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警察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

【明慧网2002年5月20日】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兴安盟扎赉特旗境内,内蒙古东四盟市(呼伦贝尔、兴安盟、通辽、赤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于此。

2001年8月末,劳教所男队开始有组织、大面积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毒打、关小号、野蛮灌食。不法干警张亚光(副大队长)、王立伟(管教干事)、支文奇(副中队长)、孟庆财(副中队长)、丁夏喜(伙食、卫生干事)积极参与,带头毒打法轮功学员,其中尤以支文奇和王立伟凶狠,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下面仅举几例:

一、法轮功学员杨东有一次对出工口号有意见,被恶警王立伟、支文奇、孟庆财、蔡勇轮番毒打,后又遭被恶警唆使的其他劳教人员毒打至昏迷,半夜醒来上厕所又昏迷了过去;学员刘桂详绝食数天后被恶警两次毒打昏迷,醒来后手肿的象馒头,需有人搀扶着才能坐下来,还被强迫出工出操;学员刘子臣入所当天便遭毒打,备受折磨而关入小号,身子趴在小号床板上,手脚铐在床两头,全身不能动,直至20天后放出小号方罢;学员王建华因反对劳教所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被恶警王立伟用警棍打遍全身,最后对准头部连打三棍将王建华打昏,拖入小号。时至深秋,小号正对着大厅门,不给加秋衣和被褥,将王建华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13天,后又变成十字背铐13天,其中晚上还打开号门连续8昼夜,曾18个小时不让上厕所,20小时不给水喝;学员王占坤因拒绝与其他劳教人员一同出操,遭王立伟、支文奇、丁夏喜等多人电击,毒打后昏迷,并用冷水浇醒后再打。当王占坤醒来问张亚光为什么干警随便打人时,张竟说未看见,话音未落,王占坤即遭一干警的窝心脚而再次昏迷过去,并被拖入小号打30小时。

二、对法轮功学员单晓晨、王占祥、杨志强的迫害。他们三人因抗议监狱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而绝食,在副中队长孟庆财的一手策划下,6天后三人被张亚光,王立伟电击,毒打至昏迷,双手对铐在小号的暖气管上,坐在水泥地上达60小时,杨志强因心脏不支而输液。绝食第九天将王占祥、单晓晨二人铐于7班铁床二层床床头上,双手紧紧抱铐上,下颚顶住床栏,脚尖点地,全身不能动,不让睡觉站立达5宿4天,致使二人腿脚肿胀,一阵阵昏迷、抽筋。同时恶警纵容流氓班长魏长海、包中孝、黄沈阳的毒打。大法弟子被打几天后,就被迫出工出操,使腿脚白天肿,晚上消,三个多月后还不能正常走路。

三、对法轮功学员王志臣的41天的法西斯迫害。王志臣是大法学员中受迫害最重的一位。2001年10月31日他因要求炼功被关入小号,当晚队长支文奇伙同流氓包宝和、乔利军、贾国龙在库房内将王志臣吊起来,用铁丝捆,用抹布、鞋垫堵嘴,用警棍和铁锹把缠上布毒打,次日早由两个人架着上厕所。11月2日支文奇将王志臣衣服扒下用浸水的皮带和警棍毒打半小时;王立伟曾将王志臣用塑料袋堵嘴,用布条勒住,头上扣水桶,往桶上打拳,曾有一天三警棍就将王志臣打昏过去,曾将王志臣吊起来7天7夜、24小时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燃香烟熏鼻子、手脚打伤后往伤口上撒盐或辣椒面……导致王志臣精神失常,骨瘦如柴,家里来人不让见。

四、超强、超体力劳动,伙食达不到标准。管理野蛮。种地、铲地时每天劳动长达11小时,午间吃饭就是休息,伙食很差,不等到吃饭时已饿的受不了,人均每日伙食才2元(据说标准4.5元),严重损害了身体健康。

劳教所一些二劳三劳改当班组长,干警带头随意打骂,流氓恶棍无法无天。

据知情人讲,99年学员出工,每天要打断两根锹把。他们把大法学员视为敌人,限制人身自由,偷大法学员的材料。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者受奖,同情者受到警告甚至毒打。

对以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学员依法申诉时,张亚光大队长竟然说是正常管理,打人凶手王立伟仅说是工作方法不当,所部政委朱吉君说“必要时可采取专政手段”。内蒙古劳教局的一位魏科长竟置《警察法》和《劳教条例》不顾,公然表态支持图牧吉劳教所的迫害行为。谁正谁邪?可以明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5/2242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