巩固”了一段时间后被接回石市劳教所304中队。2001年解教后被“610”安排到石市劳教所洗脑中心做“帮教工作”,吃住在“中心”,每月报酬600元。(实际上仍无自由,变相被有关人员监管着一切行动。)

二、石市劳教所是如何强迫公民放弃信仰的:

一大队恶警使用暴力,强制公民放弃信仰,2001年5月的一天早晨,一名女大法学员不堪忍受无休止的折磨毒打,从三楼跳下,当场昏迷并造成严重骨折终身残废;2001年4月份一名男大法学员被强制洗脑,暴徒不让他睡觉,毒打折磨至昏迷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三大队304中队长张学民把法轮功女学员秦XX打得鼻青脸肿,造成脑震荡昏迷了一天;女学员许XX被强制洗脑时连续20多天不被允许睡觉,浑身浮肿得变了形,生命都奄奄一息;被劫持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女学员王XX被多次毒打后致使精神痴呆恍惚;被劫持在四大队的大法学员背经文时,队长指使劳教人员往学员嘴里、眼里抹辣椒面;被劫持在三中队的女大法学员李XX(邢台地区人)被打得腿神经严重受伤失去独立生活能力;五大队在强制洗脑中使用了电棍、禁闭、上铐、上绳、罚“骑马蹲裆式”站立……石市劳教所对拒绝接受洗脑的大法学员极尽折磨之能事,难道这一切就是政府喉舌所标榜的“春风化雨”与“人道关怀”吗?难道这就是“依法治国”的中国警员文明执法的标准吗?

王博的父亲王新中现仍在石市劳教所洗脑中心接受洗脑,母亲刘淑芹现仍在石市劳教所501中队接受“教育改造”,劳教所的队长们软硬兼施,不择手段,强迫大法学员按照造谣的宣传机器那一套言论说话,不许不同观点存在,动辄“专政机关所纪所规”,动辄“你是什么人”等大帽子满天飞,把最善良的群众当作了“你死我活”的敌人残酷迫害,石市劳教所是人间的魔窟。

当大陆同胞被笼罩在政府喉舌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漫天谎言下时,我谨在此真正用事实说话,为“焦点谎谈”掩埋的真相曝光。

石家庄市劳教所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北焦街22号(劳教所第五大队)
电话:0311-7752350、7753569、7776422、7763488、7776421、7752749
另一地址:石家庄市北城路10号
电话:0311-7767140、7797124、7797145 总机:7754007
劳教所举报中心地址:石家庄市北焦街20号
电话:0311-7752225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9/21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