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访问戈斯拉尔时我发正念的经历(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21日】中午我们到达戈斯拉尔时正是风和日丽。但越临近江泽民要来的时间,天气变得越不好。阴暗多云还冷飕飕的,总之很压抑。就和对此情形最形像描述所说的一样:在江的周围使人感到喘不过气来。人们不敢自由行动,没有人感到自由,甚至戈斯拉尔的居民在自己的城市里也感到不自由。这个压抑的气氛持续了很长时间,一切有如僵持不动了。

在这种情形下,所有的学员持续不断地发正念。有几个学员力图接近江下榻的“皇帝桩”宾馆,以期达到除恶的最近距离。我和几个学员也去找有利位置了。不一会儿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地方,距首恶下榻地不到五十米。大厅下面的这个角落警察没有戒严。于是我们就在这里打坐发正念。

开始发正念时,我的身体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了上面提到的那种极其压抑的感觉。这不是想象,而是一种能够感受到的压力,压在我的胸部,几乎使我透不过气来,连呼吸都感到艰难。发了几分钟正念后这种情形仍然没有改变。通常的五至十分钟没起作用,所以我决定继续下去,打着手势持续不断地发正念。在这次的入静中有如发生着一场战争,虽然我看不见,但我却能感受到我的胳膊和手自然地变得象钢一样硬,金刚不动。就觉得我被定住了,一点也动不了,就在这样不动的状态中我发着正念。越往下发,我入静越深,思想越集中。这样发了约五十来分钟,我突然感到体内有变化,在我体内和胸部长达一小时的压力消散掉了,没有了。突然间我又能通畅地呼吸了!如果我形像一点地来描述可以这么说,我打着手势的手好像将一层裹住我身体和胸部的膜或是皮揭开了。我从身体的哪个部位揭开这层膜,这个部位就能自由呼吸,因为那儿已经不再有邪恶了。这次的经历非常强烈,而且直接和发正念有关。这使我认识到,发正念必须坚定和集中思想,有时还要坚韧不拔。

如果人世间众生所受到的象戈斯拉尔的这种压抑像我所感受到的那样消散掉,那该多好啊。又能自由地呼吸了,这是大法做的,这是大法的净土。

还有一条简短消息,给全世界所有在(江)访问戈斯拉尔期间帮助发正念(的学员):
江泽民乘车走了之后,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同修有了重要的认识,现在就去“皇帝桩”宾馆大厅,给还未离去的客人们发放有关他们的国宾的情况。我们给那里的二三十位客人,即商界人士和重要人物,发放了传单和有关迫害的信息材料。他们每一个人都接收了我们的传单,有几个人站在那里立刻把全部材料都看了,另几个人又要了传单给他们的熟人,还有几个人朝我们点头表示认同。看来,大多数客人暗暗高兴,这个“国事访问”的演员终于走了。从中我再次认识到,任何时候都能救度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太晚,即使他们看上去已受了毒害。通过发正念能够救度人。在任何有邪恶的地方都可事先和事后加以清除并在那里讲真相。坚持下去,绝不放弃。

这仅是我的认识和经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2267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