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自述因炼法轮功而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5月14日】
去年老汉七十五,因病修炼法轮功。全身病魔都除净,触怒邪恶害人精。
江氏集团发恶兵,狠恶迫害法轮功,拘捕罚款还不算,抓到劳教再判刑。

我从1957年信仰过佛教,曾进庙皈过依,因工作劳累又多病在身,吃药无效。1993年炼过别的气功也无效。1996年1月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全身病消失,通过看《转法轮》,才知道这是八万四千法门的修佛法门中一法门。从此精进实修,各方面都有改变。如1998年长江洪水时,我拿出了六百元钱支援了灾区,村委曾在喇叭中表扬了我,还在大街上黑板上贴了一张用大红纸写的一首诗:

自从炼了法轮功,从此以后没了病,半年节约六百元,支援灾区多奉献。

到了1999年7月22日,由公安、镇、村共七、八个人抄了我的家,大法资料都拿走了,还有两本佛教人物介绍的书也拿走了,并把我非法关押起来。

农历1999年12月我去北京上访,刚下车就叫驻京办事处抓去了,由村委副书记把我接回家,非法关押起来,又把我的退休劳保卡片拿去,村委会计司维娟去开钱,现已两年零五个月没给我一分钱。

2000年正月我们老俩口去周村看亲戚,村长刘双彦和村主任刘忠俭带领派出所把我们老俩口抓回村委,押了一宿,到第二天把我送进了拘留所,半月期满后,村干部刘忠俭、赵文明用车接回村,没让回家就又押到村委三间屋里,照明开关接到外面不让用。门上拿掉一块玻璃叫往里送饭,不让外出大小便,共关押了我53天。村长刘双彦说:“你交上3500元让孩子保出去。”交了钱保出去呆了一个星期又抓回来了。

2000年5月19日(农历)我去赶集,在马路上被两个便衣公安逮住弄到昆仑派出所,翻了我的身没翻着钱,叫我在太阳底下晒,把我晒晕了,又押到二里派出所,一帮人骂了我一个够,最后把我交给了村长刘双彦用车押回村。当天刘双彦和刘忠俭用车把我押送到精神病院,检查了54天也没查出病来,罚了我3998.60元。

2001年正月十七下午5点多由镇政府、村政府组织15个人闯进我家,这时我已躺下睡觉,给我砸开屋门抬着走的。邻居都看见了,弄到车上押送到兴隆村一间办公室里,共八个人一男七女同押一间屋里,黑白锁门,专人看管,共押了49天,每人罚1500元。在二月初二那天由镇书记陈堂远把我们三人押去省洗脑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