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67151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5月15日】
声明

我是一个小弟子,在学校里,在老师们逼迫下,我写了“保证书”,声明作废。今后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

宋朝霞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母亲去年春节和今年春节期间,因坚修大法、不放弃修炼,两次被非法拘留。因我没有修炼,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骗,在母亲“监外就医书”上签了字,现在认识到不对,特此声明签字作废!法轮大法好!

杨宇 2002年3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底得法的,得法前病魔缠身,孩子多,经济负担重,加之工作忙,身心几乎到了死亡的边缘,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净化了的心灵,此时难以表达我对慈悲伟大师尊的感激之情,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慈悲伟大的师父好!还我师父清白!

2000年6月,我单位向上级争取要来一部分经费给离退休职工体检,每个人的体检表上最少都有一、两种病,而我没有,而且有的职工体检后住进了医院作手术治疗,他们不仅身心痛苦,治疗费还得个人写申请逐级上报审批,看到他们难受的样子我在想:如果他们都来修炼法轮功多好,既不受病魔的痛苦又给国家节约了经费,而且要真正走上修炼这条路,将是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想到这,我悟到:我应该去证实法,让更多的人得法。于是我去医院看望完病号后从医院出门直接就去公园炼功了,每天早晨很早去公园,炼了近半个多月。2000年7.20快到时,单位找我谈话(实际上是监控),要求我每天上午到人事科报到,这样我这个近60岁的退休职工每天都得顶着酷暑往单位来回跑六趟,直到晚上,还不能迟到。去单位八天,2000年7.20早过去了,7.25也过去了,还算完,到7.25半夜我家被盗,小偷从阳台爬上来进老伴的卧室偷走了他的手机,早晨我去单位给人事科长讲我要马上装防盗护拦,这才暂允许我不去单位了。上哪讲理去,小偷肆无忌胆地偷盗没人管,(我们单位家属楼经常被盗),而我这个炼功做好人的人反而被监控、审查。我炼功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几年来,我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没伸手向领导要一分钱的医疗费,更没有给领导添过任何麻烦,而且多次向单位领导提出将每月100元的公费医疗费上缴或给别的需要的同志。

2000年12月我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警察不由分说地将行人往警车上哄,一车一车地拉到派出所,一个一个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问到我,我说是,这样又把我们分散到各个派出所。警察为了让我说出姓名、地址,五天提审了我三次,每次我都给他们洪法,我讲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变化,思想境界的提高,心灵的净化,道德的回升。我说这么好的功法国家不让炼,你们是北京的警察,离中央近,你们多给政府反映反映情况,他们都答应了。后来我说了姓名、住址,去了驻京办,三天后单位派了两个人和一名警察将我接走。他们三人来京的费用四千元都从我的工资里扣去了。回来去派出所,派出所的意见是让单位带回做做工作,单位执意不管,而且坚持拘留后劳教,在拘留所呆了五天,后来我滴水不进,身体状况急剧下降才让回家。

自焚事件出来后派出所叫我去谈“认识”,我说这些人不是炼功人,炼功人不能杀生,这样我又被送进洗脑班,一个月后又送去劳教一年,因体检血压高达230/100,心率120/分,劳教所不收,又送回洗脑班。70多天的洗脑班结束后,单位让我上班,这样坚持上了一个多月班时,老伴又患急性甲状腺病,需外地治疗,也不让我去陪护,我们的孩子都不在身边,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住院治疗,自己照顾自己,两次住院第一次四十多天,第二次近两个月,都是他自己去,七十多岁的老人,如果是他们自己的亲人又如何面对?我在洗脑班期间邪恶之徒多次要挟他写保证(因要给我办所谓的保外就医),他不知写了多少次,洗脑班结束后他才告诉我。这次2002年3月底,我们单位又让我写“认识”,我不在家,老伴在家,单位来人又要挟他如果我不写“认识材料”,就要停止我女儿的工作,把我送去洗脑班等等,他怕我去洗脑班离开他,他怕七十多岁身边没人照顾,他怕……老伴背着我写了一份“认识材料”亲自送到我单位,后来他才向我透露。虽然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他写的一句话、一个字,但当我知道这件事后我的心在流血,我真为他难过、悲哀,他又造下了大业……。

为此我严正声明:我老伴现在和过去所写的一切“认识、揭发材料”一律作废。并再次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今后紧随师父助师正法,跟上正法进程。并通过《明慧网》千遍万遍喊出我在天安门前没能喊出的声音:法轮大法好!

大法弟子:屈丽君 2002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史无前例铺天盖地而来的魔难中,我不相信邪恶的漫天说谎、造谣。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的心从来没动摇过。但我对法理解不够,做了几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当地派出所认为我是骨干,在市公安局都有名字,多次找我谈话。一次队长要我写一份“书面认识”。我说大法好,我永远炼,我不写。队长说不写交不了差,这是市里公安局要的,我替你写一份,你签个字也行,我就在上面签了字。当时我想反正也不是我写的,我心里坚修大法。事后不久,派出所又让我写“不上北京”的书面认识,我写了。后来经过不断学法,一层一层地脱开人的观念,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忘记我是怎样得到了法;我不会忘记刚得法几天师父法身为我清理身体,我还没来得及拜谢,师父法身就微笑着隐去了,这微笑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我对不起师父,我很难过,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洗去这污点。

以后,我如饥似渴地学法、洪法、讲真相,在法上提高很快。2001年在派出所的审问中处长、队长都说:我们都知道你炼,谁也改变不了你,你只要写个不到处宣传法轮大法好,我们就可以保你。我当时很清醒:容量增大了,考验的关也加大了。洪法、护法是我的使命,我怎能保证不去做这最神圣的事呢!我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旧势力想用假善而阻挠我助师正法的使命,办不到!有法在、有师在,我什么也不怕。(当时市里的警察、警车都来了,就等我这一句话)我对警察讲了很多真相,最后告诉写记录的警察:我严正声明,在7.20以后,我做了几次对不起师父的事全部作废。在市公安局的审问中,我再一次严正声明:7.20以后,我做的几次对不起师父的事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用生命去保卫大法、保卫师父。

在法正乾坤的今天,我流着眼泪看到一个个学员写严正声明的过程,我激动地看着功友负责任地修改错别字,我被深深的震撼,我要写一份严正声明在大法网站上发表,我知道:修得无漏才能达到“天清体透乾坤正”(《劫后》)写严正声明的过程就是一个“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的过程。

我严正声明:我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我会舍尽一切去证实法、保卫法、正念除恶、讲清真相、助师正法,跟师尊回家。

大法弟子:张颖 2002年4月9日


严正声明

我1996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年的苦修,自感身心受益非浅,且各方面皆得到极大的提高,因此对师父、对大法有无限感激之情。

然而,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各种媒体的诬陷、诽谤、造谣之下,曾一时在我思想中也产生了动摇。虽知大法好,但却无法抵制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包括社会的、单位的、家庭的方方面面的压力。说白了还是因为学法不深,放不下人间的“名、利、情”,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从1999年7.20到2000年12月,我曾两次无辜被拘留,派出所在无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将我的法轮功书籍和音像磁带及法像全部剿走;还两次无辜被单位强行“禁闭”,给我洗脑,使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并且单位还在2000年初到2000年底一年中给我“留厂查看”的处分。为了应付邪恶的各种要求,当时,我写了很多模棱两可的所谓的“决心书”、“保证书”等。尽管如此邪恶仍然不放过我,他们竟然得寸进尺。就在2001年8月28日单位又将我骗到了洗脑班。

在洗脑班三个月的表现是我有生以来感到最耻辱的。我竟然把恶人当好人,竟然随着邪悟的诱导写了“四书”,我骂师父、骂大法还自认为层次高了;那时的行为根本不象一个大法弟子的表现。至今我真感到羞愧难当。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愿洗刷我的一切罪过,请求师父再次接纳我。今后我一定紧随师父正法进程,努力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誓死捍卫法轮大法,永做大法一粒子!现严正声明:无论在任何时间、任何场所,一切违背师父和违背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永做大法一粒子!

大法弟子:郭宝珠 2002年4月22日


严正声明

4月3日早6时左右,派出所2个警察及2个保安突然敲门,不由分说把我带到派出所,说办事处头头找谈话。实际是办洗脑班。自己本不应该配合,但由于犹豫不定,就想表面应付等这个班结束,早点回去继续作真相工作。这样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即参加了这个班,就是在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期间虽然每日也发正念除恶,但并没有抗住邪恶的迫害。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

由于想快点出来,并没有坚决抵制邪恶,而是采取表面消极配合。它们采取多种形式多人诱导威逼、回答劳教所印发的洗脑题目。让写攻击师父及大法的词语。我不写,就让叛徒代我写。总之,在邪恶威逼的形势下,我违心的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及叛徒为我代写的一切,均全部作废。回想起来我非常痛心。我回来后痛哭一场。真是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一定要振作起来。今后更要抓紧时间学好法,重视平时定点发正念,加倍弥补造成的一切损失,走好以后的每一步。决定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惠浦 2002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邪恶铺天盖地而来之际得法的,在家偷炼的时日,有自觉根本未达到证实大法目的的上访过程。由于学法不深,在魔难面前不知所措,不能从法上认识,完全当成了常人对人的迫害。在强烈的执著驱使下抱着侥幸心理,几度在看守所、派出所及政法委写“保证”或签字。后自心灵深处(或许是修好的一面)所反映出的那生不如死的深深痛愧中我知道自己做了作为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史抹了黑,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让师父蒙受了不白之冤。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和与同修切磋后现发表严正声明:本人以前所写的一切“保证”及签字全部作废。我一定会放下一切执著,精进不止,真正走出人来,紧随师父正法进程。尽我所能,做好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请师父检查。我一定不辱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赵建营 2002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3月得法,修炼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在修炼过程中,我被恶警拘留过三次,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很多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的逼迫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写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写的东西,虽然是违心的,却起到了破坏大法、损害大法的作用,我心里痛悔不已。为了挽回我对大法造成的损失,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逼迫下,我以前所做所写的一律作废!重新加入正法中来,加紧学法,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做一名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李桂芳 2002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历经近两年的铁窗生崖,终于在近日走出了邪恶势力的欺诈和控制。在过去的日子里,真象做了一场恶梦一样,由于自己的怕心和没有放下的执著,再加上邪恶势力的诱导,使自己走向了邪悟,写出了“悔过和保证书”,在这里我声明一切作废。

回来后,我看到了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看了大量的材料,自己深感痛心、内疚,对不起恩师,没有跟上正法的进程,在修炼的道路上有了污点。我错了,错的羞愧难当。在这里我向我的师父、同修们、向无穹的宇宙严正声明:错了,就要坚决的纠正过来,面对师父、面对大法我坚定地修下去,坚决走完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用善心、慈悲去面对一切。

大法弟子:刘东阳 2002年3月16日


严正声明

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但是从19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大法以来,我不但不能证实法,反而在邪悟下给大法带来了很大损失。我严正声明:从1999年“7.20”以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特别是在看守所写的所谓“保证”,在洗脑班上写的所谓“三书”、“揭批材料”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动”,紧跟正法进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毛义强 2002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中,在邪恶的欺骗和残酷的精神摧残下,违心的写下了破坏大法和掩盖事实真相的文字,被迫说了不利于大法的话,醒悟后自己感到极度灰心丧气。走出劳教所后,本已打算放弃修炼的我,重又看到恩师的经文,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深深感悟太对不起师父了。惟有在此郑重声明:在迫害和欺骗下所说所做的一切非我心之所愿,从此,坚定随师修炼,从人中走出来,从“私”中走出来,谨记师尊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刘莉 2002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因追求所谓的“悟”,走上了邪悟的歧途而不知,反而自以为悟到了什么,还去给别人讲,真是事与愿违,害人害己。更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现追悔莫及,痛悔至极。我郑重声明:“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我要永远铭刻在心,并根据自己领悟的层次去做。恳请师尊能宽恕我的过失。过去我写的“保证书”“认罪认错书”和“决裂书”等一律作废。我要坚持修炼下去,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唐建书 2002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江XX集团的洗脑班洗过脑,因学法不精进,被邪恶利用了,并走向了邪悟,写了一些不该写的东西。后来经过再次学法,看大法的书和大法材料,使我彻底的醒悟了。一切做错了,给自己留下了不可洗刷的污点,后悔莫及,今后一定要在我们慈悲的师父给予我们的时间里去证实法,去讲清真相,发正念和去揭露一切邪恶,要加倍的弥补,走好正法修炼的道路,跟师父回家。我在此声明洗脑班的一切洗脑作废。

大法弟子:吴淑云 2002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又没有放下人的观念,在邪恶势力的高压下,产生了怕心,违心的写了不符合大法的话。事情过后,我感到非常内疚。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说的错话,写的“材料”等一切作废。真心说一声:“师父,我错了!”我要痛改前非,珍惜师父再次给我的机会。我要加紧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刘淑芝 2002年5月3日


郑重声明

我因平时学法不深,有很多可怕的执著心不去,在修炼的路上走了很多弯路,在2001年5月份因强行进洗脑班,被邪恶冲昏了头脑,结果背叛了大法,出卖了师父,最后还写了“保证书”。今特郑重声明,在拘留所、派出所等处所写的一切背叛师父和大法的所有的“证明书”全部声明作废!今后一定跟上修炼的步伐,与同修一起窒息邪恶、清除邪恶、讲清真相,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闽云英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上访后,在说炼法轮功后遭到无理的关押,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此时此刻回想当时,我们都感觉脸红,当时写“保证书”是错的。特此郑重声明:“保证书”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俩一定坚持修炼下去,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闫峰、候丽云 2002年4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自从得法已有五年多了,没有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心性很低,连一个“真”字都没修到,在一点压力面前,写了“保证书”,实在不应该,对不起师父,自知做大法弟子不配,可我还想修,因此声明,我写的“保证”作废。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隋淑梅 2002年3月初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以前没有认真学法,致使99年7.20期间,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恶事,造了很多恶业,现已认清。因此,我严正声明:在7.20以后自己向邪恶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彻底铲除邪恶,直至邪恶灭尽。

大法弟子:陈志峰 2002年4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守住心性,在2001年某月做过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如给我的亲人写信说:“我以后不去北京了”。这是错误的,现声明作废。我们到北京上访是为了说句公道话,没有错。法轮大法使人身体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对社会、对个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出来证实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职责,是大法弟子一定要出来证实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梁瑞华 2002年5月


严正声明

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平时学法不深和有执著心,自己的怕心和人心太多,就在“保证书”上签了不该签的字,说了炼功人不该说的话。但是自己很后悔,后来通过功友的帮助,找到了自己的执著,重新走上正法之路,“助师世间行”。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话通通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毛为桥、王艳华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大法遭到邪恶迫害下,我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在高压逼迫下,我不情愿的写下了“保证”。在师父的慈悲感召下,我醒悟了。我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作废。“助师世间行”,坚修大法。我迫切希望和我一样不坚定学法的人赶快醒悟过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时间不等人,让我们共同精进,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大法弟子:赵言玲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修炼是最伟大的正法修炼。我在洗脑班产生了邪悟,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期间所说所写所有不符合“真、善、忍”的全部作废。我将坚定修炼。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跌倒了爬起来,还要紧跟师父坚定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金霞 2002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不能真正地从法上认识法,在邪恶有计划有步骤的误导下而走向邪悟,愧对师恩、愧对众生。今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不符合正法标准的一切言论一律作废。加快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杨厚洪 2002年4月13日


声明

2001年在劳教所“四点保证”现在声明作废。洗刷污点,多发正念,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何友爱 2002年4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刚刚学法,学得不深,人的情没有完全放下,被邪魔钻了空子。在2000年在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由于承受不住,写了“保证书”和说了破坏大法的话,出来后通过重新学法,猛然醒悟,决心重新投入正法洪流,重新修炼,声明我的一切“保证”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风瑛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们是法轮佛法的修炼者,以前遭受邪恶的迫害,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被迫违心地写下的所谓“保证书”等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坚决跟最尊敬的师父走返本归真的路,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善莲、黄位芬、彭素芬、黄荣林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未能以法为师,清醒理智地用正念正视邪恶,而是违心地说了写了一些违背大法的话,通过学法,认识到错误,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中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池晓兰 2002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凡在邪恶的迫害中,神智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保证”等言行一律作废。现特此声明:坚修大法,永远跟师父走,加倍弥补,助师正法。

大法弟子:伍明江、黄治兰、雷应华 2002年5月14日


声明

2001年9月,从监狱出来写的“保证书”和在“取保候审单”上按的手印作废。特此声明。纠正修炼路上的错误行为,以后绝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指使。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费梦琳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悔过书”,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现严正声明一切违心的所谓“悔过”和“保证”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跟上正法进程。

赵万芝 2002年5月2日


声明

自从1999年7.20至今,在邪恶压力下,自己所说、所写、所行对大法不利的东西统统作废。今后坚定实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坚定的跟着慈悲伟大的师父走到底!

郝炳荣 2002年3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写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话,对法犯了罪,深感痛心,因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按照正法时期的合格的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加倍弥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杨洪芬 2002年3月31日


严正声明

以前因学法不深,有各种对人的执著,向邪恶“保证”的什么、说的什么,我现在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方玉巧 2002年5月9日


声明

在7.20的时候,我被迫交了《转法轮》,说了不该说的话,声明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玉珍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我所写、所说对大法不好的话,孩子们替写的东西一律作废。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高留琴 2002年5月9日


声明

7.20以后,在高压下说的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的话,特此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父,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修成无私无我。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竹艳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深深体会到大法好,由于有怕心做的不好,二年多放下修炼,自己现在后悔莫及,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学好法,洪好法,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殷夕珍 2002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因邪悟而导致的所有背离大法的言行,声明作废。迷途知返,重新走入大法中来,坚守正信,坚决打破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勇猛精进,赶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谭昌龙 2002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本人于公元2001年4月份被邪恶无理关押,在被劳教的威胁下,写的“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现郑重声明作废!洗刷污点,讲清真象,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俊英 2002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曾做过有损于大法之事,今天我在此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语、“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坚定正法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姜淑莉 2002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7.20期间,由于学法不精进,给派出所写过“保证”特此严正声明作废。珍惜修炼机缘,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传卿 2002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自7.20以来,我的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及“书面材料”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莎 2002年4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因在学校班主任的逼迫下,写了破坏大法的“保证书”,我现在声明一切破坏大法的“保证”全部作废、无效。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郑栋 2002年5月14日


声明

7.20以后,在高压下我说的话不符合大法的标准,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作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单素娥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因有执著,而以前所说、所写的东西和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事一律声明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范水生 2002年5月9日


声明

从7.20以后,在高压下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旭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邪悟,在洗脑班上所写过的“决裂书、悔过书及揭批”等材料在此宣布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周志军 2002年5月14日


声明

从7.20以后,在高压下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明 2002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因学法不够,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作废。今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紧随师还。

大法弟子:田海顺 2002年5月9日


声明

从7.20以后,在学校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能超 2002年5月14日


声明

在劳教所接受邪悟后所写一切东西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姚佩敏 2002年4月28日


声明

自己以前偏悟,写了、说了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彻底作废。今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焉树禄 2002年5月14日


声明

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正念除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齐科章 2002年4月20日


声明

自己以前偏悟时,写了、说了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彻底作废。今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宫夕芬 2002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