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的野蛮暴力


【明慧网2002年5月18日】师父在经文《理性》中说:“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 。

我是2001年元旦去北京讲真相被抓进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的,进了所门,几个凶神恶煞的警察要我们蹲下,一个肥胖的警察过来,用皮鞋来踢我们的背部,我们中有不少是老人家,有个手抱着五个月大婴儿的女弟子,因小孩尿湿裤要求换尿布,警察不但不给,还让女弟子重重地挨一大耳光,有的还让我们用下巴贴着墙,稍不合意就抓住我们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我们蹲在牢房前等着进去时,那些穿着黑衣的女警尖声骂着,并不时地用高跟皮鞋蹬我们的头。

进监房后,如果你一天不吃东西,就要被插喉灌盐水,还得过得了“仓霸”(监房里的犯人头目)折磨、毒打这一关。我亲眼见一个60多岁的东北女弟子因绝食被推出露天风场强行脱掉大衣在零下16度的天气下被几个帮凶毒打,当女弟子大声喊打人呀,他们就用湿冷冰凉的地布堵她的嘴。

我因不说姓名,被一女警带到办公室关门恐吓和毒打,警察见不起作用又把我推到了12房,让我见识到这特殊的审讯室,室内光线很暗,一股刺鼻的消毒药水味直往喉咙冲,室内有水泥床是用来对大法弟子灌食和绑十字架用的。该女警拿了一枝圆珠笔,用笔尖对着我的脸恶狠狠地说:“快讲!再不讲我就刺进去了!”这样反复喊了几次。见我还不讲,就恶狠狠的说:“如果等办事处的人来,你还不跟他们走,看我以后怎么遭(折磨)你。”

在办事处里一女同修告诉我,她那仓里绝食抗议的同修被吊起来,有个男学员说“仓霸”把雪放进他们的内衣,等雪溶了再放。(都是那时朝阳看守所的发生的事)。在驻京办我还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同修的脸被电出几条伤疤,还有一女同修的脸被打歪了。

我在朝阳看守所里,有一次盘着腿闭着眼睛被仓头发现,硬要我蹲下并要用双手抱头,说我蹲不好还打了我几下,而坐在我身后的那个犯人还不时用书拍我的头。我想:“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配合他们。这难道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吗?不,我不能再蹲了,我要站起来,打就打吧!怕什么。”仓霸见我站起来,很惊讶,但没说什么就叫我坐回原位。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个用书打我的犯人,卷着棉被,混身发抖在哭,说头痛发烧。有人就对她说:“你对老太太怎么那么狠?”那时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叫人用凉布帮她擦一下额头,过一会她就没事了。傍晚那犯人跟仓霸说:“老广不知是不是神来的,打她一下我头痛一下。”仓霸说:“我也是啊。不过别让她们(大法弟子)知道,免得她们高兴。”

以后她们再也没有欺负我了。其实她们打我我不感觉痛,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谢谢师父,师父无时无刻都在看护着真修弟子。让我们多发正念,助师世间行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8/22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