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致信检察院举报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明慧网2002年5月15日】人民检察院人员:

我以前是一名因多病、经医院多次治疗而毫无效果的患者,在身心交瘁的时候,幸运的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修炼不长时间身心就得到了康复。

自从99年7月20日当权者不允许修炼以后,我继续修炼,因此而被非法关进了劳教所。

我们修炼法轮功是为了身心健康,利国利民,使社会道德回升,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劳教所里我亲眼看到并饱尝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和毒打,在这里我向你们诉说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我是2001年8月从四平转到吉林劳教所,在所里整天坐号,坐在2寸宽的板条上,长达17个小时,在坐号期间稍动一点,就会遭到一顿毒打,坐了3个月,挨打数次。12月份转到九台,进入所谓“教育班”,“帮助”的手段是双手铐在床上,多人上去毒打,镐把都打折成三段,有一个叫李鑫的大法弟子肋骨被打折。3月23日各大队有了新的“帮助”手段,最凶狠的是一大队,电棍、电针就有7种,最残忍的是将修炼者全身衣服扒光,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用塑料管在腋下,大腿根等处,四个人一起用塑料管拧,有的大法弟子阴茎、阴囊都被拧没了,痛得他们晕过去了,等苏醒后如不“决裂”,手脚就被铐在死人床上继续折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乔健国就是受害的其中一例。

在延吉劳教所“帮助”的方法如下:

去年6月中旬,犯人班长谩骂师父,大法弟子肖国兵只说一句“文明点”就被李斌毒打一个上午,最后打得死去活来。有一次恶警管教问大法弟子李由纯,是国大法大,还是法轮大法大,他只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大,就被用塑料管子打了一上午,当时脸都被打得变了形。上厕所时,大法弟子张辉听见有声音,只问了一句什么声音,管教就把张辉毒打一顿,事后被扔进小号半月,又加刑期。

去年3月份省领导去劳教所看望大法弟子,延吉驻军参谋长辛延骏、郑葵军等人发了言,领导走后他们被关进小号1个月,后加刑期,只因他们与省领导说了真话。

去年11月30日所里找来了文艺队,编演小品来污辱师父,当场大法弟子谷任东,于建华,肖国斌,王铁松就说了一句“不许污辱我们的师父”,四位大法弟子就惨遭毒打,后被关进铁笼子2天,谷任东被打得踝骨骨缝流脓达2个月之久,王铁松被打得过重致死。事发后劳教所领导为了遮人耳目,给我们买了4袋糖。

女子劳教所更是残忍,不“决裂”的抓住头发往水里按,毒打,有的被打得脖子和头一样粗,用电棍电阴部等卑鄙手段,女管教在打女大法弟子时事先先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不然可能下不去那样的毒手。

以上就是劳教所的所谓“挽救、感化、教育”的“文明”方法,一切属实。

做为人民的公仆,顺应天意民心,伸张正义,是人民赋予我们各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几年来,他们无法无天,对善良的法轮功群众滥施刑,打死打伤成千上万人,惨无人道,其恶行令人发指,已严重触犯了国家法律,败坏了人类道德,他们的表现早已超出了不得已而为之的程度,而是人性全无,小人得志的真实写照,罪不容诛。请领导三思!

犯罪管教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经过任何正当的法律程序,而且其手段之毒辣,方式之残忍,集古今中外之大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5/22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