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在西班牙巴塞罗纳受到热诚欢迎(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18日】三年来,在马德里(Madrid)和巴塞罗纳(Barcelona)每年都举行一次“Biocultura”博览会,在那儿介绍各种使生活健康的方法(如营养,服装,房屋建筑,体疗,生活引导等),这一次是五月三日至六日在Palau Sant Jordi(一九八二年巴塞罗纳奥林匹亚运动会的比赛场)举行。

不久前一位马德里的大法弟子认识了这次博览会筹备组“Vida Sana”(健康的生活)的一个成员,她应邀到这个生活团体的庄园去,在那里这个成员学习了功法。现在我们受到“Vida Sana”的邀请参加这次健康博览会。三位马德里的中国同修租了一个小展位,活动为期四天。我们中有四位是住在西班牙的中国学员,还有一对瑞典夫妻,一个法国学员和一个德国学员。其中四人能用流利的西班牙语交谈。

我们三人在这个拥有五百多参展组织的展厅巡视了一圈后一致认为:展览要办的有水准,我们的节目安排也要丰富。星期六和星期日我们安排了一个讲座,向公众介绍大法并展示功法。我们展室的墙上挂了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炼功的照片及受迫害的照片,此外还有足够的地方可供三个人炼功,还有一个可以放炼功录像的电视机和一个放录像的通知。

我们知道,在西班牙的新闻界至今几乎没提及过法轮功。公众会有什么反应?我们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毫无成见。我们很快得到博览会负责人的同意,每天下午讲座后加一个在室外展示功法和一个传授功法时间。很令人高兴,这么多人都来参加,而且大部分都学了功法。来的有小孩,大人,老人(很多八十多岁的),也有穿着讲究的女士们和先生们,感兴趣的人们来自各个生活领域。一个母亲在等待着她的儿子,因为她那八岁的儿子一定要学功法,而且认真地试着将动作做准确。有时开始时有十人,到结束时却有三十人,来学的人络绎不绝,而且很坦率、好学。大多数人在学功法后都做了深入的交谈。经常有人问在巴塞罗纳(Barcelona)是否有炼功点,可以找谁联系,如何报名参加录像讲座,真的会得到消息吗?(第四天晚上在我们的表格上有大约四百人留下了他们的电话号码和E-mail地址!而且组织者同意帮助找一个房间和提供电话咨询。)

第二天,一小时的讲座中有半小时是谈修炼心得。来的不只是以前的十到十五人,而是三十到四十个感兴趣者,几乎所有人都留到了结束。首先,在普度音乐的伴奏下,我们五人展示了第五套功法,宁静的气氛深深吸引了来访者。然后我做了一个报告,我的纸上只有几个提纲。我担忧的是:我能想起我所需要的词汇,能适用不是我母语的语言表达庄严的大法吗?我十分平静地发正念,将思想集中在听众身上和我要谈的问题上。我似乎是针对他们中的每个人,似乎对每个人都给予特别的注意。气氛又是绝对的安静,我感觉到,这一刻对我们每个人都是很珍贵的。结束时两个同修介绍了他们的观点和经历,最后我们教功。几乎所有的人都要跟我们学功。外面有稠密的人群,大家都在观看我们一位来自马德里(Madrid)的同修展示功法。

第二天也是这样,不管是讲座后,还是教功时我们都遇到了很感兴趣的,坦率的和学得很快的人。一位负责媒体报道的人在讲座结束时讲述了她是如何找到我们的,虽然她只有很少的时间,还是学了两遍功法。

在展位上,谈话一直没有中断。一些来访者也说英文,所以他们可以和我们瑞典的学员交谈。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或者是轮流的教功,或者是折叠无数的传单(我相信,在我们的笑声中,在友好的言语中,在与接收者短暂的对视中,我们发出去了一千多份)。地方媒体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的了解。一位独修佛教徒想帮助我们这个小组,并在当晚给了我们两个大厅的地址。很多参展者尽管需要照管自己的展位,但还是抽时间来学习功法,有些甚至来了好几次。我们展位周围的气氛越来越祥和。当我们说一切都是免费的时候,人们通常很惊讶。有时我补充道:当然大家也要付出一些时间和意志,发展本性好的一面,去除内部的障碍。这引起了听众们的深思。

经常有人问起大法和太极有什么区别,对此我一般都是以解释什么是法轮功作为回答。只有两次使我感到有些为难,有人问,法轮功是否是宗教?但这个问题每次基本上都是提问者自己回答的,因为他们看到了我们在做什么,是怎么做的。

展览会每天都是从十点到二十点,我很少像这几个晚上这么累,不过每个晚上都有一个美好的感觉,这么多人都得到了大法。现在他们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