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由同修被绑架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近来有几名同修被抓,其中有一名同修因绝食抗议被送進医院,至今未放。通过这件事情,我想了很多。

自从长春同修通过有线电视播放真相片以来,各地区被抓、被关的同修很多,在网上也不断的报导此类事情。环境好象很严峻。当我们看到此类文章时是抱着什么心态去看的?是害怕,是侥幸,是麻木不仁的想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难?还是用强大的正念去除恶,帮助他们早日脱离魔窟呢?

师父讲过:「宇宙中的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这一切他们也看到了。」(《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难道即使我们有漏就非得让邪恶去考验、去迫害吗?执著也好,有漏也好,是我们修炼要去掉的东西,但我们要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而决不能因为执著和有漏而承认旧势力对我们的迫害是正当的、必然的。师父不承认它们的安排,我们也不承认。既然新旧宇宙中的理都允许发正念清除邪恶,那我们就发正念去灭掉它们,同时严肃的尽快的修去我们自己的执著,让邪恶无空可钻。

「发正念」关键是「正念」二字。如果当我们表面上往那一坐时,象发正念的样子,其实脑子中没有纯净坚定的正念,那有何用?任何事情都不能流于形式。

正念不单单指一心不乱的或心无杂念的念正法口诀,而表现在修炼过程中的方方面面。其实正念的威力是平时修炼中一点点积累出来的。

比如,就象上文所说的,当同修被抓时,我们用正念看问题了吗?用我们的正念去除恶助同修了吗?

当所谓的「敏感日」到来时我们用正念对待了吗?「敏感日」是旧势力想迫害大法的借口,当我们在「敏感日」到来时,我们不承认它「敏感」,那会如何呢?

其实,我们做的再多,比起恩师的承受来,也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假如我们原定救十个人,而现在只救六个人,我们就满足了,那能行吗?师父说:「可是那哪是修炼人最后圆满的标准哪?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转法轮》

作为我们在外边的同修是否想过,对于被抓同修本身而言,是有提高心性和破除旧势力的因素在,而对于大家是否也是让大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呢?师父说:「在方方面面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都要修自己、看自己。」(《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想是不是我们正念不足呢,是不是我们没有随时随地的遇到任何事都用正念看问题呢?而且在这一阶段是不是我们对本地区的邪恶铲除的还很不够,从而放任了邪恶、加重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了呢?对此师父早就讲过:「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要从这一点上看,同修被抓,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责任,既然我们都有责任,那我们就发挥每个人的主动性,以各种方式声援他们。

这不是他们自己的难,而是针对大法、大法弟子来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有同修在帮助狱里边的功友发正念时,只是象征性的,而没有真正的意识到整体二字的重要,在我们出现不愿意发正念、不得不发正念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国外同修的行动和最近在德国江××住的酒店外连续几昼夜的发正念的活动,他们本来可以在和平的环境下修炼,但他们为了素不相识的大陆同修,可以说舍尽了一切,而我们帮助受难同修发正念还有什么理由不全身心的投入呢?

当我们整体都提高上来的时候,邪恶就找不到迫害我们的借口。反过来说,另外空间操控人干坏事的邪恶也已经被我们清除了。正如师父说的:「最后他肯定会由于我们自己修炼层次的突破而发生变化,保证是这样的。」(《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我们狱内狱外的同修不但都要发出最纯净、最坚定的正念,而且要用正念看待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问题,彻底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帮助他们(其实也是帮助我们自己,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早日从这场魔难中走出来。

以上是个人对这件事的一点浅见,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