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5月17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2年5月17日】
  • 大连公安近期接连两次非法大搜捕

  • 长春从外地调警力抓捕法轮功学员 部分派出所调换人员

  • 山东王村劳教所大法弟子近况

  • 迟到的消息:王村劳教所叛徒周保顺、恶警王新江的犯罪纪录

  • 广州数位大法弟子近日被绑架

  •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强迫洗脑恶行实录

  • 陕西省咸阳市202所恶人录

  • 吉林省蛟河市政府机关恶人散布谣言

  • 吉林省蛟河市2001年7月被非法送劳教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 云南日报记者李绍明还在诽谤大法

  • 大连公安近期接连两次非法大搜捕

    2002年4月25日前后,大连地区公安系统非法搜捕大法弟子,只要坚持修炼就被带走。5月13日前后又一轮大搜捕,许多同修被绑架。据公安内部消息,5月19日将进行下一轮大搜捕,请大连同修重视整点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用正念正行彻底破除旧势力的破坏。


    长春从外地调警力抓捕法轮功学员 部分派出所调换人员

    近日来在傍晚8、9点之后,长春街头便有很多便衣警察走动,检查过往人员的身份证件,对没有证件的或怀疑是法轮功学员的就抓捕。经过与之谈话得知:这些人是从外地调来的警察,与长春本市警察“换防”抓人。请长春学员注意安全。

    长春有的地区的派出所警察人员也进行了调换,负责监视特定法轮功学员的片警都换了人。

    另外,长春有的地区又开始了办新一轮的洗脑班,请大法弟子正念对待。


    山东王村劳教所大法弟子近况

    首先向我们慈悲伟大至尊至敬的师父问好!

    今天,我们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王村劳教所)向所有法轮大法功友问好!向世界上一切善良、爱好和平的人们问好!感谢那些帮助我们在严密封锁消息的情况下将劳教所里的邪恶迫害公诸于世的善良的人们!因为邪恶总是害怕真相大白于天下,所以这里消息封锁得很严,每个房间都设置了监控器,24小时不停地对大法弟子实施监控。

    从早上5:30起床直到晚上10时,除去十几分钟的吃饭时间,就是不停的强迫劳动。吃的馒头象是豆腐渣,每天两顿菜汤,缺油少盐,玉米粥汤汤水水,早饭一片咸菜(白萝卜),甚至他们把萝卜叶子洒上一把盐,给我们当咸菜吃(10人一小碗),根本不够吃,生活差得让世人无法想象。当德州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少清给他们提抗议,要求减少劳动工时,提高生活质量,改善环境时,遭到“严管”。恶警把他用手铐平拉式地吊起来,并对王少清进行毒打,逼其“认错”。由于王少清坚持炼功,已多次被“严管”,每餐只给一个玉米小窝头,两片咸菜。最近,王少清又被隔离蹲小号。

    从2000年至今,已有一千多大法弟子被送到这里(包括后来所外执行的和回到地方劳教所的)。现在几乎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送来劳教的,其中多数是被那些邪悟叛徒供出来的。在这里提醒在外的功友,时刻用正念理智地对待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做大法工作要谨慎妥当,保护好真相资料的安全,以免遭到破坏,


    迟到的消息:王村劳教所叛徒周保顺、恶警王新江的犯罪纪录

    2000年12月份,在王村劳教所十大队,来自山东滨州市邪恶的叛徒周保顺对青岛大法弟子、60多岁的老人姜明斋使用老虎凳,强迫洗脑不成,气急败坏地扬言:“我发明的小虎凳,一定能‘转化’他”。它用绳子把姜明斋的腿绑住,然后在脚下垫上小凳子,无休止地折磨这位老人。寒冷的冬天,夜里2-3点钟对其进行殴打,几天不让睡觉,轮番看管,已是司空见惯。周保顺对其恶毒的发明,得意洋洋,遭到大法弟子的强烈谴责,当大法弟子于宗平对其讲清真相并告诉它如此作恶会给自己带来的严重后果时,它才有所收敛。由于这里消息封锁的很严,时至今日才知道。

    2001年1月,在十一大队,恶警王新江、梁俊岭等对潍坊大法弟子楚立文进行了残酷的迫害,长期不让睡觉,折磨得楚立文昏昏沉沉,终于在元月的一天晚上,晕倒在地上。王、梁仍不死心,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叫喊,不起作用,又用脚踢、用东西捅脚心、用针往身上扎,楚立文仍没有醒过来,最后这些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象泄了气的皮球说:“等明天再说。”邪恶之徒用尽了招数,也没能动摇楚立文坚修大法的心。

    2001年元月,恶警王新江对来自济南的大法弟子于宗平进行残酷的迫害,长期不让睡觉、面壁罚站和毒打。王新江与一些邪悟叛徒,将于宗平按坐在地上,腿伸直,然后身体向前压,头和脚紧靠在一起,整个身体卧在地上,两手扶住腿,几个人按住,在上面放一张50公分高的长条茶几把人扣住,因为桌子矮,人难受要起来,头和肩就要把茶几顶起来,他们就在茶几上面坐上几个人压住,旁边也有人按住不让动,王新江躺在连椅上,把脚放到茶几上,残酷地折磨了于宗平一宿。到天亮后,仍不死心,又罚站面壁。虽然消息封锁得极严,但邪恶终要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的。

    在王村劳教所,恶警王新江残酷毒打了无数次大法弟子,据我们知道,被王新江折磨的大法弟子有:张学强、 王耀东、 孙光明、宋玉荣、 于宗平、 孙荣斋、王少清、满军、夏强等很多人,有许多已经记不起姓名。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们强烈呼吁:将王新江登入恶人榜,让世人知道其恶行。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关注并帮助制止在中国发生的残酷邪恶的迫害。

    希望所有看到、听到此消息的同修,看到、听到此消息后发正念清除支配恶人的邪恶。


    广州数位大法弟子近日被绑架

    卜水发于2002年3月7日在下班的路上被十几个恶警绑架,现被关在广州市法制学校洗脑班,倍受精神折磨。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高秀珍(音)、杨某某等十几个大法学员,都是从家里、单位或者在路上被绑架的。

    朱东娣2002年4月初失踪,其姐朱茂娣于2001年12月去广州市儿童医院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警察抓走,当时她的儿子还不满周岁。关押情况不详。
    吴姨2002年4月13日外出时失踪。望知情人士提供详情。
    丘腾昆2002年4月27日被十几个警察从家里绑架,同时家被抄,电话本被抢走。
    梁子惠2002年4月27日被单位恶人伙同广州铁路610警察绑架。

    在此正告广州市部分犯罪公安,立即停止对善良大法学员的迫害,否则报应就在眼前,请你们三思。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强迫洗脑恶行实录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对法轮功学员强迫洗脑实录:
    1、对刚入所学员首先由大队长管教“说教”必须“决裂”并伴随已向邪恶妥协的“帮教团”的邪悟灌输和围攻。
    2、电棍电、蹲小号、睡死人床、外加拳脚威逼,去年上半年经常从管教室传出“哧哧”的电棍声;
    3、长时间面壁站立进行体罚,有的连续八九个小时,不管白天还是半夜而后还要写“材料”,每天只睡2-4小时觉,脚站肿了、下肢麻木无知觉。
    4、强迫读诬蔑法轮功的材料,对不读者挂牌子并把手反铐在床上脚尖着地,大有“文革”重演之势;
    5、不准说话、给嘴贴封条,进行谩骂斥责等人格污辱;
    6、不经上级批准自行定“严管”、不准吃细粮,一日三餐吃早饭剩下的酸渣粥;
    7、2001年10月份至年末让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挑豆子,每人一袋,大豆120斤从一楼挑到5楼,挑选装袋后再挑下一楼,有些心脏病人员感到窒息,有的袋子掉到地上被管教发现就遭辱骂;
    8、强制劳动,几乎每天在12小时以上,活多活急时加班加点可达15-16小时已是常事,特别是生产时没有闲休,稍停片刻,被发现即遭呵斥辱骂;
    9、欺上瞒下,弄虚作假。去年到公园种草时,让法轮功学员用草帽遮住脸部,不准抬头看,当有人问及是什么人干活的,回答是警校学员,第二天管教们就换上便衣;2001年一次上级检查,管教怕法轮功学员当众讲真相,就把多数法轮功学员安排看电影,少数劳动,而且多为刑事犯;一次记者要采访,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大法好”,大队长谎称此人有精神病不让采访。由此可见邪恶是怕曝光的,但却总是用伪善的漂亮外衣包裹着,也着实蒙蔽了一些不辨真伪的人。

    上述情况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逐渐有所收敛,每天刺耳的叫喊,喝斥声少了许多,但仍时有对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管教踢得长时间不能下床。对新进来的法轮功学员仍采用车轮战术围攻,隔离,不准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几天后无效才作罢。


    陕西省咸阳市202所恶人录

    陕西省咸阳市202所在1999年7.20之后,紧随邪恶之首,多次非法拘留和劳教该单位大法弟子。有关责任人:

    书记:王洪荣,电话:0919-3788740(宅)
    公安科头目:贾崇武,受江罗集团“表彰”,0910-3787849(办),3788565(宅)
    单位查号:0910-3788688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毕塬东路5号 邮编:712099


    吉林省蛟河市政府机关恶人散布谣言

    3月14日,从吉林省蛟河市政府机关传出谣言:“……要圆满了,有行动,要投毒……”这是江XX集团继自焚案之后制造的又一欺世谎言。

    同胞们:法轮功修炼“真、善、忍”,不允许杀生,而且要救度一切众生,又怎么能去投毒杀人呢?江XX一伙看到末日将到,垂死挣扎,为更大规模、更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再一次挑起群众斗群众,再一次制造欺世谎言。善良的人们千万擦亮眼睛,别上江XX的当。要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相信“法轮大法好”。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给予关注,中国江泽民集团极有可能利用坏人制造投毒案等嫁娲法轮功,从而采取更加疯狂的手段迫害法传轮功,伤害更多无辜。


    吉林省蛟河市2001年7月被非法送劳教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齐玉贤,2000年正月十五因进京上访,被拘留25天,罚款3000元并抄家。2001年7月20日被恶警岳凯等多名警察抓住手脚硬从五楼拖下,造成身体多处创伤。在蛟河刑警队被“上大挂”严刑拷打,几次晕死过去又被用凉水喷醒,1个月后被秘密送走非法劳教二年。

    顾XX,2001年7月20日,发真相材料被抓,在蛟河刑警队遭酷刑,一个月后被秘密送去非法劳教一年。其儿子一人念初中,现只能靠亲友资助生活。
    刘桂梅,2001年7月20日,在家中被恶警破门窗而入,抄家,遭酷刑,一个月后被秘密送走非法劳教一年。
    何雨石,2001年7月20日,发资料被抓,非法拘押一个月后秘密送走劳教一年,四个月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李德生,2001年末,被街道片警以到家中看看为借口非法抓走,拘押一个月后,秘密送走非法劳教一年。
    刘越,2001年2月13日,在北京被非法抓捕,秘密关押十个月后,几次转移。被他人认出后,北京顺义区法院对她秘密非法判刑七年。望知情同修提供她的消息,也希望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帮助她脱离迫害,早日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云南日报记者李绍明还在诽谤大法

    云南日报记者李绍明(编号YA9)去年负责诽谤征文,目前是《云南日报》“百姓生活”栏目责任编辑。在全国各地迫害大法的恶人普遍遭恶报的情况下,李绍明仍不思悔改,2002年5月13日在《云南日报》A2版继续发表诽谤大法的文章《警惕……》。

    “百姓生活”栏目电话:0871-4162948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5/22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