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关山子劳教所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2年5月18日】
壮哉!大法弟子

铁骨铮铮苍宇间
一腔正气贯九天
生死早置天地外
邪恶焉能不胆寒

大法遭陷近三年
弟子志坚魔胆寒
正念正行换新宇
乌云终究不覆天

大法弟子志此坚
何惧余恶逞凶顽
愚迷妄想害天法
留待后人做笑谈

大连教养院野蛮迫害大法弟子。在这里,大法弟子王秋霞因不向邪恶低头而被活活打死。还有其他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一、大连市教养院的转移计划

2001年8月9日上午8时,大连市教养院门前,20位被背铐的大法弟子被从小号、严管、专管、新收、各大队带出,由2个劳教犯人押1名大法弟子,20余名队长着装待命,旁边停着一大客车,另外25名劳教犯人也被背铐,与大法弟子分成两边站好。60余人坐入客车,前轿车开道,后小货车(装行李)压后,驶出大连。

这20位大法弟子的名字是: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王悦、刘长海、徐俊、滕仁民、陈咏、郭居峰、曹玉强、孙致远、曲飞、王创、尹宝君、徐刚、良庆胜、王尚杰、张成君、刘仁秋。平均年龄30余岁,其中有大学生、银行职员、政府干部、商人、大学教师、医生等。

汽车上高速,过沈阳,直奔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在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是与马三家一样血腥恐怖的省劳教所。

二、关山集中营印象

6个小时后,汽车驶入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城镇。又经过很长时间的颠簸,来到了一处破败的地方,这里没有高楼,恶劣的道路,高低不平。这里就是曾经的劳改队,地处荒山野岭,远离闹市,与世隔绝的关山教养院。这里收留了各教养院的反改造人员,在劳教犯人心里,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狱。曾有劳教犯人说:“关山子打死人和死个猪一样,卷个席子就抬走了。”生命在这里没有保障,廉价无比。解教的人说:“能活着出关山是万幸的。”大院内荒草丛生,毫无生息,一人高的野草加上破旧的4层楼,让人倍觉凄凉。这里打死人是常事,以前的劳教犯人讲,“一放风,一院子缺胳膊少腿,都是在石场装车致残的”。

8月9日,20位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此遭受迫害。

三、有计划的暴力迫害

8月11日,入关山的第三天晚上,大法弟子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尹宝君、曲飞、王创、孙致远、刘仁秋、良庆胜正打坐,立掌,发正念(晚9:00)。第二天20名劳教犯人闯入室内,两人一个,强制隔离。另10位大法弟子王悦等绝食声援同修。15日晚,绝食的大法弟子也被强制隔离。午夜3:00郭居峰最后被解除背铐,进食条件是拒绝暴力;冯刚、孔庆春仍坚持绝食抗议;另8人进食但仍坚持集体炼功,发正念。终于,18日早4:00,警车鸣笛开入大院,将冯刚等10名大法弟子带上背铐,两个劳教犯人押一个,孙致远头被撞,满头鲜血。劳教犯人都是突然接命令行动,包括大法弟子都是只穿一个三角裤头。另10位大法弟子中,张成君,曹玉强,徐刚,郭居峰也被陆续带出,强行按着跪在地上,王书记说:“为了消消你们的威风,将你们送入各大队。”

警车一路鸣笛,空气紧张,如临大敌。8:00到达马重砖厂(二大队外役点),低矮的简易房,房上警察,房下警察,戒备森严。此站,大法弟子冯刚、孔庆春,尹宝君、孙致远下车。车又上高速,10:00来到铁岭三台子石场(五大队外役点)。此站,大法弟子良庆胜、郭居峰下车。车继续上路。又来到温庄子砖厂(6大队外役点)。此站,其余的大法弟子全部下车,张成君,曹玉强走在前面。一下子,劳教犯人以及在场的其他人员、群众的目光全聚过来,院长高雷发令:“跪下!”大法弟子张成君、曹玉强奋力反抗,邪恶的命令失败了。后二人留在温庄子,其余返回大院。

在三台子石场,大法弟子良庆胜、郭居峰两人被单手戴手铐,由两名劳教犯人看守。恶人开始昼夜24小时施压,强迫背劳教守则。大法弟子郭居峰坚决不背。期间,院里、大队恶警、劳教犯人的威胁、电棍不断。后大法弟子良庆胜被带回大院,大法弟子郭居峰被留下,在这阴暗、潮湿的地方度过了五个月。这里吸毒、二进宫、惯犯、辽宁省各类反改造人员,各路职业小偷聚集。

大法弟子郭居峰向他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证实法。三个月后,在其强烈要求下,于11月27日被解除戒具,前后共100天。

四、大法弟子用正念正视恶人

在关山子,大法弟子们遭到了邪恶势力的残酷折磨,但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他们以强大的正念正行破除着旧势力的安排。他们从正面提出炼功,到拒绝干活,拒绝走操,拒绝“学习”带有抨击大法的段落,拒绝戴戒具,拒绝暴力,拒绝回专管队,以摆脱其邪恶管理等等。大法弟子们以直言不讳的勇敢和百折不挠的真诚证实着法,使邪恶迫害法的计划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他们以大法弟子的智慧和正信捍卫着法的尊严,为大法树立着威德。

1、2001年10月,大法弟子尹宝君第二次被关“小号”折磨,第一次因不走操被押“小号”二天,第二次拒绝干活后,送八小号,打背铐共20余天。有一天院长高雷视察,正遇看护他的劳教犯人给他穿毛衣,大怒,强行将大法弟子尹宝君的衣服扒得一丝不挂,冻了一个晚上。当时正值入冬,天寒地冻。

2、2001年11月期间,大法弟子孔庆春被送“小号”7天、徐刚2天、王志勇25天、刘洪友30天、被关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曹玉强被关小号8天;刘仁秋被关小号2天;大法弟子王志勇被恶警电了一个下午,一声未吭,坚强不屈;刘洪友在小号被3个警察毒打;王志勇、刘洪友提出严惩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劳教犯人,后该劳教犯人却被提前释放,离开了专管队。

3、2001年10月,关山子二大队马重砖厂,二大队外役点,大法弟子孙庆春、冯刚、孙致远、尹宝君共同提出必须在上岗之前将手铐解除,后在“小号”被解除戒具。

4、2002年1月11日,大法弟子郭居峰因炼功被送入“小号”,被背铐14天后转为单铐(单铐即将手铐一端铐手上,一端铐在墙上的铁环上)。一天二顿饭,一顿一个窝头,两个劳教犯人24小时轮流看护,早7点,晚7点换岗。大法弟子“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这期间,恶警将他妈妈、姐姐从黑龙江找来,企图利用亲情,换取他的“遵守院规,不炼功”的保证,都被他回绝了。在“小号”一个月后,被送入一大队(劳教犯人大队)。2月19日,恶警变脸,以走操作为迫害手段,郭居峰不走,又被送入“小号”。此时小号里另一大法弟子尹宝君已在里面20多天了。关山子开先河,大年三十也押人。

6、2002年2月19日放风时由于恶警队长叫大法弟子曹玉强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他不配合后遭毒打,田队长对其锁喉,4个恶警将其打倒在他,脚踩头,他一下从地上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目光直视田队长。恶人胆怯了,将其送回,后大法弟子接连找恶警队长,邪恶低头了,并保证再不会有类似事情发生。

“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偿还。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些不惜给大法造谣诬陷,为了名利,为了向其主子邀功而行恶的罪恶之徒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另外,大法弟子郭居峰、曹玉强在2002年3月已被转入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

五、狱中大法弟子诗词

了愿

沧桑一梦,
萍水相逢
又一劫难己过
往昔峥嵘不提
世态炎凉皆看透
唯有正念正信

艳阳酷暑耐过
落叶萧瑟看过
苍凉寒冬度过
斗转星移
花开花落
一片清心救苍生
满目萧然
泪眼滂沱

懂你

儿想娘亲,娘盼儿归
千里送来寒衣路,万里儿行母担忧
夜里依稀慈母泪,夜半无眠北风寒
何时报得三春晖,待到冰开雪化时

关山的元宵节

进小号,打背铐
黑窝头,凉水泡
大年三十无水饺
正月十五少元宵
有的是冰凉的手铐
这就是关山子的真实写照。

赞大法弟子

气贯长虹冲霄汉
悲天悯人海扬波
一身正气
不畏邪恶
诸神皆赞叹
肉身护法神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8/2252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